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黄明远还在房内思索军情,忽然听到外面一阵的骚乱。
  黄明远忙推开门去看,就听到院子外有人在喊道:“土匪来了,土匪来了,龙丘山的土匪打进城了,大家快跑啊。”
  黄明远一惊,提起佩剑,赶紧去找韩谊,一边又安排郑言庆等人集合。
  到了韩谊办公的院子里,这里也是一片混乱,府内众人就像没头的苍蝇一样,四处乱窜。看到黄明远来了,韩谊赶紧迎上去。
  “韩长史,汪文进进城了?”
  韩谊赶紧解释说:“黄兵曹,还好城门关的早,汪文进的人马被堵在了城外,城内宣扬土匪进城只是因为民众慌乱中的误传。”
  “走,我们去西门看看。”
  二人赶忙往西门而去。黄明远一边走,一边说道:“不能让谣言乱了全城百姓之心,谁知道散播谣言的人里面有没有汪文进的探子。韩长史,你要立刻安排衙役进行净街,所有散播谣言的人,一经查获,要严惩不贷。”
  韩谊为难地说道:“兵曹,谣言现在传播甚广,哪里能有效阻止。”
  这时正在向前走的黄明远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去对着韩谊说道:“韩长史,现在是非常时间,当行非常之事,必要时,可杀一儆百。”
  韩谊听得一阵心惊。
  街道上到处是仓皇失措的老百姓。因为婺州城四门紧闭,城内众人也无法逃出城去。只能凭借本能期冀寻得一个安全的地方。
  这时候,城里的泼皮无赖倒是有了四处下手地好机会。他们本来就偷鸡摸狗,无所顾忌,这次倒好,竟然有人敢在市面上四处劫掠,更有甚者企图奸**女。
  刺史府在城中心,往西的路上短短数里,黄明远等人已经遇到三拨抢劫的匪徒了。黄明远看的是一阵恼怒,铁青着脸对韩谊说道:“韩长史,你立刻安排人跟着尧备身(尧君素)在城内打击劫掠之徒,凡被捕捉到者,不必请示,一律杀无赦。”
  韩谊也不敢劝阻,只得称诺。
  尧君素领令后,带着几人骑着马向那些企图浑水摸鱼之辈杀去。
  祸结兵连,有事之秋,最受伤害的还是百姓。这些人所犯的罪或许未必致死,但此时也只得硬下心来,否则城破之后,百姓受到的伤害更严重。
  黄明远一行人来到城门口,城门的守军早就吓的瑟瑟发抖,虽然有军官申斥,不敢逃窜,但也战战兢兢,如何可战。
  黄明远走上前去,看到地上的一面旗帜。不知被什么人踩过,有些污秽不堪了。黄明远弯下腰小心翼翼地捡起来,掸掉灰尘。这时一个都督看到,赶紧上前来告罪。
  黄明远叹了口气,也没再说什么,怀着复杂的心情登上了城楼,兵无战意,如何能战,麻烦大了。
  城楼上的兵卒一看有大官来了,还有些惧意,赶紧站好。
  望着城外汪文进的队伍,不下数千人。黑压压一片,如潮水一样,虽然看着格外的纷乱,但凭借着人数优势,还是显得气势汹汹。当先一人骑在马上,年约四十,虽然个子不高,身子精廋,但望着却风采不凡,正是当年的汪天子汪文进。
  韩谊看到城外的众人,早就腿肚子发软,话语中含着怯意地问道:“汪文进如何会有这么多人,怕不有万人吧?”
  “没有这么多,也就五六千吧。不过汪文进蛰伏了近十年,今日一朝起兵,肯定是做好了万全准备。他在婺州境内,名声显赫,今日振臂一呼,应者云集,这才一天多的时间就有数千人之多,再让他发展下去,怕是大患了。”
  “这···这该如何是好啊?”
  “豆卢大都督,你是关中人吧。”
  这时身边一个虎背熊腰的大汗抱拳应道:“禀兵曹,末将是长安人,老家昌黎徒何,家堂叔是楚国安公(豆卢通,杨坚妹婿)。”
  “好!”黄明远眼前一亮,“果然是忠良之后,世家大族,风采不凡。今日要靠将军了。我也生在长安,家父原为左勋卫府骠骑将军。”
  豆卢武集眼睛一亮,是自己人。他也知道自己一个北方人,若今日婺州城破了,自己无论如何也难逃一死,单膝抱拳道:“谨遵兵曹之命,万死不辞。”
  得到了军队的支持,黄明远知道这才是真的要开始了。
  又问道:“武集,你们有多少人。”
  “禀兵曹,算上逃回来的,现在囫囵个的能战之兵约有七百人,还有韩长史临时征发的丁壮民夫两千多人。”
  “张司马、李司马和尧备身,每人带百名兵丁,五百民夫,分别把守北、东、南三门,你亲自把守西门。”
  “得令!”
  韩谊听到黄明远的安排,稍微稳住了心神,只是这个时候,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问道:“黄兵曹,这能守得住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