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太古神鼎 > 第0066章 禅院行者

第0066章 禅院行者


      现代化的城市,摩天高楼林立,各种高科技产物应有尽有,但并没有遗忘传统,反而很多地方都保留着非常原始的状态,那些原滋原味的厚重感,不亚于追溯到古老华夏的唐风宋韵。
  
      所以走进某些区域,宛如一下子走进另一方天地,其实这也是借助了某些神奇的手段,把这些原汁原味的遗迹或者建筑**与保护起来,据说佛门大能施法与科技的某些技术运用都能达到这种效果,韩擒虎就不知道这里借助了什么手段了。
  
      韩擒虎一行在距离天香楼很远的地方就下了飞艇,专有人指引飞艇泊在一处集中的场所,以免科技化的东西破坏这里的韵味。
  
      韩擒虎也是第一次到这种地方前来,幸亏父亲那边有些关系,帮忙牵了一个头,再有韩擒虎自己在光脑中与对方交流。
  
      最终还是他们精英班成员的身份起到了关键的作用,否者要进入这里吃顿饭,还不仅仅是有钱就行的。
  
      沿着一条人工开凿的运河,近晚的阳光投射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倒垂的杨柳轻抚着自己的倒影,水鸟飞掠过这如画般水色的上空,两岸是古香古色的建筑,有许多家族的宅子,还有许多传统手工业者的工作室,这完全古风的一面,让韩擒虎一阵失神。
  
      “这完全古风的一面,就是我那个时代也是见不到的了,果然还是文化的力量更大一些,这些元素的回归,绝对不是靠联邦或者机构的力量可以改变的,这是一种文化的认同与回归。”
  
      不容韩擒虎多想,一行人已经到了天香楼,早有店小二穿着一身古风服饰前来相迎。
  
      “各位少爷里面请了,四楼雅厅早已收拾妥当,茶水点心也已齐备,楼上请着吧。”小二年纪不大,动作却极为利落,一边嘴里招呼着,一边前后照应接引着每一位客人。
  
      韩擒虎暗自点头,这天香楼果然不凡,一个小小的伙计表现的不亢不卑,却又礼貌十足,让人有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恐怕店家也不简单,怪不得有偌大的名气。
  
      很快一行人到了四楼,在临水的一面果然有一个隔开的大厅,厅门上写着三个烫金的大字,正是“聚义厅”三字。
  
      现在人人以修炼为第一追求,就是修炼不成,改行做其他职业之人,也都是曾经修炼过的,因为修炼的需要,古文化人人都是自小就学习,所以这种环境更加契合众人所学习的文化与认知。
  
      因此,一帮少年自然不生疏这些文化,先是对着厅门上的“聚义厅”一番评点,又是念起门两侧的一副对联:
  
      聚结天下众豪杰
  
      义气千秋洒热血
  
      就又是评点良久,遥想古人忠节义气,就是澹台婉容、妮哈达尔维等女生,就是马里科非华裔传承之人,也是感慨敬佩万分。
  
      里面早有韩擒虎令天香阁安排好的十张餐桌,许多人自然按照各自的小圈子分别坐定,反正都在一个大厅内,到一会自然可以穿插聚饮,不影响交流。
  
      胖子待众人坐定,一声咳嗽引起众人的注意,方大声道:“同学们,我们是不是该请韩擒虎讲两句?一方面庆祝他今日大胜一场,一方面也感谢他的款待。”
  
      “正该如此!”许多人自然附和道。
  
      韩擒虎也不过于谦让,当仁不让之时正该挺身而出,于是起身朗声道:
  
      “各位同学们,今天有机会邀到大家坐在一起,实在是我的荣幸,今天不为庆祝,而是为了我们今天的友谊,自古以来同窗与战友都是最好的一种情谊,我们两者全占了,今后一块修行大道,一块经历战斗风雨,长路漫漫,互相扶持,岂不乐哉?岂不壮哉?”
  
      “说的好,正是如此!”有人高声回应道。
  
      韩擒虎继续道:“我们正处于修炼的关键时期,今晚不可过多饮酒,只是意思一下即可,但我特意让店家准备好了最好的饮品,更加准备了一些高阶凶兽作食材制作的菜品,我是今天酒不管饱饭管饱,这也算是请客时的一种独特风景,希望我们尽情欢笑,吃得愈快,难忘今宵。”
  
      这话说完,立刻引来一阵善意的欢笑,更有人连连道,这正合意,修炼了一天,正要好好补补,还不快上菜?一副饿死鬼托生的样子,又是引起一场笑闹。
  
      “啪!啪!啪!”
  
      正在这时,传来一阵单调的鼓掌声,在这种气氛下既显得突兀,又与这种节奏不对调,立刻引起全场的注意。
  
      韩擒虎顺着掌声传来的方向,朝着门口望去,只见不知何时,厅门处已经站立了几人。
  
      韩擒虎望见几人,不觉眉头皱了一下,随即脸上绽开笑容道:
  
      “哎呦,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小野、汪学长、克林威、雅桑,没想到你们也到这地方来了,只是我们好像没这么好的交情吧?我也没邀请几位进来吧?”
  
      汪作虎脸上很不好看,克林威、雅桑脸上更是难看,他们自然知道这帮人为何聚会,更明白这些花费都是来自哪里,如何能不肉痛?又是如何能笑得出来?
  
      当下汪作虎只是冷哼了一下,便不再做声,其余二人也是一言不发。
  
      小野援二上前一步,含笑道:
  
      “韩擒虎君,今天真是巧了,我也是请朋友们庆祝一下,没料到遇到这么多校友,特来问候一下,表达一番善意。”
  
      “哦,你有什么喜事?”韩擒虎笑着道,眼睛却望向他身边的一人。
  
      小野援二谦卑地一笑道:“正是托韩擒虎君的福,虽然错过了精英班的机会,却得到了更好的一个机会,所以特来感谢一下。”
  
      “哦,是么?不知道是何机会?让小野你的性情都大变了!”韩擒虎淡淡地道。
  
      “当然是进入九华禅院的机会了,托韩君的福,更应该感谢这位师兄柳昌源行者,九华禅院的准弟子,让我有此际遇!”小野援二身形一个微躬,对着身边一人行了一礼。
  
      “行者?九华禅院?准弟子?”一连几个称谓,顿时引起众人一阵骚动,但毕竟都是青年俊杰,马上反应过来,意识到不对,很快又一个个安静了下来。
  
      “哦,这也真是你的缘分了,希望你好自为之,不要辜负了这份机缘。”韩擒虎并没有上前拜见行者的任何意思,更是招呼也不打一声。
  
      “哼!”柳昌源见此情形,不觉冷哼了一声,显得不甚愈快。
  
   ...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