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有的时候,经验不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加,反而会随着精力状态的衰弱,逐渐减少甚至消失。
  
  尤其是当一个人多年不打仗而再次穿上戎装时,从前的他即使是军神,也未必可以重现昔日的辉煌。
  
  典型的便是于禁、哥舒翰、高骈、刘挺等人。
  
  窦抗不是军神,也没有什么辉煌。
  
  所以自大业四年便被罢官的窦抗,其实,也不怎么会打仗。至少,他不如经验稚嫩却天赋惊人的李世民。
  
  窦抗此次北上,带来的军队分作三部。一部是长孙顺德指挥的骑官军,另一部是李叔良指挥的长安禁军,两部加起来有两万人马。还有一支是由其子窦衍、堂弟窦琮、窦袭、侄孙窦德明四人指挥的关中世家私兵,大约有一万人左右。
  
  这三万人马,再加上李世民留下的近两万人,窦抗也算实力强劲。
  
  而且柴绍是小字辈,窦轨也平安返回豳州,窦抗对于军队的把控也是很强的。
  
  但这仗从一开始便显示,有些人条件再好,未必打的好。
  
  豳州十万火急,窦抗也急着增援豳州,但还没出长安城便出了乱子。窦抗征集的关中私兵来自各家。
  
  这些人本就心思各异,并无为李唐效命的志气。突然要上战场,别提有多少麻烦。
  
  一众人拖拖拉拉,又是要赏赐,又是要军械,又是粮食不足,又是马匹短缺。反正这些人知道李渊兵力不足,直把李渊当成冤大头,往死里宰。
  
  李渊费尽心思从世家大族手中抠出来的一点东西,全填了这群豺狼。而且这些人,身份不同,组成不同,编制也混乱。相互之间,各不买账,窦抗光是理顺这群人,都花费了不少的功夫。
  
  等到窦抗对各部完成集结整编,渡过渭水,薛仁杲已经占领了泾州城。
  
  泾州之战,对于唐军是个很好的机会。
  
  当初李唐兵败浅水原,然后紧接着薛举病逝,薛仁杲即位,引兵回撤,第二次泾州之战,再次打响。
  
  当时若唐军抓住薛举病逝的机会,再援泾州,未必不能破敌。
  
  至少也能保住泾州。
  
  但窦抗等人在长安吓折腾,白白消耗了十多日,终于将泾州给他们争取的时间消耗干净。
  
  泾州守将是骠骑将军刘感。
  
  本来泾州驻军是王长谐的天纪军,但王长谐跟着李建成在潼关,就没来过泾州。
  
  所以泾州一直为刘感驻防。
  
  刘感官虽不高,但却打退过西秦数次攻击。
  
  这次西秦围城,薛举也是屡攻不胜,才冒险西进的。
  
  泾州作为新附之地,兵少,粮食也少。西秦军连续围城多日,泾州城中的粮食也消耗一空。
  
  为了鼓励士气,刘感把自己的战马杀了分给将士们,自己没有吃一点肉,只用煮马骨的汤拌了木屑吃。因此城中虽然困厄,但士气很高,几次濒临陷落,都起死回生。
  
  薛仁杲打了几天,始终难以破城,心中有些焦急。
  
  薛举死后,尸体放在军中,现在天气炎热,薛举的尸体都臭了,薛仁杲能不急。
  
  眼看难以破城,薛仁杲扬言粮尽,就要撤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