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房俊一脸呆滞地看着程三哥,整个人都迷了。“三哥,你啥时候会给人瞧病了?”
  该怎么解释?因为看到了房小二负伤这才暴露自己医术技能的程处弼也有些懵逼了。
  大脑疯狂地计算与考虑着应对方案,不过在那之前,自己当然不能暴露穿越者的身份,所以程处弼决定以彼之予攻彼之盾。
  “你猜一猜我是怎么会医术。”
  “……”屋子里再一次陷入死寂,二位神医道长的脸色隐隐发黑,程咬金虎目含泪,一旁的尉迟恭长吁短叹,李恪这位蜀王亦是一脸自责。
  房俊差点就哭了。“小弟不知道啊,三哥,要不咱们别治了?”
  程处弼断然否决了房俊的提议。“不行,不能放弃治疗,我是那种不负责的人吗?”
  作为乡镇卫生院的技术骨干,作为一心为病患服务的医德楷模,是不可能眼睁睁看着病患因为各种难题而放弃治疗的。
  “相信我,你不会有事的,就算是阎王爷想要让你三更死,我也有把握拖延到五更。”
  房俊呆呆地看着胳膊上那道伤口,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么一道不大的伤口,怎么到了程三哥这里就说得那么可怖。
  那可是犬科动物,狂犬病毒的主要携带者,不仔细地处理,万一感染上了狂犬病咋办?
  虽然没有狂犬疫苗,可最大程度地清创,还是能够降低感染狂犬病的机率。
  程老三已然唤了家丁将诸物件拿了过来,程咬金看向孙思邈。
  “且看他如何去做,些许小伤患,若是有问题,自有贫道与袁道友出手。”
  言罢,孙思邈与袁天罡互望了一眼,孙思邈不声不响地从怀中取出了针囊,抽出了一根三寸长的银针。
  袁天罡则从袖中取出了一瓶精心炼制的安神定心丸,二人默默地关注着程处弼的一举一动,就如同两头跃跃欲试,伺机捕食的老练猎手。
  “……爹,老三懂医术?”程老二一脸懵逼地低声问道。
  程咬金一把拍在程老二后脑勺上。“闭嘴,惊扰了老三犯病,信不信老夫把你扔锅里跟狼心狗肺炖一块。”
  程家几兄弟脑袋点的比鸡啄米还快上三分。一干大唐著名人士与非著名人士全都呆若木鸡……
  这是真*穷凶极恶程恶霸。
  ###
  程处弼接下来用配制好的淡盐水进行的清创操作,手法之熟练,动作之灵巧,着实令孙思邈与袁天罡刮目相看。
  好在伤口虽然深,但因为是沿着胳膊纵向割裂,肌肉组织断裂并不严重,清洗起来也就更简单,程处弼一边清洗创口,一边考虑该如此进行创口缝合。
  “程将军。”收起了定神安心丸的袁天罡朝着程咬金低声询问了一句。
  “贫道观其手法十分熟练,仿佛都经过了深思熟虑一般,没有半点胡来的意思,反倒是其一举一动皆有其用意。”
  孙思邈将银针收回针囊附合道。“贫道行医数十载,却也未曾想到过,居然可以将针弯曲之后,用以缝合伤口,这等手法,实在闻所未闻。
  “二位道长的意思,我家老三不是胡来?”
  “不像胡来,倒真像是懂得医术一般。”袁天罡与孙思邈互望了一眼,不约而同地点头认可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