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李世民一路狂奔了三十多里,直逃到亭口城方停歇。等到达亭口城,李世民一行不过数百人,且人人带伤,狼狈不堪,个个如斗败的鹌鹑一般,士气全无。
  
  李世民看着这番惨状,不禁悲从中来,一朝数万精锐,尽数丧尽,他还有什么脸面去见父亲。
  
  李世民摸起腰间佩刀,忍不住就要横刀自尽。
  
  这时侯君集一把将李世民抱住。
  
  “秦公,胜败乃兵家常事,世间哪得常胜将军。若人人兵败便如此,世间便没将军了。”
  
  李世民一片惨戚的样子,闭着眼说道:“今日一败,关中危矣。”
  
  “秦公不可丧了锐气。当今之计,乃是收拢残兵,整军备战,挡住薛举南下的脚步。若秦公都丧失了信心,底下的将领又何谈抵抗的勇气。真到了那个时候,关中才是真的危矣。”
  
  李世民今年才十九,再是有本事,还是没脱少年气。此番兵败,自信心严重受挫,若是没人劝导,真有可能一蹶不振了。
  
  终究是李世民明白,为了李家,他也得重振旗鼓。
  
  不过这一仗李世民实在是败惨了,狼狈溃逃,身边残兵不过数百人。而亭口是个小城,城不过数里,也没什么驻军。
  
  侯君集建议李世民撤往豳州城,以挡秦军。
  
  豳州是李渊从北地郡的南部析出来的一个州郡,原叫新平郡,治新平县(今陕西省彬州市),后改为豳州。驻扎在豳州的是窦轨的招摇军,虽说此战窦轨主力尽出,但城中好歹还有少部分留守人员可用。
  
  李世民想了想,还是拒绝了。
  
  撤往豳州容易,但从浅水原到豳州城足有七十多里。他再退往豳州,这溃兵就更不可能收拾了。现在留在亭口,虽说危险,但能收集一点兵马是一点。
  
  自己在战场上已经抛弃了自己的同袍一次,没脸再退一次了。
  
  不抛弃袍泽乃丰州的军训,可自己背弃了自己的誓言。
  
  李世民在亭口打出旗帜,招揽溃兵。又派人前往豳州,令豳州刺史梁实整军自守。
  
  为了挡住薛举,李世民还派人前往宁州(北地郡),传信驻扎在宁州的折威军统军将军杨屯,令其率部支援豳州。
  
  若泾州一战得胜,宁州便是抵御隋军的前线要地。但此战已败,随着薛举的进击,宁州已经孤悬北边,重要性大大降低。
  
  现在对于李世民来说,宁可丢了宁州,也不能丢了豳州。
  
  李世民在亭口待了半日,这时后面的柴绍也赶到了。
  
  李世民走了之后,柴绍也立刻撤退,不过他部下兵多,紧赶慢赶,没想到还慢了这么多。
  
  也亏得柴绍手中都是李渊的元从禁军,马匹数量充足,众人撒丫子狂奔,才没被西秦军留下。
  
  柴绍带回来四千余人,其部伤亡尽半,但已经算是好的了。
  
  也亏了柴绍所部在中军,前面的宗罗睺有李高迁挡着,后面薛举的第一波冲击也让丘行恭挡着了,这才编制齐全,没有完全溃散。
  
  见到柴绍,李世民心中大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