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程处弼回头就看到了胳膊还拿布条挂在胸前的房俊,还在跟随着他同来的孙思邈与袁天罡。这才想到,今日正是房俊拆线的日子。
  “你们来得正好,我做了样新菜式,来尝尝。”
  “你做的?”孙思邈深深地吸了一口荡漾在空气中那诱人的香味,一脸震惊地道。
  “那是自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晚辈还能说谎不成?”程处弼笑了笑,身后边一票弟弟都流着口水齐刷刷地拚命点头。
  袁天罡看着那盆色香味俱全,浮在表面,露出了白嫩诱人色泽的鱼片,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既是如此,我等倒也要尝一尝贤侄的手艺。”
  一大盆的水煮鱼片,分拔到了几个盘子里,孙思邈挟起了一筷鱼肉,先是深嗅了一口,这才将鱼肉搁入了口中慢慢咀嚼。
  “好滑嫩鲜香,这辛麻口味,着实诱人食欲,贫道没想到,贤侄居然还精于厨艺。”
  程处弼呵呵一乐,正要装逼地谦虚两句,结果一旁的程老四蹦了出来。“不是,我家三哥的厨艺,都是他脑袋里边的白胡子老爷爷教的。”
  袁天罡差点让那盖在热油下的鱼片给烫伤,赶紧哈哧两口气,咽下了鱼片,一脸震惊地看着程处弼。
  “我三哥说的,教他医术的是红色道袍的白胡子老爷爷,教他厨艺的是黄色道袍的白胡子老爷爷,我没说错吧三哥?”程老四表功似地看向脸色有点发黑的程处弼。
  我特么还能说啥?程处弼只能牵强地笑了笑来敷衍。
  孙、袁二位道长也哈哈一笑,暗中目光疯狂交流。最终,孙思邈清了清嗓子装着不经意地问道。
  “贫道记得,贤侄曾言脑中有三位白胡子老爷爷,那个蓝色道袍的老爷爷,可有传授什么本事?”
  程处弼陷入了深深地思索当中,数理化,文史哲,音美体,怎么翻墙下片片……就连第九套广播体操,人民解放军军体拳,鬼步舞,通俗美声唱法我特么全都会,但是能说吗?
  “贤侄是不能说吗?”见程处弼皱起眉头半天都不作声,袁天罡好奇地问了一句。
  程处弼抬起了头来,一脸认真地答道。“我问了,那位蓝衣的白胡子老爷爷他没回答,所以小侄实在不清楚他老人家会什么。”
  “……”袁天罡整个人都不好了。这小子要是没病我袁天罡三个字倒过来念,叫罡天猿。
  孙思邈面无表情地伸手抹了把脸,自己跟个有脑疾的病患计较个啥。抄起了筷子。“这鱼味道真不错,来来来,大家吃鱼,吃鱼。”
  ###
  吃了鱼,程处弼解开了房俊胳膊上的绷带,露出了愈合良好的伤口。
  孙思邈与袁天罡看着程处弼用剪子将那些缝合线给剪开,抽出,不大会的功夫就全部处理完全,伤口显得十分的平整,只有一条肉眼可见的痕迹还有两旁的针眼,见证着这里曾经遭遇过重创。
  房俊小心翼翼地活动着胳膊,缓慢而又小心的练习着抓握,所有人都注意到了他伤口处的皮肤,随着他肌肉的运动而动作,却丝毫没有裂开的意思。
  房俊的脸色透着欣喜。“处弼兄,小弟感觉自己的胳膊已经没毛病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