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大明铁骨 > 第3章 我是神医

第3章 我是神医


  刀尖就这么被人给推开的黑子,愣了愣,便诧异的问道。
  “缝?这人是衣裳吗?若是……”
  不待眼前的壮汉说完话。
  已经完全冷静下来的朱明忠就已经直接用剪刀剪开包扎伤口的棉布,棉布刚一松开便看到一个半尺长的满是血污的伤口,伤口处的血污还有些草木灰,这是典型的“中国式处理”,即便是在21世纪,也有许多农民工用烟灰处理伤口,不过它的作用主要是止血,并不能阻止伤口感染。
  但现在因为伤口太大,草木灰并未能止住血。所以他之所以会晕倒,完全是因为失血过多。
  “想让我救你们队长,就别在那碍手碍脚的!”
  在自己熟悉的领域中,重新找回自信的朱明忠的言语中带着医生特有的自信,当然还有一丝骄傲,虽说他只是一个无证行医的“黑医”,可平素里被病人们用言语捧着,自然也养成了那么几分医生的派头来。
  他这般一说,再加上那不同寻常人的气质,只让周围的兵卒无不是面面相觑,那里还敢再说什么。
  见终于安静下来之后,朱明忠便取出酒精清理一下他的伤口,腹间的剧痛,让失血过多的许远达“嗯”的一声再次痛醒,正在他刚想动时,一个声传到他耳中。
  “别动,想活就别动!”
  嘴上这么说着,看了眼伤口,朱明忠才松下口气,只是皮外伤,于是便取出碘酒处理了一下伤口,接着又取出缝合针,纫上缝合线,然后开始为他缝合伤口。十五六厘米的伤口只需要二十来针,在众人的惊讶中,朱明忠一针针的缝着伤口,不过动作很慢,之所以放慢速度,却是为了弄清楚这是什么情况。
  用手术钳夹着缝合针缝合伤口时,朱明忠不时的用余光打量着周围的这些人。
  首先,这些人穿的都是白衣,不过那白衣看起来却只是在一块白布中间剪出个洞,然后罩在衣上,腰间只是系着根一条白布条,就像乡间办丧事时穿的那种孝衣一般。
  明末的时候,有那支军队穿着白衣?
  再瞧着他们的武器,除去大刀长枪外,还有,瞧着其中四人手中的武器,嗯,应该是鸟铳吧!
  应该不会是农民军吧!
  可若不是农民军,他们又是什么人?他们说的是客家话,难道说,这里是福建?
  福建……难道是郑成功!
  想到那位后世让无数国人心神往之国姓爷,想到每每谈及其无力回天的悲叹,朱明忠甚至没有注意到自己内心的激动,难道,自己是在福建?郑成功……不,是朱成功!
  但现在是什么时候?
  他们会不会是别人的队伍?
  “嗯……”
  思绪万千的朱明忠显然没有想到缝合伤口的痛楚,缝着的时候,居然把许远达给痛醒了,就是他想要挣扎的时候,差点没缝偏的朱明忠心下一恼。
  “别动,连这点痛都受不了,怎么光复我大明江山!”
  光复大明江山!
  原本痛的浑身是汗的许远达一听,那里还敢再动,只是瞪着那双牛眼,紧咬了牙口,甚至连大气都不再喘,生怕这郎中看轻了自己。看着这位自称“郎中”义民,现在,他倒是真相信此人的身份了,不是因为他剪掉了脑袋后面的那条老鼠尾巴,而是因为对方的这句话。
  “这……人,人当真也能缝?”
  瞧着这人像缝衣裳似的把队长的伤口一针针的缝着,黑子和其它人一样无不是呆的目瞪口呆。至于队长的痛苦,全是一副视而不见的样子。
  “当然能缝,这种外伤若是不加以缝合,伤口愈合的慢不说,还有可能让人流血致死!”
  接过那壮汉的话,朱明忠试探着问道。
  “不知诸位将军是何人麾下?为何到了这荒郊野岭的?”
  虽说心知这人是试探,但许远达还是如实的说话。
  “我等既然到了这江阴,自然是国姓爷麾下……”
  江阴!
  国姓爷……什么!
  听着那三个字,尽管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朱明忠那拿着缝合钳的手瞬间一颤,
  国姓爷!
  郑成功!
  或许对于明末清初的历史并不怎么了解,可对于郑成功,但凡稍了解历史的人都不陌生,这个名字在后世,就是民族英雄的代名词。
  江阴!
  下一瞬间,内心深处的激动却又被另一种不安所取代了!
  难道是江苏……不对,是南直隶的江阴?
  国姓爷!
  郑成功什么时候到过江阴?
  郑成功收复台湾,收复台湾之前,他做了什么?厦门?金门?不对!再往前,再往前,这里不是福建,不是福建!
  是,是北伐!
  对!是北伐!
  难道说,现在郑成功正在北伐?
  “大明,大明……”
  郑成功北伐,不就是大明最后一次中兴希望吗?现在,难道说已经兵败南京了……
  “先生,你这是……”
  瞧着手指微颤,似有些激动的医生,许远达疑惑道。不过他脱出而出的“大明”却让他放下心来,这人虽说衣着打扮奇怪,可也是心怀大明的忠义之士。看着他那如和尚似光头时,心知他曾经剃发,可却又已经重新蓄发,而他们不过是刚刚打进长江,这江阴还未光复,由不得他谨慎对待。
  也许这人就是听到了这个消息,才会剪掉辫子想来投奔。
  “你这郎中,为何停了?”
  “啊……这就是好!”
  急忙麻利的将最后一针缝好,再打上个结,朱明忠又从医疗箱中取出一块纱布沾了些碘酒平铺在伤口处,最后又用棉布条将加以包扎,然后才站起身来。
  “将军,你这外伤差不多了,只待七天后折线就行,嗯……”
  话音落下,朱明忠又从中箱内取出一板头胞,正准备给他药时,才想起古代人从未用过任何抗生素,身体没有任何抗药性,用这药有些浪费,于是便将那板头胞放了回去,然后取出一袋儿童用的阿奇霉素颗粒,撕开倒出半袋说道。
  “这半包药,你按五天吃,若是不出意外的话,七天后,将军定能生龙活虎,重新上阵杀敌!”
  “不过只是些小伤,那用得着七日!”
  许远达脸上带着笑着,煞有兴趣盯着朱明忠说道。
  “你既然是医生,那为何会来这!”
  “为何来这……”
  谁他么知道为什么来了这,心里叫着苦,朱明忠的嘴上义正词严却说道,
  “在下听闻国姓爷挥义师北伐入长江,沿江满虏更是闻风而逃,所以在下便割了辫子来投奔国姓爷,未曾想在这碰到几位军爷。”
  好吧,即便如此,那就当个义士吧!至少有个落脚的地方,不用担心没有辫子被砍了脑袋。
  “你想从军?”
  许远达的神色显得有些古怪,有些不解的看着这个郎中,郎中主动从军,可还真没见过。
  “这,这自古那有郎中从军的?”
  朱明忠立即驳斥道,
  “怎么,难道国姓爷军中,就没有郎中吗?就不需要我这个神医吗?”
  “你……神医?”
  面对兵卒们的怀疑,朱明忠冷笑道。
  “怎么,各位不信吗?”
  新书今天已经发布了,在未来会保持每天三更,待《铁血宏图》完本后,将会再次爆发!希望大家能够支持《大明铁骨》求推荐、求收藏!现在小说刚刚开始,欢迎大家加入《大明铁骨》读者交流群:150536833一起讨论小说。欢迎报名龙套!再求推荐、收藏!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