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因为不想送别六月香而特地装睡的缘故,今早的李夜行破天荒的起晚了。
  拉开窗帘,让阳光洒进卧室里,李夜行打开窗子,为窗户上摆放着的仙人球浇了点水,将留女孩那淡淡余香的床单换掉,丢进了洗衣机,站在卫生间里,置身于冷水之中,李夜行冲了个冷水澡,然后便穿上衣服,下了楼梯。
  一楼的客厅里,餐桌上留着字条,一行行娟秀的黑色小字诉说着对李夜行的不舍,还画着一个俏皮的小爱心,字条旁,扣着银色的不锈钢钵,打开之后,蛋炒饭虽已凉透,但还散发着淡淡的香气。
  独自坐在餐桌前,面无表情的拿起勺子,将带着淡淡油腥味的冷饭一勺一勺的塞进嘴里,不知为何,李夜行的心里忽然有些空落落的。
  今早的晨跑怕是已经来不及了,就这样码字吧。
  或许是因为女友的离去,李夜行忽然对自己那一直坚持着的体能训练有些提不起劲,在吃过早餐,收拾干净厨房之后,他一边拿着手机看着新闻一边在客厅之中来回踱步,直到过了差不多十几分钟,他才转过身来,朝着楼上的卧室走去。
  打开电脑,将手机放在一旁,李夜行打开小说网站的后台,确认了一下昨日的数据涨幅,因为没有更新的缘故,所以数据稍微低了些,系统送的假条也被自动扣掉,不过李夜行并不在意,他甚至懒得开个单章解释一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几个读者会真的在乎他为何停更了一天呢?
  关掉网页,打开码字软件,李夜行稍微活动了一下手指,将双手放在了键盘上,按照计划,今天该好好回忆一下,前世时的他如何在两个未成年的孩子面前一木棍插爆了罗马尼亚大恶棍的后门...
  不一会,噼里啪啦的键盘声在卧室中响了起来。
  全神贯注的盯着电脑的屏幕,让时间在工作中一点点的流逝,也不知过了多久,以第一人称视角写完了一大段回忆的他看了眼页脚的字数,然后点下了保存。
  站起身来,稍微活动一番身体,让肌肉与骨骼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李夜行将手伸向了一旁的烟盒与打火机,准备稍事休息,取出一根香烟来,叼在唇间,李夜行正欲按下打火机,忽然间,一种怪异的感觉涌上了心头。
  面无表情的转过头,李夜行神色淡漠着看向窗外,只见外面阳光明媚,碧蓝的天空更是万里无云,隐约间,还能听得几声鸟鸣。
  真是好天气...
  收回视线,重新将目光聚焦在手中的打火机上,李夜行按下打火机,让一束火苗自打火机上升腾,他微微俯首,靠前,正欲将嘴上的香烟送进那忽闪的火焰中,猛然间,一阵脆响忽然自耳边炸裂,紧接着,一道劲风直奔李夜行而来,凭借着来自前一世那深刻于灵魂之中的危机意识以及这一世通过锻炼获得的身体反应,他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下一个瞬间,一大团的黑色布团混着绸缎似的银色,带着一片片的碎玻璃撞进了李夜行的视线之中,伴随着“咚”的一声巨响狠狠的砸在了李夜行卧室里的实木地板上,一时间,木屑横飞。
  飞溅的碎玻璃在侧脸上划出一道浅浅的伤口,手中的香烟被撞的只剩下了半截,打火机的火焰更是在那劲风之中被熄灭,李夜行面无表情的看着手中的半截香烟以及熄火了的打火机,然后便低下头,想要找到这空对地袭击的正体,只见在那被砸出一道道裂痕的实木地板上,团着一大坨看上去颇为华贵的黑色布料,那黑色的布料层层叠叠,混杂着复杂的镂空蕾丝,看上去格外的精致,只不过,那些混杂在布料间的木屑与碎玻璃为这份精致与华贵平添了一抹狼狈,而在那团布料之间,是两团被黑色镂空蕾丝布片所包裹住的挺翘,连接着两条弯曲着的纤细小腿,一同被黑色的连裤袜包裹着插进那双微微闪着光的黑色圆头小皮鞋之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