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人说身在曹营心在汉,那褚亮就是身在薛营心在唐了。
  
  褚亮虽然是西秦的宰辅,但他一点也不喜欢薛举父子。可能因为他这个江南水乡出来的文化人,实在欣赏不了薛举这种直来直去的关西大汉吧。
  
  褚亮在金城郡避难,薛举起兵之后,他因为名声为薛举招揽,不得不附从薛举,但属于强扭的瓜,并不甜。
  
  褚亮也想过离开薛举,终究不敢干。
  
  褚亮的好友庚立为薛仁杲所获俘,薛仁杲因其不肯投降而发怒,竞将庾立在火上分尸,然后一点点地割下肉来让军士们吃。
  
  薛举父子的人品,褚亮可不敢用一家老小的生命来做赌注。
  
  不过褚亮一直跟李唐有联络。
  
  褚亮跟李渊关系不错,李渊占领关中之后,他便看好李渊一统雍凉之地。李渊派人秘密招揽,他虽不敢离开,却也愿意做个间谍秘密为李渊效力。
  
  因褚亮身居高位,权掌机要,很多西秦的秘密,都经过褚亮这里,送到李渊的案头。
  
  可惜的是这一次郝瑗和薛举二人定计,谁都没告诉,否则李世民当不至有这么一场大败。
  
  不过就这褚亮也不看好薛举。
  
  薛举父子,虽勇悍绝伦,可性皆好杀,仁杲尤甚,以至无恩众叛,虽猛何为?在褚亮心中,明君就该是李渊这个样子的。
  
  温良贤德,垂拱而治。
  
  褚亮一直很小心,也没什么机会有大动作。不过这次薛举生病,倒是给了褚亮机会。
  
  褚亮知道薛举信重女巫,于是买通女巫卢氏,希望借鬼神之事,使得薛举放了唐军的俘虏。
  
  可惜弄巧成拙了。
  
  不过接下来薛举病重,又给了褚亮机会。
  
  郝瑗虽得薛举信任,但也没法一手遮天。而且郝瑗平日里待人比较苛刻,又性格方正,因此与西秦朝廷众人,关系并不和睦。
  
  褚亮借着这个机会,取得了给薛举看病的权利。
  
  中药这种东西很是神奇,同样的药方,可能多一两是救命的药,少一两就成了杀人的药了。
  
  于是褚亮忽忽悠悠地,把薛举给治死了。
  
  而且旁人还不知。
  
  若问薛举是怎么死的,就是得时疫死的,跟他褚亮可没什么关系。
  
  薛举死后,褚亮发现了郝瑗的动作。这时褚亮的儿子褚遂良建议道:“郝瑗素来与皇太子薛仁杲不和,可利用此事,诛杀郝瑗。”
  
  薛仁杲生性贪婪残忍、嗜杀成性,杀戮很多人,尤其对俘虏经常施以断舌、割鼻、舂斮等酷刑。郝瑗屡次劝谏,薛仁杲却始终不改,双方之间,产生了不小的矛盾。
  
  褚亮也觉得此事可行,于是派儿子褚遂良秘密前往宁州,抢在郝瑗的人之前,见到薛仁杲。
  
  褚遂良年纪轻轻,在西秦担任通事舍人,掌管诏命及呈奏案章。
  
  褚遂良不过二十岁,得掌这么重的权,可见薛举对其父子的信重。
  
  褚遂良趁着郝瑗无暇顾及,偷偷离开了大营。而褚亮对外只称褚遂良也染了时疫,自行隔离。
  
  以褚遂良的地位,确实不用跟那些染病的大头兵放在一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