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这几个就是你说的灶?”程处弼一脸嫌弃的表情,翘起手指头指着那几个灶台问道。
  “是啊,可是有什么不对吗?”程济与梅主厨一脸迷茫。这不是灶,难道还是能炉子不成?
  ……这也能叫灶?
  程处弼真心是服气了,自己好歹也是见过世面的人,甭管是新时代农村家里的泥巴灶、水泥灶,铁炉子,办宴用的汽油桶灶,还是现代化的燃气灶,电磁炉,啥灶他没见过。
  可这种明显落后的火灶,实在是让人失望。难怪这个时代只能蒸煮煎炸炙,就这样的一个灶都能打六个火眼来用,所烧的燃料则是一旁堆少的干草。
  这玩意想要做个令人垂涎欲滴的爆炒腰花,以及各种时蔬,那就是特么的做梦……
  美食的梦,居然再一次破碎,程处弼的眼眶瞬间就湿润了。
  “三公子怎么了,不会是犯病了?”程济直接给吓得脸都白了,朝着程老四小声地问道。
  “闭嘴!犯个锤子的病。”程处弼黑着脸喝道。“我这是在满怀惆怅,感慨人生懂不懂?”
  “……”程老四与程济齐刷刷地紧闭嘴巴,一声也不敢吭,病跟锤子有啥关系?再说了你对着满是炊烟的灶台惆怅啥子,感慨啥子?
  看来晚上还得继续劝三哥喝药,可惜熊心豹子胆已经吃完了,要不再跟大哥和二哥说声,让他们再去搞几只猛兽的心肝回来给三哥继续以形补形?
  关爱兄长病情的程老四表情很复杂,总算是有了点大人样。
  OOXX##(之前有看官问这是啥,特此声明,此为正经分割线。)
  想要恰口饱饭,真的就那么难吗?程处弼坐在平日里专门给吹火的小厮所用的小马扎上,满脸惆怅。
  一干程府的厨房人士和小厮都缩在一旁面面相觑,程老四有些战战兢兢地凑上前。“三哥,你没事吧?”
  “没有火锅,连炒菜都不成,这还让不让人活了。”程处弼一脸伤感地道。
  梅大厨听到了炒菜这个字,不禁两眼一亮。“三公子若是想吃炒菜?这倒也不难。”
  “你会?”程处弼一呆,隐隐约约记得,炒菜应该是宋元时期才出现的,毕竟那个时候的厨具和炊具都已经进行了改良。
  迎着程处弼的目光,梅大厨脸上露出了一个十分自信地笑容。
  “小人在长安鼎鼎大名的登云楼里干了十来年,炒菜虽然不敢说拿手,可好歹也做过不少回。”
  “你会炒什么?”听到了这样的回答,程处弼不禁有些小激动。
  “炒鸡蛋和炒肥鸭,这可是登云楼的两道食客们最喜欢点的美味佳肴。”
  “三哥,梅大厨炒的鸡蛋我可是经常吃的,可香了。”程老四在一旁作证道。
  看到程处弼没有反对,梅大厨当即就抄来了四个鸡蛋,拿捏起了首长厨房大厨的气势。“来人,加柴火,吹风,还有,拿一口镬来。”
  “……”程处弼默默地看着帮忙的小厮拿来了一口厚度至少得有一厘米厚的锅状物:镬搁在了火上。
  然后,一名小厮负责往灶膛里边塞干草,一位小厮鼓起了嘴皮子抄着吹火棍往里吹火,那不过人高的烟囱开始冒出了青烟。
  这个时候,已经打好了鸡蛋的梅大厨将一勺动物油脂搁入了锅中,静静地……静静地……等待着动物油脂的融化,缓慢而又润物细无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