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二日一早,黄明远安排韩谊在城内安抚百姓,自率张须陀、豆卢武集等人向龙丘山进军。
  龙丘山坐落于金衢盆地中部南缘,南依括苍,北临瀫水,东瞰八婺,西望三衢。其主峰高数百仞,岩洞玲珑,嶙峋特秀,其峰有九,山势簇拥,峰峰相连,丹崖叠翠,凹凸跌宕。其势可说是异常险峻,当年的古姑蔑国就在此地。
  虽然汪文进大败亏输,十年心血,毁于一旦。但毕竟之前经营龙丘山多年,这两日他不断聚拢逃回来的悍匪,再加上留守的老家底,手上也有两千多人,仗着龙丘山的险峻,跟黄明远来起了游击战术。
  汪文进老巢在龙丘山深处,险峻异常,张须陀几次带队攻击,都被汪文进部击退,各部虽没有大损失,但也狼狈不堪,没有成果。
  眼看时间恐怕不多了。
  当夜黄明远在营中苦苦思索,自己不能再跟着汪文进的节奏打下去了。这龙丘山汪文进比自己熟的多,再在龙丘山蹉跎下去,真搞不好会被他拖死。
  时近三更时分,疏影横斜,夜色摇曳。黄明远一个人在帐篷内看地图。这时亲卫队长黄青报道“管崇求见”。
  黄明远自那日北门战后,丝毫不掩饰自己对管崇的喜爱,因而管崇在隋军的地位也水涨船高。管崇出身寒门,虽然能力卓绝,但不为人重视,慢慢的也对当权者产生不满,早就有了辞官回家之意。
  越是寒门中人越在乎知遇之恩。
  黄明远的厚待让他感受到许久不曾获得的认同感,因此便对黄明远心怀感激,也更发誓要报黄明远的知遇之恩。
  进入帐中后,黄明远让管崇坐在下首。
  管崇报道:“末将在婺州有一旧友,名向但子,为人最是豪爽任狭,轻生重义。他曾多次进出过龙丘山,也知道有一条路直通汪文进老巢背后的山上。若将军不嫌他卑鄙,他愿为我军带路。”
  又是一个隋末反贼,黄明远也是无语了。这天下,未来的反贼何其多也。隋书记载,大业十年,丁酉,东阳人李三儿、向但子举兵作乱,众至万余。不过这些都是未来的事,谁能想到现在蒸蒸日上的大隋十几年后就会轰然倒塌。
  未来的反贼,现在说不定都是良民呢。
  这向但子是本地游侠,跟汪文进接触过也是正常,就是不知可不可信。
  “公高(管崇字),这向但子可信吗?”
  看到黄明远的疑虑,管崇赶忙单膝跪地禀道:“禀兵曹,这向但子其父八年前为括州乐安县主簿,蔡道人破乐安时殁于王事,还追赠乐安县令。向但子这几年交结豪侠,几次进入龙丘山中,就是为了找汪文进报仇。”
  “端的一个孝子。”
  黄明远知道这游侠众人,大多数都是一些地痞无赖,真正的侠义之人很少。但为游侠者,孝是第一位的,是立命之基,这向但子勉强可以信任。
  黄明远沉思了一下,便决定赞同管崇的决定。
  又派人招来豆卢武集和张须陀,将这个计策和二人商量了一番。二人今日出击俱是吃了不少的亏,也无良法,便决定试上一试。
  当夜,二人各自在营中选拔了约五十余名善于攀登的勇士,交由郑言庆和管崇二人带队,准备于明日入夜之后,直趋汪文进老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