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正想着,门铃响了。
  是居民委员会的曹大妈。
  后面跟着三个戴战术护目镜,穿迷彩服,神色很彪悍的板寸头。
  四人膀子上都绑着红箍,上面写着“联防”。
  “一家都在呐,吃了吗?”
  曹大妈往屋里看看,“今晚闹怪兽,我们来看一下各家的武器整备情况,呦,喝酒啦!”
  “没喝多少,肯定没醉。”
  孟义山有些不好意思,给迷彩服敬烟。
  为首的迷彩服摆摆手,谢绝香烟,掏出酒精测试器让孟义山吹了一口。
  见酒精浓度的确不高,这才点了点头,表情活络一些。
  “这是咱们小区新上任的联合防御战术小队,李队长。”曹大妈介绍。
  孟义山急忙握手:“李队长好!”
  “李大勇。”
  联防队长和孟义山握手,声音很低沉,“刚才听曹主任介绍,您是老前辈,当年军队里的王牌射手,怎么样,家里武器弹药还够吗?”
  “好汉不提当年勇,几十年前的事了。”孟义山一招手,“阿超,把家伙事儿都拿出来。”
  孟超应了一声,搬走小沙发,单膝跪地,掀开地板。
  从暗格里取出一支冲锋枪,一支半自动步枪,一支手枪,还有两枚手雷。
  孟义山想要按照流程,将枪械拆装一遍。
  谁知他才走了半步,孟超的双手就化作两团灰雾。
  只听一阵“咔嚓咔嚓”的声音,所有人都眼前一花。
  好似魔术表演,孟超面前的枪械都变成了最基本的零件。
  孟义山愣住。
  李队长“咦”了一声。
  孟超淡定,双手甩动,十指仿佛拥有生命的精灵般轻盈跳跃,又在短短数秒之内,将混合在一起的零件分离,组合成了三支枪械。
  觉醒了《基础枪法》,虽然只有“普通级”,也挺爽的。
  他仍没起身,以跪姿将半自动步枪抵在肩头,驾轻就熟地检查瞄准具。
  枪械就像肢体的延伸,散发着淡淡的杀气。
  半秒钟后,孟超点头,将半自动步枪丢给李队长。
  李队长一把抄住,站姿抵肩,只一眼,便有些动容:“好枪,保养得好,调校得更好,指哪打哪!”
  “这是孟超,九中的高材生。”曹大妈笑得眼睛都眯起来。
  他们这种公租房小区,能出一个区重高的学生,很不容易。
  “原来如此,好小子,要是加入军队,一定也是王牌射手!”
  李队长赞了一句,继续道,“怎么样,家里子弹还够吗?”
  “普通子弹还有三百发,穿甲弹只剩下两个弹夹,二十发。”孟义山说。
  “行,既然一家有两个玩枪的行家,子弹不能少,我再分配给你们二十发穿甲弹,一百发普通子弹,真的刷出怪兽,希望你们为小区争光!”
  李队长挥手,两个迷彩服数出子弹,让孟义山签字,交接清楚。
  孟义山乐呵呵接过弹夹,得寸进尺道:“二十发穿甲弹实在太少,还有手雷也不够了,不能再给点儿吗?”
  “没办法,老前辈。”
  李队长叹气,“谁叫咱们小区去年杀死的怪兽数量不达标,没评上五星小区呢?上头只拨发了这么点儿枪支弹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那能怪我们吗?”
  孟义山说,“天福苑没有孬种,可咱们是旧城的老小区,当年怪兽在这儿被咱们杀怕了,好久不往咱们这儿跑,上哪儿杀去?”
  “这不是很好吗,您还想着整天有兽潮往咱们这儿杀过来?”
  李队长笑笑,“克服克服吧,老前辈,只要今年能评上五星小区,明年咱们的弹药基数提高20%,到时候就富裕了。
  “对了,万一真的刷出怪兽,别忘了搜集弹壳——龙城资源匮乏,子弹都要复装的。”
  “知道,打了几十年怪兽,我还能不知道?”孟义山送曹大妈和李队长出去,去隔壁706敲门。
  “老孟。”
  曹大妈小声说,“706的王奶奶,儿子媳妇都牺牲了,孙女住校,家里就她一个人,老太太性子拗,死活不肯去避难所,待会儿真闹了怪兽,你多费心啊?”
  “行,真有情况,我把老太太请到我家里。”孟义山答应。
  “嘀咕什么呢,背后说老太婆的闲话呐?”
  706房门打开,一个满脸皱纹,牙齿都掉光的白发老太婆,挥舞着特大号的霰弹枪,中气十足地吼叫。
  好容易把王奶奶糊弄过去,孟义山回家,分配枪支弹药。
  “阿超,没想到你们高中的枪械教育搞得这么好,那行,今天让你过过瘾,用二二杠,我再给你二十发穿甲弹,记住,用穿甲弹时,要加装强化套件的。
  “素心,你揣好手枪,腿疼就别站着,我把你的轮椅调到战斗模式。”
  孟义山自己抄起冲锋枪,熟练地摩挲几下,又“啧”一声。
  没想到孟超能把枪组得这么好。
  瞄准具的调校,也兼顾到了他的射击习惯。
  “爸,我呢?”
  白嘉草望眼欲穿,“你让妈把手枪给我,我们初中都教怎么打枪了,我的实弹射击成绩还是第一名呢!”
  “你个小丫头片子玩什么枪,给你这个。”孟义山从后腰抽出一柄模仿狗腿形态,寒光闪闪的冷钢反曲军刀,“这也厉害着呢,当年你老子就用它,一刀剁下一头‘荒狼’的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