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一帮子厨房的小厮伙计们纷纷点头,看样子都很认同这二位的说法。
  “你们可以污辱鸡蛋,但请不要污辱炒鸡蛋这个菜。”程处弼脸色沉了下来,断然地道。
  他仿佛看到了,一个干瘦而又有些佝偻的背影,正在厨房里忙碌着,随着油烟的溢散,葱花鸡蛋的扑鼻香气,似乎也扑面而来……
  “???”
  梅大厨的脸都黑了,满脸悲愤地看着程三公子。这话太扎人心,想我可是在受长安美食圈享有盛名的大厨。
  厨艺如果不好,你们卢国公府会花厚薪请我入府当大厨?炒鸡蛋,这玩意老夫好歹也炒了将近十年,炒了没有一万盘也至少有三五千盘。而你,你居然说我污辱炒鸡蛋这个菜?
  “梅老哥,知晓了我家三公子那什么,可要稳住……”
  一旁长脖子的程济看到短脖子的梅大厨一副快要气炸了肺的模样,指了指脑袋,挤眉弄眼地疯狂暗示。
  梅大厨吐了一口浊气,勉强一笑正要说话,突然脸色一变。“三,三公子他怎么流泪了?”
  所有人都注意到了方才正黯然神伤的程处弼此刻两眼发红,眼眶之中有晶莹在闪烁。
  “三哥,我们不污辱鸡蛋了,我们回屋成吗?”程老四胆战心惊地凑上前来。
  看到程老四扭曲的表情,旁人胆战心惊的模样,程处弼不乐意了。
  “我没事,去,再拿四个鸡蛋来,我记得厨房那里有素油。给我提一罐来,还有给我去拿之前我洗脸的铜盆过来。”
  “三哥你要干嘛?”程老四与一干人等全都懵了。拿鸡蛋和素油还能理解,拿洗漱的铜盆啥意思?
  “我要做什么我很清楚,还不快去。”程处弼不耐烦地道。
  “好好好,三公子您莫脑,尔等都愣着做甚,还不照三公子的吩咐去办。”程济扭过了头来,疯狂一眨巴着眼。
  一干厨房员工心领神会,赶紧按照即将犯病的三公子吩咐去取各种用具。
  OOXX##
  程处弼先将洗涮干净的铜盆搁到了灶上,好在灶口也是圆的,搁上去大小倒也合适,就是锅底平了点。然后有条不紊地打蛋花。
  就看到等到铜盆被烧得微微变色,程处弼这才倒入了油,然后,沿着铜盆边沿绕着将蛋液倾入了铜盆之中。
  然后还小心翼翼地转动着铜盆,直到蛋液在热油中翻滚并鼓起大泡,这才开始勺子轻轻推动让蛋液全部成熟,再用铜勺的边沿将凝固的蛋液切割开来。
  之后,将水嫩的香葱洒入铜盆之后,快速地翻炒几下之后,便盛入了一旁早就准备好的盘中。
  所有人都看到了一盘色泽嫩黄之中夹杂着翠绿与洁白,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好香啊……这是什么美味,而且还这么好看。”不知道何时已经凑到了灶旁的程老四口水差点滴了出来。
  内心很是不忿的梅大厨看着跟前这盘色香味俱佳的炒鸡蛋,难以置信地瞪圆了眼珠子。
  这完全刷新了他的三观,颠覆了他三十多年从事烹饪艺术的认知。
  “不对啊,炒鸡蛋怎么能这么炒?”
  “这,才叫炒鸡蛋……”看到周围一干人等那震撼的目光,程处弼得意一笑。把手伸向旁边的筷子,哎?哎?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