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管崇也将向但子带了过来,单见此人知节有礼,谈吐不凡,也是让人心生好感。二人交谈了一番,这向但子全无其他游侠任性妄为的性格,反而彬彬有礼。黄明远到最后也没看出有什么破绽来,便邀请向但子加入隋军。
  向但子以自己为人洒脱不羁拒绝了,却是愿意为黄明远效力。
  他对黄明远感激涕零,跪在地上又拜道:“将军诛杀蔡道人,替小人报了杀父之仇,小人没有什么所长,只有一身勇力,愿为将军效死。”
  黄明远赶忙上前将他扶了起来,长叹道:“事亲孝,故忠可移于君,是以求忠臣必于孝子之门。但子你少称任侠,长遂蹈义,自西徂东,摧讨逆节,可谓忠而有孝,勇而有仁者也”
  听到黄明远给他的赞叹,向但子两眼噙泪,誓要报黄明远知遇之恩。
  虽然定下了突袭的计策,但黄明远不是那种孤注一掷之人。
  第二日,黄明远并没有放松对龙丘山的攻击,反而派人多点出发,营造出一种隋军要全力围攻龙丘山的情景。
  汪文进则站在营中,看着奋勇厮杀、拼死力搏的双方军士,再看看那一面面迎风招展的隋字大旗,默默地想着,也是时候该撤了。
  汪文进的寨子背山而建,在一座陡坡之上,寨子和山脚下只有一条宽约两三步的大路,长约数百步,营寨之上擂木炮石,硬弩强弓,苦竹枪密密地攒着。就是有万人也很难攻入寨中。
  主要因为汪文进寨内守军因之前战斗,早就已经吓破了胆,才让隋军压着打。但这两日见隋军根本攻不上来,也放下了恐惧,反而看隋军的笑话,士气便有所上扬。
  山脚下的张须陀亲自担任前军主将,率军突击。他一手持横刀,一手拿着盾牌,也不避弓矢。城上箭如雨发,射中张须陀的头盔,只见他手执横刀,拨开箭林,连连砍死守卫的几名士兵。
  黄明远亲自擂鼓,士卒皆一拥而上,双方在营门口一阵混战,借着勇力,直杀得对方连连却步。
  汪文进见此不妥,忙令手下众人狂丢檑木巨石。也不顾下面还有汪军士兵,檑木、弓矢齐下,众人被砸的直哭爹喊娘。隋军也压不住原有的阵线,只能退回山脚下。
  一上午,隋军进攻了三次,被打退了三次,终没有太大战果。
  下午申时刚过,隋军又再次出击。
  这次张须陀仍然亲自上前冲锋,不提防军中流矢,正中其右臂,横刀随手掉落。对面汪军见张须陀是员大将,一窝蜂的向他冲来。
  单见这时,他身边一员小将,手持铜锏,对着众人一阵猛砸,众人躲避不及,纷纷被击中。
  此人骑在马上,气镇三军,力崩大敌,匹马孤剑,为大将前驱。崩围陷阵,火迸冰裂。简直如天神下凡一样,众人惊惧,不敢向前,这小将遂护着张须陀退回山脚。
  黄明远远远的看到他手中的那副铜锏,舞得是上下翻飞,滴水不漏,如虎来风壮,鳌转山没,也是吃惊。心中暗道,此人莫不是那个人。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