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这段时间,程府与狗之间发生了许多的流言,没想到这位梅大厨也会有此不正经的想法。
  程济看到这位梅大厨一脸失魂落魄的模样,于心不忍地道。“梅老兄,您不必如此,三公子说不定是误打误撞。”
  “误打误撞都能做到这等地步,岂不是要羞煞老夫。”梅大厨愣了半天,将筷子拍在了盘子里。“来人,再拿四个鸡蛋来。”
  “……味道不对。”照猫画虎,按照三公子的做法炒出来的炒鸡蛋,梅大厨迫不及待地尝了一口,便满脸嫌弃地摇了摇头。
  “来人,再去拿四个上鸡蛋,梅某今日若是炒不出那个味道,我梅字倒起写。”
  程济一脸黑线地看着这位抖着一身肥肉面目狰狞的梅大厨,怎么感觉眼前这位梅大厨才是疯掉的那位。
  “唉……咱们这算不算病急乱投医?”在卢国公府前厅之中坐立下安的袁天罡叹了口气苦笑道。
  孙思邈亦是无奈地点了点头。“道友所言极是,若是他的法子,能够治愈狂犬病,那也算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情。”
  袁天罡抚着长须又叹了口气。“只是咱们把希望寄托在一位失心症的年轻人身上,会不会太……”
  孙思邈有些犹豫,但还是觉得要当面问上一问。“按照《肘后方》中之法,能愈者,不过十之一二,若是他有办法能够解决此疾患,当可活人无数……”
  程处弼有些不明白,袁、孙二人今日急惶惶地来寻自己干嘛,难道想要看自己到底疯没疯?
  莫非是昨天自己的演技不够多精湛,又或者是语言之间有什么错漏不成,怀着这样的疑问,程处弼赶到了前厅。
  就看到了袁、孙二人正在前厅中长吁短叹。不禁心生好奇,这二位大唐医学专家这是怎么了。
  一番潦草的寒暄之后,袁天罡便单刀直入地问道。“处弼贤侄,昨日你那般处理房二公子的伤口,莫不是担心他会患上狂犬病?”
  程处弼点了点头,还没来得及解释,袁天罡便迫不及待地追问了句。“那你这办法,可否治愈狂犬病?”
  “昨天我所做的,只是希望能够将房俊的伤口消毒清创,能够起到一个防范的作用。毕竟狂犬病若是一旦发病,那便无药可治。”
  程处弼摇了摇头,这病即便到了二十一世纪仍旧是没办法解决的问题。
  狂犬病最重要的便是预防,也就是如果被病狗咬伤之后,必须注射狂犬疫苗。
  “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孙思邈与袁天罡对望了一眼,内心皆是满满的失望,看来今日这一趟是白来了。
  二人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站起了身来就要告辞,这二位如此做派,把程处弼弄得莫明其妙。
  “二位道长到底怎么回事?”
  看到程处弼拦在身前一副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模样,孙思邈解释道。
  “今日,长安东的新丰县有几人皆被狂犬咬伤,贫道遣了弟子往新丰县去医治。
  想着或许处弼贤侄你昨日曾经提及过狂犬病,本以为你或许有与古方不同的办法……”
  “古方能治狂犬病?”程处弼有些懵。卧槽,真的假的?
  袁天罡点了点头答道。
  “那是西晋的葛洪前辈所著之《肘后方》中第七卷中有载,若是被疯犬咬伤,将斩疯犬之首。
  取其脑髓,以涂抹于伤口处,连抹三日,当可愈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