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闲云寺与八仙观之间的距离不算很远,甚至就在一个山头上。
  对比起闲云寺,八仙观的出家人要更多一些,不过与闲云寺一般的是大部分都是年轻人,还有不少道童,最老的道士与闲云寺的道济和尚年龄相当。
  从记忆里面可以得知,这个留着胡子一脸沉默的老道士便是八仙观的观主,人称无忧道人,本名是什么沈梦妍也不知道。
  沈梦妍此刻正在道馆内上香祈祷,沈万金则和道观的观主无忧道人说着话。
  “道长,小女这几日遇到了些不干净的东西,所以我想要求一点法器。”
  无忧道人摸了摸胡子,微微摇头:“法器凡人不可用,不过老道倒是可以给沈小姐一些护身的护符。”
  “护符也行,道长。”沈万金连忙道。
  无忧道人看向了沈梦妍,只觉得这少女气息稳定,面色红润而有光,一点都不像是遇到不干净的东西,而且这少女身上还有着一层淡淡的、熟悉的气息,他微微一笑:“看来道济大师也有给沈姑娘东西啊。”
  “小女确实是去了一趟闲云寺,与道济大师也是相谈甚欢。”沈万金没有隐瞒,直接说道。
  “道济大师佛法高深,这驱邪之事自然也是手到擒来。”夸了一下道济和尚,无忧道人又从一旁的案上拿出了一张黄符:“此乃辟邪符,带在身上便可以保护自身不受邪异伤害。”
  沈万金感激的接过了符纸,接着带着沈梦妍道谢了一番,这才离开了道馆。
  回到了家里面,沈梦妍就看到老管家走了上来,对着沈万金恭敬的道:“老爷,您要的东西准备好了。”
  沈万金微微点头:“嗯,给妍儿便是。”
  沈梦妍一愣,不知道沈万金要给自己什么,不过还是与管家一起走了出去,很快两人便来到了院内,只见地上放着一面纱布,就这么盖着,也不知道下面是什么东西。
  “把布拿开。”管家对着旁边几人说道,周围的家仆立马将布拉开,露出了下面的东西。
  沈梦妍发现这下面竟然是一块石板,整个石板比井口要大那么一些,上面更是刻着经文,沈梦妍仔细的看了看,发现这上面刻着的就是心经。
  沈梦妍原本打算是自己在上面用笔写字,没想到沈万金倒是直接,让人在上面刻字,都省的写了,还更加不好擦掉。
  沈梦妍自然是高兴万分,走上前用手轻轻地一抓,这石板还有些沉,但是也可以抬起来。
  并未直接抓起来,沈梦妍在确认自己可以抬起来以后,她又松开了手,这动作并未让石板发生任何的变化。
  “这石板还真沉,你们替我抬起来,送到西院去,可要小心,莫要摔了。”
  沈梦妍对着这几个家仆说道。
  沈梦妍,自然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
  这些人自然也不会想太多,直接几个人一起将石板抬了起来,往西院送去。
  沈梦妍手一抬,将一个木椅给抓了起来,一起跟了过去。
  等到了西院以后,院内看着一切正常,她指了指井口:“放在那个井口上就好。”
  “是,小姐。”那几人将石板往井口上一放,这个过程中沈梦妍集中注意力,看着那女鬼会不会冲出来,要是冲出来的话,她可以在第一时间出手,防止对方伤到人。
  不过那女鬼倒是没有冲出来,沈梦妍暗暗的松了口气,对着这些家仆说道:“你们离开吧,我在这里一个人静一静。”
  自家大小姐下令,这些人自然是不敢停留,立马一个个的离开了。
  沈梦妍将木椅往那口井旁边一放,自己往那上面一坐,脸上带着微笑,打开了另一只手上拿着的佛经。
  然后她清了清嗓子,开始念了起来。
  ……
  却说女鬼躲在井底,她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了声音,似乎是不少人走进了西院,这让她微微皱眉。
  “那丫头,她到底打算干什么?”
  心中疑惑,就在这个时候,上面的井口光源一下子暗了下来,整个世界陷入了黑暗之中。
  同时女鬼还露出了一丝嘲讽的笑容。
  “你不会以为凭这个一个小小的石板便可以阻挡我吧?我就不信你会一直不休息,只要你睡了,我就要将你碎尸万段!”
  说是这么说,这女鬼却是缩了缩水底的身子,昨日造成的伤势,到现在都还没有完全恢复。
  结果,她才刚刚缩了下身子,上面便传来了咔嗤一声,那是什么东西被放在了地面上的声音,不一会儿,上面便传来了清脆如清泉般的声音。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渡一切苦厄……”
  阵阵梵唱从上传来,明明只是最普通的佛经,对于女鬼而言几乎可以无视的东西,但是在这一刻却让她感觉浑身都无力了起来。
  一阵阵的冲击开始在她的体内来回闯荡,甚至让她有种脑袋快要爆开的感觉。
  “该、该死的秃驴!”
  忍不住,女鬼直接骂了出来。
  “诶?小女子可没有出家,怎么算是秃驴呢?只是觉得阁下与佛有缘,专门以这佛经为阁下洗涤罪业。”上面传来了淡淡的声音,那语气,那态度,让女鬼心中的怒火再次暴涨。
  结果刚要冲出去与对方拼命,这经文又被念了起来。
  女鬼何时经受过这种摧残,这一刻在阵阵佛音之下,周身鬼气不断的荡漾,竟然是一丝丝的被化解掉,这让她体内的力量不但没有恢复,反而还在不断的流逝。
  “要不是、要不是你昨日偷袭我,这种雕虫小技又如何对我有用?你个不要脸的臭丫头!”女鬼再次的大骂了起来:“有种就不要念经,来堂堂正正的打一场,姑奶奶肯定打得你跪地求饶!”
  这一刻,女鬼多么的希望这个沈梦妍就是一个年轻人,最好年轻气盛,在自己的挑衅之下可以停止念经,要与自己堂堂正正的来一场战斗。
  佛音没有停止,一阵阵的刺痛在大脑之中炸裂,更是在全身出现。
  女鬼咬着牙,鬼体与水底的尸首都开始渐渐的互相融合了起来,原本一动不动的尸体这一刻睁开了眼睛,早已经腐烂了的手朝着旁边抓去,似乎是要将这井底的石壁给扣下来一般。
  不愿意发出来哀嚎,她再次的刺激着上面的女孩:“怎么?莫不是怕了?怕了直接说,姑奶奶不会笑话你的!”
  可惜的是,没有任何的反应。
  这小丫头太可恶了,就是死,我也要拉你垫背!
  女鬼心中怒火中烧,鬼躯与尸体这一刻终于完全合一,腐烂的只剩下骸骨与头发的尸骨张开了嘴巴,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嚎叫,大量的头发就这么卷了起来,从水底朝着水面冲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