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李世民兵败浅水原的消息传回长安,众人皆惊,满朝哗然。盖因众人对于此战,报以了最大的信心。现在兵败丧师,直接威胁的就是关中世家的利益,能不惊恐。
  
  李渊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好悬一个气没提上来,差点晕过去。等到众人七手八脚将李渊扶住,发现他手脚都是冰凉了。
  
  李世民的这五万人马,是他手中能拿得出来的唯一一支机动部队,这一败,他拿什么来挡住势头正旺的薛举。
  
  李渊缓过气来,立刻就下令封锁此消息。
  
  但长安城就是一个大筛子,宫里出点什么事,别说封锁消息,用不了半日,便传遍整个长安城了。
  
  没过多久,窦抗等人纷纷前来求见,这么大的事情,任谁也不可能独断专行。
  
  而且从浅水原往长安城,不过三百里。薛举要是全力驰奔,数日便能杀到长安城下,这是要老命了啊。
  
  一众朝臣到了李渊宫中,李渊早就调整好状态,等着他们。
  
  李渊虽然掌握长安朝廷大权,位同天子,但毕竟还没有称帝,不可能直接住进皇宫之中。因此便将皇城西面的颁政坊改为唐王府,在此理政。
  
  整个长安的权利中枢,尽在此地。
  
  众人来见李渊,尽是惶惶不安的样子。实在是此事对众人的震动太大,让众人都失了往日的心态。
  
  不过众人见到李渊,倒是有些吃惊。李渊不仅没有慌乱,反而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倒是让人看不明白,这仗到底是胜是败了。
  
  李渊知道瞒不住众人,索性也不再遮掩。不过他个人尽量表现的风轻云淡,不受此事影响。
  
  若连他都慌了,人心怎么办。
  
  这个时候,都火烧眉毛了,核心人物的议事,也没那么多客套话。
  
  窦抗等人也清楚,除了李渊,他们别无选择。投降薛举是不可能的,现在只能精诚团结,先扛过此难再说了。
  
  至于李渊,没了窦抗他们的支持,他在关中一个月也撑不下去。
  
  所以大家都直奔问题所在了。
  
  现在该怎么办?
  
  现在关中外围,是强敌环绕。而西面的薛举,打赢了这一仗,也必然是士气高涨,来势汹汹。
  
  本来拆东墙补西墙,李唐勉强撑住关中这栋房子不破。但现在一面墙塌了,敌人要进房子拆屋,他们该怎么挡。
  
  这时窦威建议,暂时从潼关抽调一支部队,然后再抽调长安的禁军,组成新的一支军队,赶往豳州御敌。
  
  李渊有些不太愿意。
  
  长安禁军就这么多,之前柴绍、唐俭已经带走一部,现在再抽调,长安兵力就空虚了。往后他拿什么来压制众人。
  
  至于东线,屯驻在潼关的屈突通动向不明,河东的船只军队也调动频繁。李建成屡次来信,请求增援,哪还有兵力西援。
  
  “大王,关中精锐,半数在潼关,若不调东线军队支援,关中根本无力却敌。潼关虽重,但薛举也是大敌。若长安有失,十个潼关亦无可奈何。”
  
  这时窦抗站出来说道:“屈突通、张文远二人,调动的越是频繁,应当越是无事,此乃诈也,当是二人故意牵制我军东线兵力,以使西线与西秦相消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