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袁天罡神情凝重地道。“房相,依袁某之见,还是以古方救治更为妥当。”
  房玄龄定了定神,朝着袁天罡颔首之后,看向孙思邈。“多谢袁道长之建言,孙道长你的意思呢?”他已经从卢氏的口中简略的得知了二位道长的争论。
  “古方能愈此症的机率实在太低。新丰县就是采用的古方,十人之中,能活得不过一二之数,且皆为身强体健的青壮之流。
  至于处弼贤侄的办法,确有其道理所在,唯一为难之处,在于此法未经试验,贫道也实难决断。”孙思邈无奈地叹了口气。
  房玄龄这才把目光落到了程处弼的身上,表情显得十分复杂。这段时间长安城内关于这位程老三的各种流言真可谓是数不胜数。
  有流言说这家伙是个疯子,成日脑袋里边有三个小人在打架。有流言说这家伙是因祸得福,脑袋里边有三个神仙,让他懂得一些匪夷所思的技艺,例如拿自家二郎的伤口当成布匹来缝补。
  甚至还有流言说,他已经疯得不能再疯,连两位国医圣手也对他的病情没办法。老程家为了治他的疯病,找了个偏方,特地派人去新丰县抓疯狗以疯治疯。
  此刻,站在跟前的程处弼表情沉稳,目光有神,完全没有传闻之中的痴呆与癫狂迹象。房玄龄陡然想到了一事,转头看向房俊。
  “二郎你胳膊上的伤如何了?”
  “爹你看,已经全好了。”房俊赶紧挽起了袖子,露出了那条带着伤疤,却已经能够自如活动的胳膊。
  看着这条胳膊,同样经历过沙场征战,见过无数战友伤残的房玄龄心中一动。“二位道长,还请随房某过来一述。”
  一干人等就这么看着房玄龄邀请袁、孙二人走到了厅门外。
  程处弼等人就看着这三位在厅门处低声地商议着什么,三人都是眉头紧锁,时不时会把目光投入厅中落在程处弼的身上。
  “三哥,房伯父他们啥意思,咱们不是有药吗,他们为啥不让你给治伤。”程老四扯了扯程处弼的衣角问道。
  “他们是担心这药的疗效,是否真有我说的那么好,不过放心吧,他们会用的,毕竟若用古方在妇孺身上,几乎就是十生无生。”
  “处弼兄,你的法子,真能救我娘和我三弟?”房俊走了过来,满脸期盼地看着程处弼。
  “你相信我吗?”程处弼看着这位自己来到了大唐贞观年间第一个治愈的伤者问道。
  房俊看了一眼自己的胳膊,用力地点了点头。“我相信。”
  “我不敢说百分之百,但我至少能够有九成把握让你娘活下来,你弟弟……至少也能有七成。”没办法,这狂犬病毒才减毒不过数代。
  “我,我去跟我娘说。”房俊扭过了头来,看向坐在榻沿不停抹泪的卢氏,还有那躺在榻上时不时哭闹两声的三弟房正,一咬牙,朝着卢氏走了过去。
  OOXX##
  程处弼只能继续呆在原地,身边摆放着那个特别订制的保温箱。里边,正是狂犬减毒疫苗。程老四就跟个忠心耿耿的护卫般立于保温箱旁边。
  卢氏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房俊在那里似乎说了半天,还伸自己的胳膊比划了半天之后拜倒在地。
  没等程处弼继续看下去,就听到了身后传来的招呼声,看到房玄龄朝着自己走了过来。“处弼贤侄,你真有把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