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没有人知道身为主帅的张会是如何被击中的,但确确实实北门失去了主帅。城墙上的士兵和民夫见此更加混乱起来,有好几个将佐竟然也趁着混乱逃下城去。
  汪文进自是不知道对面城墙上隋军主帅已死。他见城上隋军发生混乱,索性准备一鼓作气,杀上城楼。
  汪文进任命表弟吴叔泽亲自率领这几年手上培养的最精锐的五百死士登城。
  这五百余人在酒足饭饱之后,趁着夜色掩护,来到北门护城河一侧。等到汪军的霹雳车发威之后,这数百死士身背大刀,挂着绳索,脱个精光,纷纷跳入护城河中。
  婺州的护城河本就不宽,此时正值夏日,这点水对于这些水乡中人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一个猛子下去再抬头已经到了对面十米开外的对岸。众人爬上岸去,顾不得头顶上随时可能落下的巨石,数百人在主将带领下分成两队,避开霹雳车主攻的城门处,分别从城墙处沿着绳子爬了上去。
  有被巨石误中的,也只是闷哼一声,重重的摔了下去。
  马上有隋军发现了这个场景,可此时张会已战死,根本无人组织军队抵抗,这个情景非但没让隋军继续反击,反而使他们因为恐惧而四散开来。
  不多时,就有汪军死士爬上女墙,顾不得仅有的几个抵抗的隋军,挥舞着横刀跳了下来,就向溃散的隋军杀去。很快在城门两侧城墙的位置,汪军就打开了缺口。
  这时汪文进也发现对面吴叔泽发出的信号,命令手上的霹雳车停止了轰鸣。
  黄明远带着人向北门匆匆赶来。一路上看到无数四散逃命的民夫,还有不少的隋军掺杂其中。
  黄明远一把拽住一个急于逃命的溃卒,问他北门上的情况,
  那溃卒哆哆嗦嗦地说道:“回···回···回···将军,张···张司马死了,汪军杀···杀上来了,北门丢了。”
  黄明远铁青着脸,一把把他丢开。那溃卒吃痛一声,也不敢再多言语,寻个缝子,钻入人群之中,逃了。
  黄明远转过头对黄明祯说道:“明祯,你带人在城下督战,凡胆敢溃逃的士兵,一律杀无赦。”
  “诺!”
  黄明远转身向城墙上而去。
  这时汪军已经杀上城楼,凭借着人数优势,很快将隋军压制在一处角落里,这时有汪军已经下城墙准备打开城门了。
  黄明远在前,手持一柄大横刀,见有人下城楼,也不避让,双手握刀,直挺挺地向着对方劈去。这一刀,那人连脑袋带肩被黄明远削去,黄明远将他一脚踹开,也不停歇,随手将刀刺入后边第二人的胸膛,抽出刀来,血喷的到处都是,染红了黄明远的盔甲。
  黄明远毫不停歇,连砍几人。见有敌来,只顾向前,丝毫不避,身侧亲卫队长黄青守在一旁,帮黄明远堵住缺口,二人很快推上城头。
  另一侧焦家兄弟二人也是连砍带砸,终于将杀进来的汪军挡在城楼上。
  城楼上的汪军更多,隋军越战越少,要不是有一人悍勇,整个北门早就全丢了。
  黄明远在城墙楼梯口处,远远地就看到一名七尺大汉,手持一把短柄陌刀(类似朴刀),使得上下翻飞,左突右冲。虽然城墙上狭窄,没有多少回旋余地。但这大汉丝毫不惧,刀刀飞驰,动作丝毫不花哨,却是最见真功夫。手上刀招沉猛威利,大开大阖,但见其力达刀刃,臂与刀成一直线,扫劈拨削,掠奈斩突,让人看得是眼花缭乱又血脉喷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