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以疯治疯?朕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听到这等说法,不知袁卿……”大唐天子,英明的唐太宗也是一脑袋的浆糊。
  看到李世民投来的隐蔽中暗藏着好奇与探究的目光,袁天罡这位给朝庭打工的牛鼻子老道脸色也有些发黑。
  “陛下,那些坊间流言都是胡编乱造,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
  “臣与孙道长前往程府,只是为了救治新丰县那些被狂犬所咬伤的百姓。”
  李世民愣了,打量着跟前这位大唐有名的医学专家。“你们想要救治百姓,跟程府又有什么关系?”
  听得此问,袁天罡的表情变得十分复杂,抚着长须腼腆一笑。“此事说起来,实在是令臣汗颜。”
  袁天罡讲述他们前往程府的因由,还有到了程府之后的遭遇,以及最终不得不狼狈地撤离的过程。
  李世民干咳了好几声,总算是没有在臣下跟前失仪,掩饰地抚了抚长须好奇地道。“那你们觉得,程处弼所提的建议是否可行?”
  袁天罡最终很没面子地揉了揉脸断然道。“肯定不可行,兔子与狗,完全是两种不同的畜生,兔子若是能够感染狂犬病毒,那情景……”
  李世民一想到又白又软萌的兔子们从地洞中窜出来,面目狰狞、流着口水流窜在乡野田间地头,然后疯狂地撕咬人们的场面,脸色也有点黑。
  看着袁天罡告辞而去的身影,李世民有些烦燥地站起了身来,行到了殿门处。如今正是春季,这个时候,狂犬伤人之事,各地皆有呈报。
  狂犬屡发不绝,伤者可都是九死一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寻找到对症之良药。
  ooxx##
  程府的厨房院落里,多了一座新灶,灶台高接近三尺,这样的高度,很适合人站着烹饪。
  这个灶只有一个火眼,另外,灶的内壁呈罩型,便于火力聚集于火眼。而灶边的烟囱是用砖垒彻起来的,高约近丈的烟囱。
  此刻,一名小厮正在往灶内加入柴草,另外一位则拿着吹火棍正在奋力吹火。灶上的火眼,已经开始冒出了火焰。
  程处弼,正头戴着一顶高帽,身上披着一件围裙,两手还戴着袖套,这副古怪的装束,落到了周围的观众眼里,却是那样的卓尔不群。
  手中提着一口新近打造的铁锅。这只是一口很普通的铁锅,没有一口经过千锤百炼的精铁锅,对于中餐厨师而言,绝对是一件不完美的事情。
  可惜时间紧,因为程处弼实在不满意用洗漱的铜盆来做菜,那实在是太没格调也太缺乏大厨烹饪的仪式感。所以程处弼只能让程济按照形状和要求订制了这么一口铁锅回来。
  边沿稍薄,中心位置稍厚,整体厚度一般,重量三斤多,有一个短柄方便拿握,虽然还远远达不到程处弼的要求,但好歹也算是一口正经的炒菜锅了。
  看到了火焰开始旺盛,程处弼这才将手中已经清洗过的铁锅搁到了火上,开始慢慢地让铁锅均匀受热……
  程济、梅大厨、程老四、老五、老六则站在一旁,表情都很严肃,目光都很敬畏。
  “济叔,我三哥他这是要干嘛?”
  “回五公子,三公子他要开锅。”
  “锅不都没盖吗?干嘛要开……”
  程老四扭过了头来,把之前从三哥那里听到的知识洋洋得意地显摆出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