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赵浪不在这里,秦始皇就收起了慈善的神色,冷冷看了跪在地上的两人一眼。
  缓缓说到,
  “没有这个心,那你们跪什么?”
  “陛下,老奴我...”
  赵高想说什么,秦始皇就抬了抬手,打住了他的话。
  看着赵浪离开的方向,说到,
  “你们说,浪儿说的有几分是真?”
  “啊?”
  赵高直接愣住了。
  李斯倒是很快反应过来,
  “陛下怀疑,这位公子在说谎?”
  秦始皇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会不会是六国余孽的手笔?”
  李斯咬着牙说到。
  赵高听到这话,看了一眼李斯,这是要把这个年轻人往死里弄啊!
  法家人的心,就是狠。
  秦始皇这时候淡淡的回了一句,
  “不用乱猜,浪儿是朕的血脉。”
  李斯眼里的杀意才收起来,说到,
  “公子浪所说的事情太过离奇,臣无法辨别。”
  秦始皇顿时默然,他的臣子中,如果连李斯都对这事无法做出判断的话,其他人就更没办法了。
  “陛下,我们现在该如何处置?”
  这时赵高低声问道。
  秦始皇目光闪烁了一下,淡淡的说到,
  “我其实想看看,浪儿能不能造反成功。”
  “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听到这话,李斯和赵高两人直接懵了。
  皇帝居然要支持自己的儿子造反?
  这种事,简直是闻所未闻。
  但秦始皇已经做了决定,就没人能改。
  就在这时候,房间门被打开,赵浪拿着一个长条凳走了进来,说到,
  “爹,我让人做好了胡凳,你们看看。”
  “东西做的急,所以不是很好看。”
  “不过这个凳子,可以很好的解决跪坐腿麻的问题。”
  “两位叔叔请坐。”
  李斯和赵高好奇的看了看这四条木棍,加一块木板做的,所谓的胡凳。
  坐下之后,赵高的眼睛微微一亮,说到,
  “坐这个凳子确实不用担心腿麻了。”
  秦始皇看了一眼,也就没有在意了,反而对赵浪说道,
  “浪儿,这些事情交由匠人去做就是了,你不要多费心思。”
  “来,我还有些事情问你。”
  赵浪也不介意,工匠和技术的地位,不是一朝一夕能改变,
  “爹,您说。”
  秦始皇说到,
  “你刚刚说到六国余孽之害,如果有朝一日,我们造反成功了,你要怎么处理?”
  一旁的李斯听到这个问题,心中一动,看向赵浪。
  要知道,秦虽然灭了六国,可留下了不少六国贵族,这些人心系故国,暗地里没少给大秦添乱子。
  但这些人还真不能一杀了之,其中的原因有很多。
  最简单的一条,杀了这些人,当地靠谁去治理?
  所以,即使是秦始皇,也没有太好的办法。
  赵浪知道,这是在考自己了。
  微微沉思了一下,说到,
  “想要清除六国旧贵族的影响力,其实不难。”
  听到这话,秦始皇心里一震。
  六国余孽之所以难缠,就是他们世代经营起来的影响力。
  大秦之所以要实行严刑峻法,也有这个原因。
  不然的话,大秦的政令,根本无法实施。
  但如今大秦已经统一华夏这么多年,想说已经清楚六国的影响,还为时尚早。
  秦始皇稳住心神,问道,
  “浪儿,你详细说说。”
  赵浪露出一个笑容,说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