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护界仙王 > 第六百五十九章 魏天曲

第六百五十九章 魏天曲

    在注意到谷断肠进入这里的那一刻,陆通脑中早就想好的一些必要的说辞,面对谷断肠的问话,陆通脸上的表情淡然,对方虽然是一鬼修,但毕竟是分神修士,他也不好做的太过分,于是略微一拱手,有些冷漠的反问道:“来自哪里?这样的问题有什么必要回答吗?”

    “奥,不是,只是谷某觉得这位道兄和早年认识的一位故交有些相似,顾方才有此一问?”听到陆通不冷不热的回答,谷公子回应了一句,然后欠了欠头,随口说了一句‘打扰了’,接着带领两位分神后期修士快速的离开了快语传音的大厅。.

    看到谷断肠离开,陆通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暗暗说道:“总算应付过去了。”

    面对谷断肠的疑问,作为人族修士的陆通若是有板有眼的回答定然会遭到在场人族修士的厌恶,若是想要遮掩一些什么,说不定会遭到谷断肠的回怀疑,反而这样不冷不热,略带敌对的回答刚好合适。

    ……

    此时,谷断肠带着两名分神后期鬼皇走在三族城的大街之上,眉头紧皱,显然在思考着什么。

    “少主,不必有何忧虑的,事情很快就会过去的。”看到谷断肠如此,其中一名分神后期修士劝慰了他一句。

    “不是,我不是在考虑敛财道人的事。”回答了一句,谷断肠反而问向了两位分神后期修士:“三叔、四伯,当年云阳鬼冢一事你们也知晓,你们说那时的一名练气期修士有没有可能成为现在的分神修士?”

    “少主,这绝对不可能,要知道,东虹大陆云阳鬼冢一事过去也就仅仅百多年,一位普通的练气期修士就算在有机遇也绝对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成长为一名分神修士的,要知道云阳鬼冢周围的修士底蕴可是极为有限的啊!”面对谷断肠的问话,那名被称为三叔的修士摇头解释了一句。

    三叔说完,另外一位四伯接着说道:“少主,要知道,鬼王请求老祖为你施展了逆时之法,足足转逆了千年时间,而且其中的消耗你也应该知道,如此大费周章,你方才有今天的修为,一个东虹大陆小小的修士绝对不会在百多年的时间之内成长为一名分神修士的。”

    四伯说完之后,三叔拍了拍谷断肠的肩膀,若有所思的说道:“少主,云阳鬼冢一事已过去多年,你何必耿耿于怀呢?这些年你为鬼王立下的功劳足以弥补当年的失误了,若是你长久无法从那件事情之中走出,会影响你将来修真之路的。”

    听到这位长辈如此一说,谷断肠也是点头,显然认同了三叔的说法,眉头略微舒展了一下,继续向前走去。

    ……

    谷断肠等人的讨论,其他人不会知道,眼见谷断肠离开,众人接着各自做起了各自的事情,而那位白衣修士则是面待微笑的看了看陆通,然后说道:“这位道友请了,魏某自信在玄风大陆交友颇广,但确信从没有见过道友,不知道友如何称呼?师承那里?告诉魏某一声,我们也好交个朋友。”

    面对这位白衣公子的回答,陆通自然不能像对待谷断肠那样冷漠,而是微微一笑,拱手对着魏姓修士说道:“多谢魏道兄看重,小弟陆泉,不过是海外的一位散修罢了,闭关修炼多年,小有成就,前来大陆腹地历练一番而已。”

    对于魏姓修士的疑问,陆通根据事前的考虑,说出了一番托词。

    在玄风大陆,陆通是不准备说出自己底细的,再说,自己现在进入了分神期,只要自己不愿让人看清,其他修士,只要修为不超过他两个层次,就绝对不会知道他的真实年龄。

    而且,玄风大陆周围同样有着数不清的岛屿,岛屿之上也又许多修士,一名海外散修的说辞,最为合理,想必任何人都不会再去问他来自海外那个岛屿,岛屿之上有多少修士的。

    本来陆通如此一说,是不想引起众人太多的注意,结果他这番说辞一出口,在场的分神修士甚至那两名合体初期修士全都投来了惊疑的目光,尤其是对面那位魏姓修士,听后则是满脸的微笑,再次对着陆通拱了拱手:

    “原来陆泉道友是海外修士,难怪眼生的很,鄙人魏天曲,火云宗修士,在火云宗还算有点地位,这是一枚火云令牌,还请陆兄收着,若有事大可来火云宗找魏某,只要不是太难的事情,天曲自信还是可以帮助一下陆兄的。”

    说着,魏天曲将一枚火红色的令牌交给了陆通。

    众人看到魏天曲将火云令牌交给了陆通,其中大多数分神修士都保持了沉默,只有几位修士发出了一声叹息,接着坐回了原处,继续关注起自己需要的信息来。

    没有想到第一次见面,面前这位名叫魏天曲的火云宗修士就如此热情,但联想到九大宗门之一的火云宗以及刚才这魏天曲和谷断肠相对立的场景,陆通伸手接过火云令牌,对着魏天曲致谢了一番:“多谢天曲道兄看重,那陆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他曰若有麻烦,还请天曲道兄多多照顾一番。”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看到陆通接过了火云令牌,魏天曲显然十分高兴,点头应答了一声,随后带着那两位分神后期修士径直的离开了。

    陆通坐下之后,看了一眼一直站在自己面前的侍女银菊,略一思考,手掌一翻,出现了五颗上品灵石,伸手交给了银菊,没等银菊致谢,陆通直接传音说道:“银菊是吧!陆某刚从海外来到这里,一些事情也是不清楚,像刚才那位火云宗的魏天曲道友?以及刚刚离去的鬼修谷断肠,还有为何陆某报出自己是海外散修之际,竟然引起了如此的关注,还请劳烦解释解释。”

    一下接到了陆通五块上品灵石的赏赐,银菊激动异常,此时他也知道了这位来自海外的分神修士异常富有,听到陆通传音问起了自己,自然明白应该何如回答:“银菊多谢前辈厚赏,还请前辈不要着急,容银菊向前辈详细解说一下。”

    作为快语传音这样专门以贩卖信息为主地方,里面的侍女们自然知道许多信息,作为专门为陆通服务的侍女,银菊自然不会怠慢陆通,何况陆通出手阔绰,银菊更加不会怠慢了,略微一停,接着传音向陆通讲述起来:

    “刚才来到这里的那位谷断肠,是阴冥鬼帝最小的儿子,深得鬼帝喜爱,这位谷断肠少主一贯狠辣异常,而且此人做事极为有想法,颇有手段,不考虑后果,经常到其他大陆为鬼帝做事,为鬼帝立下了不少功劳。”

    “谷断肠本来修为不高,也就只是一名元婴初期鬼灵,可是经过一次三十年的闭关,出来之后就成为了一名分神期鬼皇,据说是阴冥鬼帝请求鬼界的大能之士帮助提升的修为。”

    “这位谷断肠刚刚从其他大陆返回这里,并没有参与此次阴冥鬼帝在鬼盗峡谷的行动,但是知道此事之后,也是痛心不已,但为时已晚,最终也是无可奈何,据前来此地找寻信息的几位前辈私下讨论,若是这位谷断肠少主在,估计阴冥鬼帝此次很有可能取宝成功。”

    “具晚辈所知,这位谷断肠百多年前外出办事,曾经有一次失误,但是除了那次失误以外,再也没有一次失败。”

    “可以说,阴冥鬼帝的谷断肠是鬼界小辈势力的代表,委实了得,银菊说一句不该说的话,若是前辈以后遇到此人,轻易不要和他有什么瓜葛。”

    说道这里,银菊欠身示意了一下,以示自己的无理。(未完待续。)
  
  泰国胸最女主播衣服都快包不住了视频在线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meinvmei222(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