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太古神鼎 > 第0503章 请君入瓮

第0503章 请君入瓮

    “哼,法器又怎么了,凭你这贼秃,也想染指,器灵会自动攻击你的,也会保护好我的。”韩擒虎故意发怒道。
  
      “对,就是这样做,因为谁也不会相信你一个武者,有自己炼制的灵器法宝,也不会相信你有帝江法身这种大神通,所以只会认定你刚才的手段,是一件带着器灵的法器或者灵宝。”向老说道。
  
      “妙啊,以这种手段示敌以弱,又勾起对方的贪欲,从而引对方入彀。”韩擒虎叹道。
  
      “呵呵,也难怪,你可知道,一件带有器灵的法器,对于筑基期这个层次的修士,该有何等的诱惑么?而你武者的境界是毫无疑问的,换哪一个修士,都是这种反应。”向老说道。
  
      “难道他不会先一股脑的放大招,先把我轰死?那时候,有什么战力品,还不都是他的?”韩擒虎不解道。
  
      “呵呵,他不会的,在感觉到你没有其他威胁的情况下,人家已经把这宝贝视为己有了,如何还会猛攻猛打,万一损伤了宝贝岂不是后悔都来不及?”向老十分自信地道。
  
      “哦,这是贪心不足啊,只是你们一再提器灵,为何只有法器才有器灵?”韩擒虎问道。
  
      “法宝等级从低到高分为宝器、灵器、法器、后天灵宝、先天灵宝、后天至宝、先天至宝,宝器不去说了,灵器咱们也炼了一件聚灵幡,你知道如何让它继续进阶到法器级别吗?”向老问道。
  
      “难道便在这器灵上?”韩擒虎猜测道。
  
      “不错,只有孕育出器灵,才算是一件法器级别的法宝。”向老说道。
  
      “呵呵,难怪这老贼秃如此得意,他现在一定以为这件宝贝就是他的了吧?”韩擒虎冷笑道。
  
      “嘿嘿……所以啊,不作死就不会死,既然他自己送上门来,咱们当然收了他啊,相信有这么一个鲜活的魂体,老夫又能补一下了。”向老叹息道。
  
      “鲜活的魂体?补一下?”韩擒虎愕然道。
  
      “哼,你不愿意?老夫用魔核炼制暴雷不费魂力?现在帮你御使聚灵幡不耗费魂力?”向老不满道。
  
      “呵呵,愿意,当然愿意,既然并肩作战,战利品当然不会独吞。”韩擒虎只觉一股寒气升起,不禁为还在嚣张的老秃悲哀。
  
      “这才对嘛,本来这魂体对于帝江法身也是大补的,但谁叫我老人家,几千年都没见过这等美味了呢?稍后,他那具血肉皮囊就给帝江吧。”向老继续说道。
  
      “呃,这都什么人呢?”
  
      韩擒虎望了一眼还在激动中的老贼秃,神念扫了一眼向老鬼,又向隐藏在身侧的帝江法身瞧了瞧,觉得世界都不太正常。
  
      大家都觉得自己胜券在握,胜败还没分,都已经想着战力品如何处理了,真是都疯了。
  
      韩擒虎左掌悄悄一动,趁着大家陷入集体兴奋中的时候,已经把掌中佛国无声无息中展开,他这个动作极慢,因为要掩盖住微弱的空间波动。
  
      “呵呵,你不用这么小心,凭这如何去想,也不会料到你有这般手段。”因为掌中佛国空间与外部已经相连,所以向老的神念十分灵敏,一丝一毫的微动,都逃不过他的探测。
  
      “嘿嘿,小心些总是没错的,万一这人怕死、胆小到极致呢?放跑了他岂不可惜,更何况,真要失手了,陷入大险的便是你我了。”韩擒虎感应中已经把对方圈了进来之后,才慢条斯理道。
  
      “嘎嘎嘎,成了!”向老一阵大笑道。
  
      韩擒虎当即神念一动,便已经收了神通,于是掌中佛国已经闭合。
  
      “啊,这是哪里?”
  
      老贼秃只觉一阵天旋地转,不知不觉便到了一片荒野,仔细一瞧,却又一点印象都没有,不禁问道。
  
      “呵呵,当然是法宝之内了。”韩擒虎悠悠回答道。
  
      “法宝之内?这……这……是一件灵宝?”
  
      老贼秃还没搞清楚状况,听说是一件法宝的内部,不但没害怕,反而一阵惊喜道。
  
      “别管什么宝了,反正是你已经落到了我的手中,现在我想把你捏扁捏园,全在一念之间。”韩擒虎忽然寒声道。
  
      “哈哈哈……哈哈哈……小子,你可笑死我了,凭你?一个武者?再好的法宝,你能发挥出多少威能?你以为侥幸得到一件宝贝,就无敌了?”老贼秃一通大笑。
  
      “你真令我失望,本来还以为要在你身上试试暴雷呢,现在看来用不上了。”韩擒虎冷笑道。
  
      “暴雷?那是什么东西?”老贼秃问道。
  
      “哼,就是在魔核上刻画阵纹,只要注入一丝法力,就会自爆,威能足以炸死筑基期修士。”韩擒虎耐心道。
  
      “什么?你如何有那等宝物?”
  
      老贼秃的确是个识货的,他绝对相信韩擒虎没有说瞎话,因为这等东西,绝对不是一个普通武者能凭空编造出来的。
  
      老贼秃也绝对是个怕死谨慎的,只见他双手连动,瞬间便又是法宝又是法符,一层层在自己身上施法,转眼间便把自己弄成了一个罩着硬壳的乌龟。
  
      韩擒虎只见对方的动作,看起来眼花缭乱,无论是引发护体的法宝,还是拍在自己身上的法符,还是运功护体,几息内便见这老秃被层层的能量罩护得严严实实,不禁一下子看呆了。
  
      “呃,您这手段真……老练!”
  
      韩擒虎也不会别的评价了,作为一名筑基期修士,仅凭一名武者的几句话,便做到这等程度,实在让人没法说什么了。
  
      “向老,我觉得您老说得太对了,这哪里是一名勇猛精进的修士,这绝对是个怕死又等死的老贼呀,我能理解他为什么做这种杀人劫财的勾当了。”韩擒虎喃喃道。
  
      “呵呵,老夫见得多了,他这个年龄的修士,已经绝了进阶的可能,就只有混吃等死一途了,凭他们还痴心妄想,想着什么大气运临头,岂不是很可笑?”向老不屑道。
  
      “小子,既然你让本座感觉到威胁,那便容不得你活下去了。”老贼秃防御好自身之后,一刻也不再缓,立时就大喝了一声,并发动了攻击手段。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