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大明铁骨 > 第11章 灵动

第11章 灵动


  江风吹起舱帘红绸,舱室内只是一片莺声燕语,那是随军的眷属,几乎每一艘大船的内舱之中,都住着随军的官眷,表面上郑成功下令所有官兵眷属随军是为表明北伐成功成仁的决心,实际上是考虑到在大军离开思明州之后,为避免思明州万一陷落后,官眷尽为清军所夺,而令将领心生内顾之忧,所以才会令家眷随军。
  不过家眷随军倒也有些许好处,就像这祭天的大红吉服,便是由众将家眷们连夜缝制,虽说家眷不便出舱,可在祭天时,官眷们同样穿着大红吉服一同祭天,于这些妇人之中,有一个年青女子衣着打扮却有所不同,她身所穿的却非大红衣裙,而是有如一般武将似的将红袍披于盔外,若非是那头上女子发髻和那秀丽娇美的脸庞,恐怕只会让人以为这是一位少将军。
  一身盔甲的郑灵秀眉紧锁,在郑家的女儿之中,她是一个异类,自幼便喜习武,幻想有朝一日如杨家女将一般,于沙场上保这大明江山,上报效国家,下报以父仇,尽管在父亲离开时候,她还尚在襁褓之中。
  但是作为延平王最小的妹妹,或许她能穿上这西洋人制的价值千两的亮银盔甲,能够像个男子一般,习武学习兵法,但作为女眷,此时的她却只能与嫂子们一同呆在这内舱之中。
  坐于舱帘边,在江风吹动红帘时,郑灵有些无奈的看着那滔滔江水,似是在自己空有的一番热血而哀叹,同样也为自己身为女儿身而自怜。
  “予生则中华兮死则大明,寸丹为重兮七尺为轻……”
  恰在这时,隐隐的从空气中一个话声从不远处传了过来,那话声低沉却又极为响亮,虽说那人言道的是官话,一般兵士或许不懂,但郑灵又岂不懂得,这诗恰正应了她此时的心境。
  “予之浩气兮化为雷霆,予之精神兮变为日星。”
  听完这诗,郑灵整个人有若雷击似的,只觉得心头一阵,心情激奋之余,却是对作诗之人心生佩服之意来,再一扭头,却看到嫂嫂们无不是在那里说笑着,似乎谁都没有像她一般听到这诗。
  心情因这首诗而激动不已的郑灵,将要走至前舱甲板时,却在门前被一名兵士拦住了。
  “小小姐,王爷有命,女眷一率不得入前舱!”
  兵士的脸上带着为难之色,这兵士是郑家内卫,自然知道这位小小姐与众不同之处。
  “刚才是何人吟诗?”
  郑灵并没有为难这些兵士,她知道若是自己强行往前舱甲板的话,兵士不见得敢拦她,但是大哥最终一定还是会砍掉兵士的脑袋以正军命,郑家军军命极为森严,不容有丝毫违背。
  “回小小姐话,是张侍郎拿来祭旗的东虏奸细!”
  兵士回答时,面上全是轻蔑之色,似是不耻那人的为人。
  “东虏奸细?怎么可能?”
  郑灵听罢,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能做出这样诗作的人,又岂会是东虏奸细?难道其间有什么误会不成?就在那疑惑中,伴着江风,她又听到那人的喊声。
  “今日朱某能身祭我大明之天地,实是朱某之幸,朱某临行前尚有一言相劝,为大明江山计,还请国姓爷勿信管效忠诈降缓兵之计!请国姓爷勿信管效忠诈降缓兵之计!请国姓爷勿信管效忠诈降缓兵之计!”
  什么!
  秀眉猛然一挑,郑灵的目中全是不可思意之状,这人怎么能这般说话,现在离南京还有数日之程,他怎么能说大哥会中管效忠之计?
  不行,一定要让这人说个明白!
  “郑十一……”
  心中一急,郑灵立即冲着一旁喊道。立即有一个肤色黝黑壮实有如铁塔般的汉子从前舱走过来。
  “小小姐!”
  “备船!”
  “小姐?”
  郑十一诧异的看着小姐。
  “我要上岸去!”
  既然不是去前舱,那自然无需阻拦,虽然不知道小小姐为何上岸,但作为家臣的郑十一得命后,还是立即上前舱命人放下一艘舢板。
  从后舱下到舢板上,在兵丁划动舢板的时候,郑灵又命道,
  “十一,去张侍郎那!”
  “小小姐?王爷有命女眷一率不得……”
  “怎么,你也要违抗我的吩咐吗?”
  郑灵的俏眉一坚,面若寒霜的她手按腰间的宝剑。
  见小姐发了火,郑十一连忙垂首道。
  “十一不敢!”
  嗡……
  耳边,不断的传来苍蝇的嗡嗡声,那苍蝇甚至都趴到了自己的脸上。
  痒,……真他么的痒!
  装B装到这份上的朱明忠,却不想破坏这气氛,所以只能苦苦的忍耐着。
  特么的,是砍还是不砍!
  什么最急人?
  恐怕没有什么比等死更急人的了。
  瞧着那跪于自己面前不断叩头的刽子手,这会朱明忠甚至都想跳起来给这孙子一刀,你他么的砍一刀不就结了,伸头是死不伸头也是死,好不容易酝酿的情绪,全他么……
  血腥味,木桩的刺鼻的血腥味刺的朱明忠心下一阵恶心。
  而更让人心烦的就是苍蝇。
  么的,不要,不要……
  在一只苍蝇落在自己的唇边时,朱明忠的心里绝望了,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想站起来大问一声。
  你们特么的还砍嘛?
  妹的!
  有这么急着想死的嘛?
  这会内心因为等死,而有些焦虑他不是没有注意到船楼上的异样,但还有意义呢?
  “大人,此人身上疑点颇多,纵是东虏奸细,亦当加以审问,还请大人明断……”
  在众人的呈请中,张煌言眉头微微一蹙,找到些许台阶的他,总算是长松了一口气。
  “嗯,就这么……”
  不等张煌言的话声落下,那边就传来了一声有些急切的喊声。
  “王爷有命,请张侍郎刀下留人!”
  什么?
  江面上传来的喊声,让张煌言不由一愣,他诧异的走到舷边,只看到一个穿着亮银洋甲的女孩正俏生生站于舢板上,她身边的随从发出的喊声又一次传到了张煌言的耳中。
  “王爷有命,请张侍郎刀下留人!”
  喊声再次落下的时候,那舷边立着的兵丁中,有一人持矛跪下。
  “请大人刀下留人!”
  那兵卒的恳请落下时,又船上的兵卒无不是纷纷单膝跪下,齐声求道。
  “请大人刀下留人!”
  “请大人刀下留人!”
  那入耳的话声,让朱明忠整个人只觉得一阵恍惚,这,这是怎么了?尽管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在看到这数百人跪在那为自己求命的场面,他只觉得的眼眶一热……
  今天只有两更了,刚刚回到家中,一直在努力码字,……泪奔了,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求推荐,求收藏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