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浅水原一战,薛举大胜李世民,斩首愈万,俘虏不计其数,又乘胜占领高墌城,取得了与李唐战争的主动权。
  
  可以说这一战后,薛举的路突然就宽了。
  
  此战之后,薛举收集唐兵的死尸堆成京观,以威慑唐军。同时又派遣人分别围攻宁州、泾州等地,而他本人则亲率大军,直扑豳州。
  
  薛举本来是想回军攻克泾州,再入关中,但郝瑗却建议道:“今唐新破,将卒禽俘,人心摇矣,可乘胜直趋长安。”
  
  郝瑗很清楚,若单论实力,薛举比不上李渊。李唐虽败,但等李渊缓过这口气来,重新布置,西秦军再图关中,就是难上加难了。
  
  薛举乃长驱直入,先攻克亭口城,然后准备以此为跳板,围攻豳州。
  
  不过情况并不如预想的那么顺利,薛仁杲大军围攻宁州,却没能破城,反而为宁州刺史所趁,损失不小。
  
  而孤悬在外的泾州也在守将刘感的指挥下,节节抵抗。西秦军费劲九牛二虎之力,也不能攻下。
  
  薛举眼看两路援军都不能如期抵达,满是愤懑,压不住的火气。
  
  薛举这个人,典型的陇右武夫。勇猛剽悍,胆大豪爽,但也残暴弑杀,做人做事,手段都粗野的很。
  
  心中不顺,薛举便想发泄。
  
  于是薛举大营里逛了一群,逮着几个倒霉鬼,狠狠地打了一顿。
  
  薛举喜欢亲自抽人鞭子,很多时候都是打累了才停歇。大拇指粗的牛皮鞭子,往往鞭笞数百下不止,常将人给活活地打死。
  
  不过今日,他打了一顿鞭子也没解气。
  
  于是薛举让人将李唐的俘虏给带上来,准备戏弄戏弄这群人。
  
  之前浅水原一战的俘虏,大都送回了后方,此时在亭口的,也不过数百人。这些人被带到之后,全都跪在薛举的面前。
  
  薛举便让这群人扮猪狗状,来取悦自己。
  
  常言道“士可杀,不可辱。”薛举这是要把这群人的尊严踩到地上践踏了。
  
  不过这个时候,俘虏也没有什么人权,生死全凭人家的心意。
  
  不少人为求活,真的伏在地上,扮演猪狗的样子,其滑稽的样子,引得薛举捧腹大笑。可也有骨头硬的,昂着头颅,死活不肯。
  
  薛举正高兴呢,见状便有些不高兴了。
  
  谁让薛举一时不高兴,薛举便让他永远不高兴。于是薛举便恐吓众人,若是敢不听话,尽数诛杀。
  
  不过这群唐军俘虏也硬气的很,宁死不受辱。
  
  于是盛怒的薛举下令,将这些人统统处死。
  
  薛举的手段极为残暴,杀人多断舌割鼻,或碓捣之,颇为不堪,于是这些人尽数为薛举所虐杀。
  
  薛举本来是想从这些俘虏身上找些乐子,缓解一下压力。却没有想到吃了这么大一个气,虽然他将人都杀了,但根本没体会到征服的快感,因此心中更加郁闷了。
  
  回到帐中,薛举饮了几杯酒,倒下便睡了。
  
  谁也没料到,薛举第二日一早,竟然受了风寒,卧倒在床上。
  
  生气、喝酒、吹风,没成偏瘫都是薛举运气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