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这才从房府家丁的口中知晓,房家老三房正不过四岁,今日卢氏要出门,抱着房正这小孩子正要登车,谁也没有想到,旁边窜上了一条丧心病狂的疯狗就扑咬过来。
  卢氏的胳膊被咬了一口,而房正这个小孩子虽然没被正面咬上,使是他的腿上亦被疯狗那锐利的獠牙给划出了一道口子。
  好在房府家丁及时扑杀了那条疯狗,不然,真不知道会是什么后果。
  刚进了府门行不多远,就听到了不远处的厅中传来了低泣之声,听得房俊脸色大变,撩起前襟撒腿就快步冲上台阶。
  程处弼赶到,就看到了一位手中缠着渗血布条的中年妇人,此刻正在那里不停的抹泪,跟前的榻上,躺着一个时不时发出几声有气无力的哭声的幼童。
  “二郎,孙道长,袁道长,还请二位道长救救我家三郎。”卢氏看到了进来的几人,终于露出了一丝喜色迎上前来。
  程处弼则低调地跟随在二位道长身上,看向胳膊上包扎着布条的卢氏,还有腿上盖着薄被的房正。
  孙思邈揭开薄被,仔细地观察着伤口,这才转过身来朝着卢氏一礼。“得罪了,还请夫人先贫道看看您的伤处。”
  相比起房正那只是破了皮渗血的伤口,卢氏胳膊上的伤口则要显得狰狞得多。
  孙思邈的脸色越发地沉重。“夫人能确定是疯狗,不是误闯到此的恶犬?”
  “小人去打听过了,之前它把主人家咬伤,那家人不当回事,只是将它打了一顿关了起来,不想因此犯病暴亡,这才知晓是染上了恐水症。
  本想将这个杀材打杀,没想到却让它伤了人跑了出来,不知怎的,居然让这杀才窜到了这里。”一旁的房府家丁满脸懊恼地道。
  两眼发红的卢氏安抚了房俊两句后,看了眼可怜的房正,哽咽着问道。“孙道长、袁道长,我儿的伤口不大,肯定有救是吧?”
  瞬间,厅中一阵死寂……
  ###
  这可是狂犬病,哪怕是从《肘后备急方》中得到了治疗的方法,但是那个方法也是十人能活一二。
  而眼前的卢氏与房正一位是妇人,一位是幼童,皆非身强体的健的青壮,若是照此法来施救,这结果实在堪忧。
  “这个……”孙思邈脸色有些难看地与袁天罡眼神一阵交流。“房夫人,我等,自当尽力而为,贫道这就遣人去观上取药来。”
  “药?”袁天罡一愣。“这恐水症除了用疯狗脑髓以毒攻毒之外,哪来的药。”
  孙思邈没有说话,而是下意识地看了程处弼一眼。
  “孙道长你也有药?我哥也有,而且带来了。”此时,程老四两眼一亮,迫不及待地站了出来拍了拍身边的箱子道。
  厅中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落在了程老四背负着的木箱上。
  卢氏有些懵,上前两步,打量着程处弼,这才犹豫地道。“处弼贤侄,你有药可医闻治恐水症?”
  “回房伯母,小侄的药,是以疯狗的脑髓感染了兔子之后,经过了多代减毒之后制成的。”程处弼点了点头,望向孙思邈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