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开皇十八年五月,婺州。
  自进入五月后,天气转热,及至中午,骄阳似火。江南地区又到梅雨时节,高温高湿,酷热难行。
  从余杭到金华的官道上,本在这个时段没有多少行人。这日虽是正午时分,从南往北的官道上三十余骑一路疾驰,踏破夏日的慵懒,来到婺州城外。
  当先一人,骑在马上,年纪不到二十岁,身着缺胯衫,内藏细甲,头戴幞头,腰佩横刀。望之剑眉星目,湛然若神,面容严肃,不苟一笑。此人正是扬州总管府兵曹参军事黄明远。
  望着城门口攒动的人群,黄明远是眉头微皱。这个时候,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人急着要出城。
  让众人在一旁等候,黄明远翻身下马,和郑言庆、尧君素二人一同走到城门口,拉住一个年纪约四五十岁的老者相询。
  这老者见面前的年轻人衣冠楚楚,相貌堂堂,知其不是凡人,不敢隐瞒,因此唯唯诺诺的说道:“官爷,听说那龙丘山的贼寇就要杀过来了,城里的刺史派兵缴匪,结果打了败仗,现在土匪将要攻城,满城的人家都在出城向北逃命。”
  “不过一群草寇,如何能够寇城啊,尔等躲在城里有城池护着岂不是更安全,如何弃城就野啊。”郑言庆疑惑地问道。
  那老人家不以为然地说道:“官爷,这城可守不住了。攻城的可不是一般的草寇,听说人家都是汪皇帝的部下,杀人不眨眼,刺史派去剿灭他们人的都被杀光了,你们也快逃吧。”
  黄明远一愣,这土匪还有自称皇帝的。
  过了一会才想到,开皇十年,婺州人汪文进起兵造反,自称天子,设置百官。汪文进任命蔡道人为司空,守乐安,杨素率军进讨,汪文进、蔡道人全都被平定。此后有奏报汪文进死在乱军之中。
  但黄明远清楚,他看过当时的奏报,当时并未发现汪文进的尸体。但此后汪文进也再无下落,朝堂上也就按照死亡处置了,没想到他潜藏蛰伏了这么多年,竟然又回到婺州,还拉起一支队伍。
  黄明远眉头紧皱,若真是汪文进,那婺州城危在旦夕。
  “纯仁,召集众人,随吾进城。”
  尧君素一惊,说道:“兵曹,我等此行是王爷派您去括州(今温州)迎接祥瑞的,若是我等在婺州耽误了,总是不合适的。”
  黄明远脸一紧,有些呵斥道:“费什么话,若婺州真出了事,就是接十个祥瑞也没用。”
  尧君素不敢再言。众人翻身上马,向着婺州城北门而去。
  婺州城的守卫早就是惊弓之鸟,看到大队人马上前,尽皆不知所措,有几个机灵的马上丢下兵器就向城里跑去,看得黄明远众人是一阵目瞪口呆。
  等到来人直接亮出官印和钤记,这时这些守卫才心头松了一口气。见是扬州来的大官,赶紧的上前来要牵马坠蹬。黄明远不愈和这些人纠缠,带着众人,直奔刺史府而去。
  时婺州刺史已经战殁于讨伐汪文进的战斗中,只有长史韩谊在堂上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变民大军压境,而一州之牧守横死,众人皆无主意,战无战兵,逃无可逃,真真是愁煞人了。
  不过两日,心力交瘁的他便有些两鬓发白。
  听到守卒报有扬州来的大官求见,韩谊还以为是救兵到了,忙带着众人出来迎接。只是没想到进门的是一少年。但死马当活马医了,韩谊不敢怠慢,还是忙将黄明远请上堂来。
  进入堂中,不待黄明远开口,众人呼啦啦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问道:“将军官居何职?将军带了多少兵?将军能不能守住婺州城······”
  看着堂上一群人像聒噪的鸭子一样,没头没脑又张皇失措的样子,黄明远一阵恼怒,仗还没打,这群人就已经吓破胆了。若要是汪文进真的打来了,他们还不得开门揖客啊。
  黄明远向众人拱手道:“在下扬州总管府兵曹参军事黄明远,奉晋王命巡视东扬各州军事。此次来婺州,在下手中并无一兵一卒,身边也只跟了几十个从人而已。”
  众人一听,顿时失望不已。没有带兵来,那不还是守不了婺州城。虽然看黄明远这年龄就担任总管府的兵曹,那不是高门大户出身就是晋王的亲信,要是平日里上赶着巴结人家还不理呢?只是这个时候,众人眼看城池将陷,也顾不得阿谀谄媚,都自个思虑保命方法去了。
  韩谊倒是有些安心。
  扬州离这几千里,哪会有什么救兵,这位兵曹恐怕也是碰巧路过这里。不过看他身旁从人尽皆虎背熊腰,威武不凡,端的是一批好壮士,若是能让他留下来,那也能给婺州城的防御添点力量。
  黄明远并不管众人心里的小九九,他知道,现在吴越各地的驻军俱是不多,若是真让汪文进占了婺州城,形成了燎原之势,虽然最后一定可以剿灭他,但费时费力,对江南发展也是伤害颇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