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听到了抽字,再想到自打醒过来之后,偶然得见大哥二哥二人隐蔽地揉屁股吡牙咧嘴的表情。
  程处弼暗吸了一口凉气,果然,这位肌肉暴力特征极其明显的恶霸亲爹。
  看样子很是信奉棍棒底下出孝子的封建社会教育方式,这样的陈腐思想观念是不值得提倡的。
  看老爹程咬金一身强健到崩得快要暴衣的肌肉,再低头看看自己,虽然也有几两肉,但跟恶霸亲爹相比,完全不是一个量级的。
  “多谢父亲不怪罪孩儿,实在是令孩儿感激涕淋……”决定不站出来严辞批驳父亲的错误教育方式,而是顺应这个封建社会大潮流的程处弼赶紧打蛇随棍上。
  自己这么做当然只是为了加深父子亲情,才不是为了避免程氏家法。
  一旁的孙道长眼角都在抽搐,这会子真是顶不住这父慈子孝的肉麻画面,赶紧打断这对大佬爷们在自己跟前秀亲情。
  “贤侄你这医术是在哪里学到的,是怎么想到用针线的手法来缝补伤口?”
  “小侄也不知道,方才看到了房贤弟的伤口,脑袋里边有白胡子老爷爷在告诉我怎么这么去做,我就这么做了。”
  为了证明自己没撒谎,程处弼还特地拿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一副认真脸。
  “白胡子老爷爷……”尉迟恭摸了摸自己的黑胡子下意识地重复了一句。目光很复杂,表情很沉重。看来程家老三是真疯了……
  “对,而且不是一个,是三个,他们都穿着跟孙、袁道长二位道长一模一样的衣物。
  只是一个穿黄色,一个穿红色,一个穿蓝色。”
  程处弼的表情显得那样无辜而又纯真。内心则是疯狂的得瑟:红黄蓝三原色,你值得捅有,一气化三清,么么哒,么么哒。
  四位长辈口歪眼斜的面面相觑,已经心身疲惫的程处弼终于寻着个由头回屋休息。
  “二位道长,我家老三到底啥病?”程处弼刚刚离开屋子,程咬金就迫不及待地问向尚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孙思邈和袁天罡。
  “这个,此病,实在是不太好说,脑袋里边有小人,还有三个……”
  孙思邈整个人都懵逼了。这到底是什么鬼病,简直就是闻所未闻。
  袁天罡这位喜欢算卦推拿的神医目光震惊中透着呆滞。“三个白胡子老爷爷穿着道袍,莫非是一清化三清,可道袍颜色不对啊。”
  “……”
  关于程家三公子的第一场专家会诊,以离奇的失败告终,孙思邈与袁天罡反复商议之后,一致认为,这应该是失心症的一种。
  只是病情太过复杂,一时之间,实在不好定断。
  先给程处弼开上一些安魂养神的药剂,另外就是,千万不要让他过于激动。
  “这几日老道会再来看看情况,若是你家三郎若是有何异样,请程将军务必要保持镇定,莫要惊惶失措,让他受到惊吓。”
  “至于熊心豹子胆这些玩意,贫道以为,姑且试上一试,嗯,狼心狗肺就算了。”
  “另外,房贤侄,两日后记得过来这里让程贤侄检查,放心,老道与袁道长也会过来,定不会让你有事。”
  “不错,我等会再来看看情况。”袁天罡与孙思邈交换了一个眼神。
  程处弼治疗缝合的娴熟手段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过,是否真的有效与可行,自然要等房俊伤愈才能知晓。
  作为大唐的著名医学专家,他们很想知道,程老三这位患者脑子里边的小人,到底是他自己妄想出来的,还是真的有神仙在给他做指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