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南明副榜举人 > 第295章 钱谦益会师长江之议

第295章 钱谦益会师长江之议


  在苏州常熟,大明前礼部尚书、大清礼部侍郎钱谦益坐在刚刚建成的绛云楼里面望着太湖景色,感慨万千。
  作为东林党巨子在年轻的时候钱谦益早就才满天下,一度被人认为很有可能入阁担任内阁大学士,只因遭到温体仁陷害而在崇祯年间罢官回到老家常熟。
  自知仕途无望的钱谦益为了排解心中冤屈纵情于山水之间,与秦淮河名妓柳如是结识最后结为夫妻,希望如此了却残生。
  谁料李自成攻入北京崇祯帝吊死在景山的一棵老槐树下面,朝廷重心由北京转移到留都南京,作为东林党人领袖的钱谦益再次活跃起来。
  但在皇帝拥立方面钱谦益再次站错队伍,迫于无奈只得投靠马士英而成为礼部尚书,本来以为可以大展拳脚施展心中抱负,谁料到左良玉起兵讨伐弘光帝,清军尾随其后南下,弘光帝及其南明王朝瞬间土崩瓦解。
  钱谦益本来与柳如是商议双双殉难,但到关键时刻竟然说出湖水太冷这样让人不耻的话而成为天下笑话,最后居然带着一干大明大臣跪在南京城外跪迎多铎而被天下人唾弃。
  但大清对这些后来投靠的臣子颇为防备,钱谦益虽然多番巴结最后只封了一个礼部侍郎兼翰林编撰。
  内心受到良心谴责,再加上仕途无望,心灰意冷的钱谦益辞官离开燕京回到西湖与柳如是相伴。
  回到杭州之后,钱谦益受到柳如是的感染,再加上愤于蛮清对自己太过刻薄,自己一代东林党领袖居然受到如此待遇,而对那些抗清势力颇为同情。
  在顺治五年(公元1648年,孔诞2199年)四月因卷入舟山抗清领袖黄毓祺抗清事迹而被蛮清逮捕,羁囚南京狱。
  后经柳如是全力奔走营救,请托斡旋,钱谦益才得以免祸。
  出狱后,钱谦益被管制在苏州,寄寓拙政园。
  在去年返回常熟老家,筑了绛云楼,一面收藏书籍,装出不理世事的样子,一面秘密联络各方抗清义士,以给蛮清最大的报复。
  看着全国三支主要抗清武装,杨忠义军雄踞西南,割据一方大有收复河山,席卷天下之势。
  在东南沿海浙(江的鲁监国朱以海、定海侯张名振为首的舟山义军在火并黄斌卿之后占领舟山群岛,以此为基地威胁闽浙清军宁波、台山等地区。
  在东南沿海的福(建则是自己学生,被永历帝分封为延平郡王的郑成功,在其父郑芝龙背叛隆武帝之后,郑成功宣布与其断绝父子关系率军退走厦(门、金门并以此为基础依靠郑家权势建立起抗清武装。
  郑成功一面依托厦(门、金门发展军队,另一方面则依靠强大水军四处出击,希望建立更大的势力范围。
  看着眼前地图,钱谦益突然大喜,对身边的张煌言、姚志卓说道:“长江,鞑子死穴就是长江。人之当局如弈棋然,楸枰小技,可以喻大。
  在今日有全着,有要着,有急着,善弈者视势之所急而善救之。
  今之急着,即要着也;今之要着,即全着也。
  夫天下要害必争之地,不过数四,中原根本自在江南。长、淮、汴京,莫非都会。
  若宣移西南忠义军重兵全力以恢荆、襄,上扼汉沔,下撼武昌,大江以南在吾指顾之间。
  其后王师亟先北下洞庭,别无反顾支缀。
  但得一入长江,将处处必多响集,……我得以完固根本,养精蓄锐,恢楚恢江,克复京阙,天心既转,人谋允臧。
  江南既定,财赋渐充,根本已固,然后移荆、汴之锋扫清河朔。
  高皇帝定鼎金陵,大兵北指,庚申帝遁归漠北,此已事之成效也。”(历史上孙可望雄踞云贵,夔东十三家退居大巴山中,钱谦益等江南大儒希望舟山水军、东南郑氏这四支力量能够联合,共同完全会师长江的壮举。)
  也就是说忠义军在西南地区全力恢复荆楚,然后南下洞庭湖恢复偏沅,解除后顾之忧后大军沿江南下,而占据舟山群岛的鲁监国、张名振浙(江义军,郑成功的福(建义军则依靠水军实力沿江而上,回师与金陵,恢复半壁河山。
  在恢复江南半壁河山之后,依靠南方经济再休养数年之后再率兵北伐,缺乏南方经济支撑的蛮清鞑子必然像元朝一样,在朱元璋切断大运河供给之后被迫逃亡到大漠之中。”
  众人听钱谦益如此一说,纷纷高声叫好,有的说鲁监国、郑成功水师远远强于蛮清鞑子,以这两支水师西征必然牵制鞑子江南地区主力。
  而忠义军陆军那更是连番大败蛮清肃亲王豪格、衍禧郡王罗洛浑,那更是不怵鞑子的,只要三家合力一击,定然成功。
  就在这时,柳如是满面春光的走了进来,不,不是走,而是小跑步的跑进来,与准备归隐红尘的李香君一道小步跑进来,看见众人连连嚷道:“牧斋,牧斋,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这是天大的一个好消息,你们,你们大家想不想听?”
  钱谦益摇头道:“河东君,我也有好消息告诉大家,各位,按照老夫计策,鞑子不足为虑,我大明复兴有望了。”
  柳如是摇了摇头道:“哦,你现在才知道,你说说,你有什么好主意,说出来大家看看?”
  钱谦益一听,顿时显得年轻二十余岁,拿出指点江山,学究天人的架势将胸中韬略说出来,然后看着柳如是道:“河东君,怎么,老夫如此大计你以为如何?”
  柳如是一手抚着案几一手笑道:“牧斋,这就是我给大家带来的好消息啊,你们想不想听?”
  众人显得颇为奇怪,张煌言摇头道:“河东君,这,这,这与你带来的消息有什么关系?是不是有什么《大众日报》,你知道蛮清对忠义军消息全面封锁,只有谁敢私自存放《大众日报》,与投奔忠义君同罪,那可是死罪啊。
  这几年,鞑子为封锁忠义军消息,多方封锁,前两个月吴中就有两个秀才因为私藏《大众日报》被高发获罪啊。”
  就像历史上小日本鬼子封锁重庆国民党、封锁延安共产党消息那样,鞑子连战连败之后也封锁明军,忠义军消息。
  就像历史上江西提督金声桓居然不知道南明隆武帝居然在江西地界自杀身亡,永历帝朱由榔登基的消息,反清复明之后居然还用隆武帝年号。
  满清鞑子虽然封锁消息,但怎么可能是穿越族的对手,由于大量印制《大众日报》,刻意将一些报纸送出,如此鞑子统治区忠义之士看完之后摘抄下来后再传给自己好友。
  为了避免在统治区内造成恐慌,满清朝廷下令凡敢携带《大众日报》的,罪在不赦,即便如此,但还是不能抵挡如此封其。
  柳如是与李香君对视一眼,从篮子底部夹层掏出一份大众日报。
  看到大众日报大家才之中忠义军已经占领荆襄地区,占领湖广地区。
  当看到多铎被杀(民众传言,当然不可能说病死),孔有德被杀的确凿消息之后,一个个击节叫绝,有的更是嚷道:“杨轩用兵,古之名将不及亦,就是李靖(历史上托塔天王)、岳武穆当年也难以与其相媲美啊。”
  张煌言摇头道:“不对啊,夫人说蜀王在去岁就出兵了,怎么我们现在才得到消息呢?”
  钱谦益摇摇了头道:“玄著,蛮清害怕我们汉人反对,对不利于他们的消息百般封锁啊。就像金声桓反正之后竟然不知道隆武帝驾崩两年多了。
  你想想,南倡离福(建近在咫尺,对这种消息蛮清尚且如此,对忠义军光复湖广、广(西这种消息那不更如此吗?
  若是大家听到忠义军如此厉害,不日将兵峰东向,在座诸君那个不响应迎接王师到来呢?”
  想到蛮清重重丑态,众人纷纷点头称是。
  看着众人兴高采烈的样子,柳如是小心翼翼的说道:“但是,但是,听说蜀王他….”
  钱谦益一把抓住柳如是的手臂道:“蜀王怎么了?蜀王乃我们中心擎天大柱,不会有事吧?”
  柳如是摇了摇头道:“不是,听说在收复贵阳、收复武昌的时候大家都拥戴蜀王称帝,但为蜀王所拒绝。
  这次解救出永历帝之后,大家再次拥戴,蜀王虽然再三拒绝,但民众以抗击鞑子,为民众利益为由,蜀王最后接受永历帝禅让啊。”
  众人一听感到特别沮丧,良久钱谦益摇了摇头道:“哎,蜀王还是太年轻,太心急了。
  若是等到光复金陵之后,如果那样再行非常之举,大家也没有什么话说…..。
  哎,鲁监国乃浙(江义军名义领袖,现在听到杨轩称帝之后怎么可能配合忠义军呢?
  还有那个郑成功,过去一直遥尊那个死去多年的隆武帝,不愿意上面有个婆婆妈妈,现在听到杨轩称帝之后不是更有理由拒绝了嘛。”
  张煌言摇了摇头道:“牧斋公,话虽如此,但杨轩行径岂是你我所能理解的。
  我们大家都明白大明早就灭亡了,崇祯、弘光、隆武、绍武帝相继遇害,永历帝只知道逃跑,大明早就亡了啊。
  杨轩雄踞云贵川湖广广(西与陕甘一部,兵强马壮,接受禅让也是顺应民心之举。
  现在杨轩称帝,至少会一心恢复,誓师北伐,不会出现岳飞,韩拓胄这等祸事啊。”
  想到自己投降满清的历史,钱谦益仿佛解脱似的说道:“话虽如此,但如此鲁监国与郑成功更有借口了,在江南地区若没有强大水师(不知道忠义军水师实力),要想驱逐鞑虏这可是难上加难啊.”
  张煌言沉思片刻说道:“牧斋公,我与张名振有旧,我即可前往舟山军中游说张名振,无论如何也要以大局为重,出兵接应忠义军啊。(历史上张煌言曾是该部副将,后来更成为该部主将)
  牧斋公,郑成功是你的学生,也希望你能够修书一封给郑成功,希望他能够以大局为重啊。
  千难万难,在此一举。
  再说了蜀王本来就是蜀王府仪宾,其嫡子更有两朝皇室血脉,料想也不是最差的结局。
  别的不说,先光复江南要紧,异日三军会师,若蜀王贤德可以辅佐,我们辅佐,若蜀王违背天下大义,我们再起兵讨伐不迟。”
  钱谦益叹息道:“哎,看来只有如此了。蜀王这一步也太急了,如果等到光复金陵之后再行非常之举,怎么会有这么多麻烦呢?
  不过除了鲁监国、郑成功哪里,杨轩这边我们也不要忘记,姚志卓,就麻烦你走一圈。”
  张煌言、姚志卓一听,纷纷抱拳称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