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李恪看到表情阴沉得都快要滴出水来处弼兄站起了身来,背负着双手,缓步在屋内踱步。
  偏偏两眼开阖间,犹如电芒一般的杀意,让人鸡皮疙瘩狂冒。
  倭国矮挫子,之前乘着大唐洛阳之变搞事情也就罢了,考虑到朝廷会出面解决这个问题。
  再加上自己前段时间搞了不少事情,也想要好好地低调苟发育一番,省得被弹劾奏折弄烦了的老丈人来寻自己的麻烦。
  可是现如今,自己这么老实低调,居然有人欺负到头上来,一想到那东海道豆州一带的金银产量会因此而受到重大损失。
  再一想到倭国矮挫子们在另外一个历史时空干过的那些龌蹉事,程处弼感觉自己的肺都要快被气炸。
  李恪打量着处弼兄,总感觉现在在屋内焦躁迈着步子的处弼兄,就如同是一头择人而噬的凶兽。
  看得李恪脊梁汗毛都立了起来,赶紧开口安抚这位心眼不比针眼大的处弼兄。
  “处弼兄,钱固然要紧,但是咱们弟兄是不是应该从长计议,好好盘算下,看看怎么才能够解决好问题。”
  程处弼缓缓地摇了摇头。“从长计议?贤弟啊,你这话就说错了。”
  “……正所谓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
  “这帮矮挫子,先是坏了我大唐的规矩,借伪帝之诏,更易国号,忤逆在先。
  而今连遍布四海诸岛的汉唐商行的利益都想要明抢。”
  “这要是传播开来,咱们汉唐商行在诸国所设立下来的那些商行,会是什么样的下场,你想过没有?”
  听得此言,原本还只是觉得处弼兄心眼太小的李恪老脸微烫,朝着程三郎一礼。
  “还是兄台你考虑得周全,小弟实在有些目光短浅了。”
  “不错,倭国胆敢如此,若是咱们没有什么举动,必定会惹得诸国窥视我汉唐商行在诸国的利益。”
  “只是处弼兄,你准备如何做,遣人交涉?”
  “呵呵……贤弟所言极是,要不你这样,你现在不还是鸿胪寺少卿吗?赶紧的,给倭国去一封公文。”
  “第一,伪帝的承诺,那是一张废纸,倘若倭国敢自谓日本国,便是不将宗主国放在眼里。”
  “第二,倭王自谓天皇,这样的行为,必须立刻停止,倭王亲自到大唐来向大唐天子当面请罪,认罪伏法。”
  “第三,为了向宗主国表示歉意,倭国必须开放倭国疆域的矿产开采权,交予汉唐商行作为赔偿。”
  “第四,不得阻挠汉唐商行与倭国内诸倭民、豪族之联合经营商贸往来……”
  李恪呆愣愣地看着缓步而行,一边走,一边咕嘟咕嘟一个劲往外滋坏水的处弼兄。
  不过好在最初的震惊过去之后,李恪就开始奋笔疾书,将处弼兄的那些条约一一尽数记录了下来。
  等到处弼兄说完,李恪这边反复查缺补漏之后,打量着这足足有二十一条的所谓“鸿胪寺照会公文”。
  忍不住又扭头看了眼坐在一旁眯着两眼,像是在养神的程三郎。
  “处弼兄,你这些……小弟怎么觉得你这比对付战败的吐蕃还要更加的狠毒,这,这简直就像是……”
  “像什么,像是断子绝孙,毁其国,灭其社稷的绝户计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