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梦里,出现了三个白胡子老爷子,而且真特么穿着红黄蓝三种颜色的道袍。轮番追问程处弼觉得谁最好看。生生把程处弼从睡梦中吓醒过来。这才惊觉,天已然亮了。
  洗漱之后,早餐仍旧是一碗小米饭,还有一碟肉酱,还有一碟鱼脍、一碗羹汤和一碟咸菜……
  大唐勋贵家的早餐,就跟盖浇饭似的,浓浓的酱味,吃得程处弼差点怀疑人生。包括那汤里边居然也放了酱,这倒是让程处弼有一种吃日料时喝到了大酱汤的感觉。
  出身并成长于西南之地,嗜辣好麻的程处弼,此刻只能勉强地填饱肚子就搁下了碗筷。
  “三哥,你是不是病还没好,为何你这两日吃东西都吃得那么少?”
  今日奉命看护他的老四程处寸意犹未尽地打了个饱呃,看着身边一脸索然无味瘫坐在榻上的程处弼。
  身为云贵川之地土生土长,餐餐有辣椒,顿顿有花椒,每天第一件事就是先嗦上一碗麻辣牛肉粉才会觉得神清气爽,一星期不吃三五顿火锅就觉得浑身无力的火锅小王子程处弼有气无力地摆了摆手,语气里透着一股子生无可恋。
  “府里的菜肴,一向都是这几样做法?”
  “那可不?不论是府里还是府外,自然都是一样的做法,只是那些饭肆酒楼里边,会做得更精细一些,就像几位哥哥常去的识香楼,那里的大厨可算得上是长安城里的前三。”
  “不论是蒸煮烙烧煎炸烤,味道都很是一流。特别是他家的香淋肉脍,不但做工精细,而且调的酱料十分鲜美。”
  “有没有火锅?”程处弼坐起了身来,满脸期待地问道。
  “火锅,那是什么?”程处寸陷入了深深地迷惘之中,还真没听说过什么叫火锅。
  “看来是没有。”程处弼一脸生不如死地又瘫了回去。
  不是炖,就是蒸或者煮的饭菜,今天仍旧如此,实在是令无辣不欢的程处弼有种生不如死之感。
  穿越,对于出了车祸身故的自己而言,这绝对算得上是老天爷恩赐的重生机会,可是,一想到未来没有辣椒入口,再也品尝不到那辣得令人心醉的味道,这日子该怎么过?
  没有辣椒,没有火锅,连炒菜也没有,做出来的菜不是炖,就是蒸或者煮,这样的人生,是多少的无趣与无味。
  火锅没了,红白汤没了,爆炒腰花没了,水煮肉片没了,麻婆豆腐没了,辣子鸡没了,回锅肉没了,红油口水鸡没了,酸菜鱼没了……
  程处亮突然听到了水珠滴落的声音,下意识地寻声望去,整个人都懵逼了,就看到了歪倒在榻上的三哥此刻嘴角的清口水滴落在凉榻上。
  “三哥,三哥?你别吓我。”程处亮顿时脸色大变,骇然大叫道。“你中风了?”
  “???”
  程处弼整个人都懵逼了。抹了抹嘴角那馋出来的清口水,一个鲤鱼打挺坐起了身来黑脸喝道。“胡说八道什么。”
  “三哥你吓死我了,我看你呆愣愣的在那流口水,还以为……”程老四有些不太好意思地挠了挠脸干笑道。
  程处弼闷哼了一声,站起了身来朝屋外走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