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黄明远一路走进内宫,沿途不时有人偷瞄黄明远。黄明远却是昂首挺胸,对其他人的窥视一概不理。
  南阳郡主住在晋王府内的迎晖院,因有朱栏屈曲,回压绡窗,朝日上时,百花妩媚,因而遂名迎晖。
  黄明远到院子时南阳郡主正一个人趴在园中凉亭内的朱栏上,呆呆地望着水面出神。
  水面上两只蜻蜓在平静如镜的湖面上款款飞旋,在水面一点一点用尾尖点水又一起远去,只看得南阳郡主潸然泪下。
  蜻蜓尚能相依偎,人何若如此。
  “郡主,郡主,大喜啊。”
  坠儿大喊着疾跑过来,搅乱了南阳郡主的思绪。南阳郡主赶紧擦干净腮边的香泪。
  坠儿却是早就看到了。
  “郡主,你又落泪了。”一脸担忧的样子,忽然又开心起来,“郡主,不用再担心了,黄将军回来了。”
  南阳郡主一惊,就要跑去见黄明远。
  刚走了两步,南阳郡主忽然停了下来,有些犹豫。很快,便又对着身边的坠儿说道:“坠儿,你就说我不舒服,让黄将军改日再来吧”
  “郡主,这是为甚,黄将军不愿来见你,你又不愿意去见他,那最后怎么让王爷改变主意。”坠儿不满的说道。
  南阳郡主还没开口,就听到身后有人说道:“坠儿你先下去吧。”
  来的正是黄明远。
  因为多日来连续赶路,黄明远一身武士服上风尘仆仆。却是难掩勃发的英姿。
  南阳郡主转过身去,望着这些日子朝思暮想的人儿。眼中的泪水止不住的流满两腮。
  黄明远低着头,走上前去,拿出手巾轻轻地为她拂去脸上的泪水,那手巾上的鸳鸯戏水是如此的夺目耀人。
  南阳郡主看着对面的人儿,再也忍不住,扑倒她的怀中,放声大哭,仿佛要把这几个月来所有的思念与委屈都发泄出来。
  黄明远将她拥在怀中,良久没有说话。
  “你什么时候到的。”
  “今日刚到,觐见了王爷我便来了。”
  “嗯!”
  “嗯!”
  “阿耶,阿耶让我嫁给宇文述的二儿子宇文士及,我答应了。”
  “我知道了。”
  “对不起!”
  “是我回来晚了,让你一个人承受。”
  “对不起,你忘了我吧。”
  “好!”
  ······
  二人一直相拥良久,南阳郡主有些哭累了,二人坐在长凳之上,南阳郡主依偎在黄明远的怀里,像婴儿一样沉沉地睡去。
  “嗯,嗯。”两声低沉的咳嗽声惊醒了黄明远。黄明远回过头去,身后站着的正是晋王杨广和河南王杨昭。
  黄明远看看怀里睡得无比安稳的南阳郡主,将她拦腰抱起,抱向院中正殿内室的榻上,南阳郡主这时还抓着黄明远的衣襟不放。
  黄明远小心翼翼地给南阳郡主掩上被子,又看了看她的脸,才走出内室,交代好坠儿和落儿二人看好郡主。
  杨广父子二人一直在一旁看着没有说话,黄明远也没有说话。三人转身离开了迎晖院。
  “明远,孤本以为你会更成熟的。”
  “王爷,明远所珍视郡主就如您所珍视皇位一样,没有什么不同,这无关成熟,而是人都有骨子里无法放弃的东西。”
  杨广脸色一变,怒斥道:“放肆,去了一趟婺州,杀了几个蟊贼,回来之后连胆子也变大了,敢这么跟孤说话。”
  “明远。”
  一旁的杨昭看父亲发怒,赶紧偷偷拽黄明远的衣服,黄明远却是好像没看到一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