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说来有些可悲。
  
  就好像夫妻本该是超越血缘关系的最亲密的伴侣。
  
  但在其中某一方,失踪或者遭到谋杀之后,另一方总是会成为最优先和最高级别的怀疑对象。
  
  父子之间的骨肉亲情,原本也应该是超越一切的东西。
  
  正所谓“百善孝为先,虎毒不食子”。
  
  但在至高无上的权力,和强横无匹的力量面前,父子之情,似乎也变成螳臂当车的螳螂一样脆弱,不堪一击的存在。
  
  申元豹年轻时是出了名的风流倜傥。
  
  和怪兽激战之余,还在龙城到处播种,努力传承自己的血脉,延续人类文明。
  
  时至今日,光是被他承认的子嗣就有上百个。
  
  其中好几个天赋异禀的亲生骨肉,果然继承了他的修炼天赋,在海量资源的支持下,纷纷突破到堪比神境的程度。
  
  还有好几个义子,都是在那个战火纷飞,无论寰宇集团还是龙城文明的前途都最黯淡的时候,投靠申元豹,始终和他并肩作战,不离不弃。
  
  时至今日,这些义子也成为了掌握寰宇集团某个战略领域,关键技术和命脉的一方诸侯,手底下兵强马壮,自成体系。
  
  按照申元豹的计算,在寰宇集团和申家内部,起码有十个子嗣,有资格、能力和野心,继承他的位置。
  
  换言之,在刺杀他的这件事情上,这十个子嗣,都有嫌疑。
  
  他闭关疗伤和即将出关清理最近这些烂摊子的事情,并不算天大的秘密。
  
  这十个子嗣,都能从各种渠道,得到他的车队,具体途径某个路段的精确时间点。
  
  现在,发现他的车队迟迟没有出现,这些子嗣一定知道,他出现了意外。
  
  搞不好,他们正在沿途搜索,往这里赶呢!
  
  “如果申家和寰宇集团内部,真如你所言,潜伏着所谓的‘血盟会成员’,那他们最忌惮的,一定是我的武力。”
  
  申元豹解释道,“所以,我不能让任何人看穿我的底细,知道我在这次惊天刺杀中,受的伤究竟有多重,还有没有恢复的可能性。
  
  “这些人统统身患绝症,原本就活不了两三天了,刺杀神境强者,又是死罪中的死罪,我亲手送他们上路,毫无痛苦和恐惧,有什么问题?”
  
  没问题。
  
  孟超只是觉得非常不爽。
  
  “下次申前辈还想杀人,最好提前和我说一声。”
  
  孟超冷冷道,“除非,申前辈觉得没有我的帮助,也能解开这场扑朔迷离,诡谲叵测的乱局!”
  
  申元豹咧嘴笑起来。
  
  “正因为我还需要孟老弟的帮助,所以,这些人才非死不可。”
  
  申元豹道,“如果让这些人再活几天的话,他们肯定会向前来救援的人,胡乱吹嘘孟老弟的实力。
  
  “到时候,我又该怎么向申家和寰宇集团的人,解释孟老弟的身份,解释你为什么会拥有神境之力呢?”
  
  孟超沉吟片刻,道:“那你现在又怎么解释?”
  
  “现在,我就说你是我秘密招聘的私人医生。”申元豹道。
  
  “你的子嗣,特别是那个刺杀嫌疑人,会相信?”孟超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