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事实上,此时的蔡道人根本没法和汪文进取得联系,他自己也陷入了巨大的危急之中。
  当夜蔡道人在南门等了许久,直到听到北门乱起,便准备趁乱破城。但南门的守军不仅没有减少,反而在城墙上站满了无数的民夫和士兵。
  天色昏暗,隐隐约约甚是壮观。
  蔡道人见此不敢贸然出击,但等到天色蒙蒙亮也没有发现什么合适进攻的契机。
  蔡道人见北面喊杀声渐渐地小了下来,忙派人去北门查探消息。却没想到派去的人在北门被乱兵裹挟,早就不知道被冲去了哪里。
  天色微亮,东方泛起了鱼肚白。借着天色,蔡道人终于看清对面城墙上的隋军不过是一些稻草人,这时才知道自己被对面蒙骗了大半夜。
  虽然北门情况不知,但又急又怒的蔡道人仍然决定按照原计划继续围攻婺州南门。
  这时的蔡道人也感觉到他和汪文进这次又陷入了隋军的陷阱,或许他可能已经在冥冥之中猜到了汪文进的突袭也已经失败了,但是二人相交十几年,恩若骨肉,他希望能替汪文进吸引一部分隋军,用自己的一腔热血来抱汪文进的知遇之恩。
  但蔡道人失算了。
  把守南门的是尧君素。当北门刚发生事件,黄明远率领预备队驰援北门时,就命令其他三门守将不要管北门战况,而是严加防范会有敌趁乱偷城。
  果然不出黄明远所料。
  查探到南门外隐约有动静,尧君素令人竖起之前扎制的上千个草人,同时广布旗帜。
  到了临近天亮,又命南门隋军放倒旗帜,暗藏在女墙之后。但等了许久南门外依然没有什么动静,尧君素也是暗暗纳闷。不少人或是要回屋睡觉,或是要求救援北门,但都被尧君素制止。
  果然,在北方声音渐歇之时,南门外终于发出了响动。
  蔡道人和汪文进的堂弟汪文通一起率部对南门发起攻击。
  数千人各扛着云梯、长木板、竹竿跑到护城河边。将竹竿横七竖八插入护城河内,又将整片的木板投入河中使其和竹竿形成一个水中的缓坡。接着众人将数百袋泥沙投入护城河中,瞬间便截断河流,在水中铺出一条道路。
  众人踏着道路冲向城墙边,汪文通亲自带队率人攻上城头。
  蔡道人在军后暗暗叫好,隋军果然没有防备。
  这时忽然一声梆子响,接着城头上突然大旗耸立,旗帜飞扬。城头上站着一将正是尧君素。
  看着底下涌动的人头,尧君素张弓搭箭,一箭飞去,正中汪文通额头。汪文通惨叫一声从云梯上摔了下去,死的不能再死了。
  汪军突遭打击,如遇雷霆之击。蔡道人看到汪文通掉下云梯,也是满脸的不可置信。
  尧君素命城头上众人大呼“汪军败了,汪文进已死。”
  这话更是刺激了汪军的士气,马上大军中就出现溃逃。蔡道人发狠,令督战队砍死几个逃命的士兵,大呼道:“胜败就在今日,不胜则死,吾等不能让北地伧子,抢了吾江东子弟的家园。”
  也有激奋之人,跟着蔡道人就挺刀上去,倒也勉强让他挽回了一点士气。
  蔡道人孤注一掷的率人猛击南门,虽然尧君素早有准备,但婺州隋军毕竟人少,而且战力毕竟不强,竟让蔡道人的部队几次冲上城头。
  蔡道人也丢掉了文人的斯文,亲自带队攻城,凭着这一腔热血和悍勇竟然能压着隋军打。
  眼见南门人少,就要支持不住。尧君素也知道黄明远手上的预备队都去北门了,也很难来救援他们。正准备要和汪军生死相搏之际,忽然在城头上看到模模糊糊的隋军大旗由远而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