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大明铁骨 > 第43章 练兵

第43章 练兵


  汉服、汉式的发髻!
  穿上在后世只属于少数汉文化者,甚至会被许多所谓的“爱国者”当成和服而大加撕扯的汉服,再看着那只存在于图片上、电影中的汉家发髻,所有的一切都是如此的陌生,但出人意料的是,朱明忠却没有丝毫抵触,或许这是因为他的脑海中残留着的历史的烙印,或许,是因为那传承千年的血脉,一直都刻在灵魂的最深处。
  凝视着那有些模糊的铜镜,看着镜中的人,镜子里的面孔,虽然熟悉,但是却与过去有着明显的区别,相比过去,那目光似乎更加坚毅了,而身体之中似乎还贮藏着无穷的力量,这种力量并不是精神上的,而是肉体上的。
  似乎从穿越后直到现在,朱明忠都有一种感觉,自己的力气比过去更大了,而浑身上下比之过去更为坚实的肌肉,似乎也在告诉他,穿越确实带来了一些变化,比如身上的伤口,愈合的速度远比普通人更快。
  而身上的衣冠似乎是在提醒着朱明忠,他是什么人,提醒着他的身份,突然,他似乎理解了,理解了那个红色的梦中,人们为什么会做出那个选择,在历史上,当神州陆沉时,为何数以千百万的人们会为留存衣冠而死。
  盯视着的镜中的自己,朱明忠的脑海中又一次浮现出血海中义无反顾前行的的少年,还有那满天的红色。还有那一声狂妄的质问。
  “是降、是死!”
  死你大爷!
  要死也是你们去死!
  心境的变化反应在表情上,若是此时房中有人的话,定会被朱明忠眼中的血红吓到,紧握着的拳头,突的一下砸到了桌上,他盯着镜中的自己,那衣冠似乎变了模样,汉式的发髻变成了耻辱的“金钱鼠尾”。
  “不行!绝不行!……”
  唇边念叨着,深知势单力落的朱明忠在房间里踱起步子来,怎么办?
  他可不相信张煌言说的什么“王爷对你是极为看重的,知道你受伤后特意叮嘱让你好生休息”。这根本就是张煌言在安慰自己,朱明忠很清楚,打下江阴意味着什么。
  如果郑成功当真看重自己的话,恐怕早就像张煌言一样,来城中看自己了,他为什么没来……
  想到这,他突然自嘲道。
  “你以为你是谁啊!”
  是啊!
  你是谁?不过就是一无名小卒,国姓爷麾下大将如林,你能比得上他们?再说,你现在不过就是立下那么一点小功,就想着国姓爷对爷刮目相看?
  更何况,你这一下,还打了那么多人的脸?
  可,可如果不能得到郑成功的重视,自己又怎么能挽回这次北伐?
  难啊……难不成真的眼睁睁看着这次北伐的失败?若者说再冒冒然然的跑过去,游说国姓爷?
  罢了,罢了,等过几天,过几天去见他的时候再说吧,眼下……眼下自己该怎么办?
  此时,朱明忠的脑海中所浮现出来的只是架空小说中的“前辈”们的事迹,不外招兵买马,训练新军,就像即时战略游戏中那样,采矿、挣钱、制造士兵、建工厂,诸如此类步步升级,最后再以雄兵强推。
  这一切看起来简单,可实际操作中却绝非易事。虽说现在自己手中有一营兵,且有钱有粮,而且就在几个多钟头前,自己还笼络了两百多号人,而且李子渊他们正在为自己招兵买马,可招过兵之后呢?
  士兵如何训练?部队如何编制?军官从那来?武器从那来?
  林林总总的问题在朱明忠的脑海中浮现开来,只让他整个人都觉得抓不住一丝头绪,这些问题显然不是那个钱磊能解决的,甚至他愿不意帮自己解决,都是个问题,那小子的忠诚……很值得怀疑啊!
  更何况,那厮作个狗头军师勉强可用,若是指往他帮自己训练军队,根本就是缘木求鱼。
  坐在椅上,左手四指接连敲击桌面发出如马蹄般声响,那声响似乎是在提醒着朱明忠满清的大军,在击败了郑成功的北伐大军之后,随时都有可能冲到江阴,将这繁华的江阴城再次变成一座人间地狱。
  如何阻止这一切呢?
  如果说相比于这个时代的人们,朱明忠有着什么优势,或许就是生活在资讯大爆炸时代的优势,虽说他的本职是机械工程,但作为一个男生,可是也兼职泡过一些军事历史论坛,过去看过的文章、参与的讨论,皆一一在他的脑海中浮现,虽说记忆不甚至清晰,但是在这个时候却还是能给他一点启示。
  “封建军队与近代化军队最大的区别是军人有统一的理想和信仰,近代军队靠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维系……”
  “……没有爱国主义、民族主义以及集体主义作精神支撑的清军,无法承受现代战争的惨死伤亡,数度被缺少弹药的日军以刺刀冲锋击败,反观由爱国主义与民族主义武装起来的日军却可在日俄战争迎着密集弹雨,展开万人肉弹冲锋,虽其行为愚蠢至极,但其近代军队所独有的武勇却令人观止……”
  “军队的强悍依赖于纪律的严明以及士兵们在命令下达后置生死于度外的勇气,问题是这一军纪通过什么来维持——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诉诸暴力,以军棍维持军纪!封建军队同样有军纪,同样有暴力。可其与近代军队最大的区别是,后者将暴力制度化,前者将暴力个人化、随意化,前者士兵畏惧军法,后者士兵畏惧军官。从而造成了前者催生战斗力,后者催生兵变。因为在制度面前,暴力至少于名义上是公平的,不患贫但患不均,人之本能使然,自无须顾虑军变,正因如此,近代后,鲜有因军法罚处而至使军变之事。”
  在脑海中浮现出这些念头时,朱明忠的右手不时的用毛笔将其关键抄写与纸上,虽说一开始写的不快,可慢慢的少年时练了十几年的正楷多少也显出些功底来。
  “民族主义——汉家衣冠、集体主义——团体荣誉、战斗力——严酷军纪。”
  简单总结之后,朱明忠像是常松了一口气似的,满意的看着自己的“兵书”,至于让钱磊找来的《武经总要》、《阵纪》甚至连翻都没翻,他清楚的知道自己肚里的那点墨水,那些古文,看都看不明白,与其弄个糊里糊涂的不明白,不如糊里糊涂的按照后世证明正确,最起码一时正确的东西来。
  解决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军队的编制了,明朝的军队都是怎么编制的?没人给朱明忠上课,至于李子渊他们,更是不需要请教,不过就是一群丘八。
  甚至现在他身边连个谋士都没有,对于周围的人们来说,朱明忠不过就是一不起眼的小人物,自然,这会也就没什么谋士上门了,这会只能靠他自己了。
  明天加更,求推荐、求收藏!故事很精彩,正在继续,还请大家多多支持!求支持、求推荐……欢迎大家加入《大明铁骨》读者交流群:150536833一起讨论小说。欢迎报名龙套!再求推荐、收藏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