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蔡道人虽然死得壮烈,但蔡道人的死,标志着这支部队完全崩溃。大批的骑兵让这些人再无翻盘的能力。
  贾务本看到南门局势已定,一边分出部分军队交给郑言庆让其继续清扫战场,歼灭残敌,一面亲自带主力去北门追击溃逃的汪文进。
  贾务本根本没有给汪文进丝毫反应的时间,退回大营的汪文进还没来得及招揽残兵,修整队伍,噩耗便一个接着一个而来。
  先是大军溃败,星流云散,多名大将战死。接着便是有派往两翼的信使回报,两翼部队也受到隋军打击,损失惨重。而最要命的是他失去了和南门处蔡道人的联系,虽然南方也听到兵戈声,但却根本不知道具体情况。
  等到了巳时左右,终于有消息传来,不过纷至沓来的是隋军。
  汪文进大营内人头攒动,混乱不堪,贾务本带着三百铁骑便直冲汪军大营,迅速破开大营的防御。早就已经神经兮兮的汪军又一次惨遭巨变,在大营内歇斯底里的哀鸣,然后又一个一个倒在血泊之中。
  贾务本前后突击不过一刻钟,此战就再无后话。
  汪文进再一次选择了逃命,似乎对他来说,自从迈出了艰难的第一步,后面逃跑的行为也就只剩下次数了。
  汪文进不顾一切的疯狂向龙丘山逃命,终于在隋军铁骑的追击中让他捡回了一条性命。而贾务本紧追不舍,终没能抓到汪文进,只得带着得胜的铁骑,返回了婺州。
  贾务本年约三十岁左右,膀大腰圆,标准的北方大汉,其父贾志远曾当过北齐的齐郡太守,但现已家道中落。
  贾务本虽为人不善言辞,但脸上的喜悦却是难掩,一脸喜气洋洋地骑着马来到黄明远身边,看着统帅竟然如此年轻也是面上一愣。
  这令众人看了直皱眉头,这也太不懂规矩了。
  豆卢武集等人更是一脸的怒意,我等打生打死好几日,你这一来就摘桃子,把大功抢了个精光,算什么东西。
  看到贾务本不太懂官场礼节,豆卢武集大喝一声,怒斥道:“什么东西,见了兵曹也不知道行礼吗?”
  贾务本听到训斥万分吃惊,但马上就反应过来这个年纪不大的娃娃是扬州总管府的兵曹,权利惊人,自己怎可得罪。马上后知后觉的下马跪了下来,单膝叩拜道:“末将贾务本不知兵曹在此,失了礼节,望功曹恕罪。”
  黄明远自是知道贾务本与张须陀的关系,但他并不能为了结好张须陀就忽视身边的人,今日豆卢武集等人对贾务本的仇视可见一斑。
  贾务本也是冤枉,如果他能提前两三个时辰到达婺州而且直趋北门的话,他会成为整个婺州城人人称颂的救星。但就是这两三个时辰,婺州城凭借着自己的努力,改变了命运,而差一点成为婺州救星的贾务本,却成为一个和他们抢功的人。
  毫无疑问,从军事学的角度上看,贾务本做的很好,没犯任何错误。
  连夜长途奔袭,直趋敌军,破其军,杀其将,可谓奔袭的典范。但贾务本在得胜之后,并没有急着去拜见黄明远,在没有军令的情况下便直接追杀汪部溃军,又一鼓作气攻下汪文进的大营,可以说是将整个胜利扩大到最大化,以黄明远现在手上的力量也无法做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