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凡人,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请不要试图挑战本座的底线。”
  坐在沙发上,交叠着双腿,别西卜微微仰着头,注视着站在客厅中间的李夜行,此刻,李夜行不可谓不狼狈,头上和身上沾满了泥土,脚上的拖鞋更是断了一只,饶是如此,李夜行却依旧只是神色淡漠的站在那里,对别西卜的警告充耳不闻,就好像刚刚试图逃跑的不是他一样。
  “你这家伙!到底有没有在听本座说话?!”看着李夜行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不知为何,别西卜只觉得自己好像被蔑视了,连带着那点抓到李夜行之后生出的胜利喜悦与面对凡人时的优越感也跟着消散的一干二净,一番对视过后,银发的少女眉头微微蹙起,前倾着身体,紫色的眼眸中闪着淡淡的威胁道:“呵,凡人,看来是本座的宽容与仁慈让你忘记了自己的定位,别忘了,只要本座愿意,本座随时都可以把你变成一地的渣滓,让你在痛苦中凄惨的死去。”
  迎着少女那咄咄逼人的目光与胜券在握似的自信表情,李夜行面无表情的与少女对视着,半晌后,他忽然翻了个白眼。
  吓唬谁呢?有能耐你就弄死我。
  “啊啊啊啊啊!”脸上的笑容瞬间就绷不住了,银发的少女气急败坏的跳了起来,如发狂的幼犬一般一边扑向李夜行一边咬着牙道:“你这大不敬的凡人!你...你竟敢...”
  迎着少女那伸向自己的手,李夜行一动不动,只是微微歪着头,下一秒,就如他所料想着的那样,在即将触碰上他的一瞬间,少女收手了,脸上带着一丝忌惮,却又有些气不过,最后,她背过身去,甩动着那头银发,指着一旁那落着泥土地砖道:“快滚去清洗干净!凡人!以这浑身脏污的姿态觐见本座,可是大不敬!”
  轻轻抓着衣角,掸去身上的泥土,李夜行面无表情的转过身,踩着半截拖鞋朝着楼上走去,待到了二楼,走进洗手间之前,他扫了一眼还留在一楼大厅的别西卜,只见银发少女瞪着紫色的眼睛,一副气鼓鼓的样子,洁白的面颊膨胀的像个包子。
  这一刻,李夜行知道,自己赌对了,那女孩绝对在被什么东西给追杀着,现在,为了能平稳的躲在自己这里,那女孩确实不敢随便干掉自己。
  推开洗手间的磨砂玻璃门,将浑身的脏衣服褪下,朝着马桶抖了抖,然后全部丢进洗衣机,再把脚上那烂了的拖鞋扔进垃圾桶里,李夜行拧开花洒的水龙头,站在冷水之下,双手支撑着墙壁,开始思考接下来的对策。
  毫无疑问,逃跑几乎是不可能的了,那女孩似乎有着某种强大的感知能力,即便是隔着一面厚厚墙也能察觉到他的逃跑意图,那么可以选的就只有两条路了,第一条,按照女孩说的做,老老实实的和她同居一个屋檐下,直到那女孩安全了为止,这样做的风险就是,李夜行无法保证那个女孩不会在离开之前杀死自己,而另一条,就是想办法找到那个正在追杀女孩的人或者是势力,这样的话,说不定能赢得一线生机,然而,这样又会面对一个问题,那就是该如何在女孩的眼皮底下联系上这股势力,况且,不管是走哪条路,都要面对同一个问题...
  追杀着这个女孩的势力...到底是谁?这股力量到底是来自于官方?还是来自于某些不为人所知的超凡势力?
  如果走第一条路,隐藏这个女孩,一旦身份败露,追杀着女孩的组织会不会杀自己灭口?如果走第二条路,那这个组织是否有能力从女孩的手中保护自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