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处弼兄言之有理,不过小弟倒觉得,处弼兄你也不必太过担心。”
  
  “德奖兄好歹也是浪迹天涯多年的游侠儿,活命的本事一流。
  
  这么多年的出生入死,至今仍旧全须全尾,就说明他是有大气运之人。”
  
  李恪呵呵一乐,开口相劝道,然后顺手一对王直接撂到了案几上。
  
  “炸弹,一二三四五顺子,嘿嘿,不好意思,小弟我又赢了。”
  
  程处弼与房俊一脸黑线地看着这位今日手风无两的吴王殿下,无可奈何地将手中的牌扔在了案几上。
  
  李恪美滋滋地洗着牌,突然想到了一件正经事。
  
  “对了处弼兄,倭国的那帮子家伙还没逮着吗?”
  
  程处弼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
  
  “没有,当时洛阳之变的时候,倭国使节第一时间就逃出了驿馆,也不知道藏哪去了。”
  
  “毕竟倭国在大唐,可是有不少的遣唐使在这里,随便寻个地方都可能藏得住。”
  
  “如今时间拖延得越久,希望就越渺茫,我甚至怀疑,那帮子家伙是不是早就已经离开了河洛,逃回倭国去了。”
  
  李恪听到了这个消息,牙疼似地吸了口气。
  
  “倘若真的已经逃回了倭国,这可是件麻烦事。”
  
  “那可不,你那位九弟,居然还真的同意了倭国改国号之事,并且还赏赐了他们不少的财物。”
  
  “不就是想要让倭国使节作为大唐诸蕃的典型,结果,他这位伪帝位置都还没坐热就下来了。”
  
  “可那倭国,就真是占了大便宜喽,唉……”
  
  “我爹也知晓了此事,可是那倭国与我大唐隔海相望,交通往来十分不便。
  
  就算是想要让那封国书不作数,短时间内,怕是消息也很难传到倭国。”
  
  “我爹震怒之下,已经下令,驱逐所有遣唐使归倭,可是,对于九弟弄出为的烂摊子,暂时没有什么解决的头绪。”
  
  “呵呵,我要是你爹,绝对会抄大棒棒揍孽子一顿先出口恶气再说。”
  
  “噗呲……”正在喝茶水的房俊生生给呛得满脸通红。
  
  “……”李恪一脸黑线地看着一副恨铁不成钢嘴全的处弼兄。
  
  总觉得这家伙又是想要占自己便宜,可偏偏没什么证据。
  
  “三公子,三公子,船已经准备好开始下水了,你要不要过去瞅瞅?”
  
  邓称心这个时候从外面窜了过来,大声地叫道。
  
  程处弼把手中的烂牌往案几上一丢。“不打了,走,为兄带你们去瞅瞅好宝贝去。”
  
  “什么宝贝?”
  
  “牛拉舟。”
  
  “处弼兄你是让牛来当纤夫?”
  
  “……不不不,你们猜错了,为兄我只不过是将之前的那种浆轮船改良了一下,今日正好试船。”
  
  “走走走,听处弼兄你这么一说,小弟可真要去瞧瞧了……”
  
  #####
  
  “啊,这……”李恪与房俊一脸震惊到难以自己的表情,目光直勾勾地看着那浮于水面上的几只木鸭子。
  
  “处弼兄,这是船?”
  
  程处弼大步流行地来到了码头前,美滋滋地欣赏着这丑萌丑萌的鸭子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