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李世民突然冒出的这个想法,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若这一切都是薛举故意而为之的计谋,那在前方等待唐军的,将不言自明。
  
  李世民突然打了一个寒颤,心中忍不住颤抖起来。
  
  不会的,不会的!
  
  李世民不住地劝自己,这不可能,这决不可能。可是越是如此,他便越想此事。直到最后,他连自己也欺骗不了。
  
  老师教过自己,一个出色的将领,决不能缺少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更不能忽视自己那些细微的想法。
  
  有时候的灵光乍现,是能救命的。
  
  李世民颤抖着挣扎了整整一盏茶的功夫,终于决定,撤退。
  
  现在的自己,败不起这这一仗。
  
  李世民深呼吸一口,对一直站在自己面前的柴绍说道:“嗣昌(柴绍字),咱们得撤,我怀疑薛举在前面有埋伏。”
  
  柴绍听了大吃一惊道:“元帅!”
  
  李世民抬手打断了柴绍的话。
  
  “此事不得声张,传我命令,全军暗暗撤退,勿要惊动西秦军。”
  
  柴绍看着李世民难看的脸,终究没有说什么,转身离开。
  
  李世民两腿发软,几乎站立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就这样待了好久,李世民才缓过气来。
  
  李世民终于明白黄明远说的,为将之人,一言决三军生死,一身担万千家庭,不可不慎。
  
  李世民这一部的主将分别是柴绍、丘行恭和李高迁。
  
  柴绍素与李世民亲近,李高迁是李渊嫡系,也坚决执行李世民的命令,至于丘行恭,所部较少,于是军中,几乎没什么反对,便开始撤退。
  
  夜色之中,唐军缓缓从刚建好的营帐返回,一路向东。
  
  李世民回望一眼西面,他知道自己这一退,就再也没有击败薛举的可能了。
  
  李世民在撤退的同时,也向两翼的刘弘基和窦轨二部传令,命二人立刻调头撤离,不得延误。为了保证二人知晓事情紧急,李世民连续派出五路人马传令,更明确要求二人,若不撤退,立斩无赦。
  
  李世民倒是放心刘弘基,可是他很担心窦轨会违抗命令。
  
  不过李世民不清楚的是,无论是刘弘基还是窦轨,都撤不下来了。
  
  在李高迁和西秦军大战南沟的时候,窦轨也率军在长庆桥和西秦军交上手。这一路殿后的是薛举的儿子西秦太子薛仁杲。
  
  薛仁杲魁梧雄壮,骁勇善射,其麾下军队,尽是西秦的精锐。
  
  薛举令薛仁杲屯扎在长庆桥诱敌,薛仁杲有些不满意。在他看来,将麾下精兵,直趋敌阵,便可破敌,如何还用什么诱敌的办法。
  
  薛举知道儿子的性格,再三严令薛仁杲不得浪战,否则必严厉处置,又派遣身边的亲信十多人在薛仁杲身边监视。
  
  薛仁杲天不怕地不怕,最怕的却是父亲。盖因薛举比他更多智,更勇武,也更残忍。面对父亲的命令,薛仁杲不敢违背,只得在长庆桥屯扎了三千余人,然后将主力后退到牛角沟。
  
  这是薛仁杲为窦轨预设的坟场。
  
  为防止李唐军队破围而出,薛举乃准备对李唐军队,分而歼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