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薛举和郝瑗的死,让李唐被紧扼的脖子松了一口气。主帅和军师相继身亡,必然重创军心,无论如何西秦也没有大规模进入关中的能力。
  
  至于泾州城,李渊早放弃了,能撑多久算多久吧。
  
  借着薛举身死的良机,李渊开始重新调整部署。
  
  除了派遣窦抗率军进抵豳州,还派遣大将姜宝谊率军六千,进抵土桥堡,护卫泾水通道;同时又命大女婿冯少师率军四千,进抵蒲城。二人一左一右,堵住黄明远进入同州和豳州的道路。
  
  黄明征的游骑屡屡越过双方的防线,深入同州、雍州等地袭扰,弄得整个关中鸡飞狗跳、四处烽烟。这一次李渊只得以补窟窿的办法,来防范南下的河北军骑兵。
  
  四面皆敌,处处烽火,哪哪的兵力都不够用。为了保证各处战场的兵员补充,李渊只得在关中大肆征兵。
  
  然而之前李渊入关中之时,关中的各处势力,早就让各家各族给瓜分干净,哪还有多少可用兵员。各家又将自己的势力把持的紧,中央官府根本征不到可用之兵。
  
  眼看征兵不行,李渊不得不采用抽丁拉夫的办法,派出官府、军队,挨个在关中州县进行强制征兵。
  
  各地官府为了完成征兵任务,也不管家庭环境,更不管是否是老弱病残,是个男丁便强制征入军中。征兵之吏,如强盗、恶霸一般,挨家挨户,破门而入。上至八十老农,下至十岁顽童,一股脑地被强征过来,简直是丧心病狂。
  
  最后人还是不够,连负责征兵的官吏也无法幸免。
  
  李唐费尽心思,终于征兵八万,可这些人能有多少的战力,简直是天知道。
  
  不过因为这番征兵之事,李唐在关中弄得士林愤痛,人怨天怒。更有甚者,振臂一呼,呼啸而起,占据村里、山间,与官府相对抗。
  
  关中百姓,无不痛恨李渊穷兵黩武,李渊入关中之时的好名声,至此丧失殆尽。
  
  李渊也知道关中四起的各种乱子,但他也没别的办法。若不大肆征兵,增强军力,就没法抵御西秦军和河北军的进攻。若是真的让对方打进关中,他有再好的名声,也没法活命。
  
  所以民心可以暂时一放。等到打退了西秦和河北军,再来收拾便是。
  
  李唐的局势在持续的恶化,虽然敌军没有打进门来,但很多有识之士知道,残虐害民,非王者之道。关中百姓对李唐的忍耐已经快到极限了,只待找到机会,便会成为立刻发生动乱。
  
  不管是薛举入关中还是河北军入关中,李家在关中的统治,恐怕不会太久了。
  
  旁人看得出的,李世民同样看得出。
  
  若论大局观,现在的李世民比不上李渊。但李世民所在的位置,有些问题,看得比李渊还要清楚。
  
  这些日子,李世民为了避开兵败的风头,只得待在家中闲居住。
  
  他仔仔细细地推演了一下河北、西秦和李唐三方之间的实力对比,最终得出结论,李唐获胜的可能性最小。
  
  而且他四面观风,很清楚关中现在酝酿的动荡,这些都是大的挑战。
  
  千头万绪,李唐哪里能赢。
  
  若是旁人,还有退路。但作为李家人,李世民却没有退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