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大明铁骨 > 第47章 吃螃蟹

第47章 吃螃蟹


  第47章
  竖起招兵旗,便有吃粮人。
  由钱磊拟写又由他人抄写数十份的募集义兵的告示刚一写好便由衙役贴了出去,而扛着铜锣的衙役、闲汉,也扛着大锣,沿着江阴城内的街巷敲着锣的满城嚷嚷起来。
  “咣!”
  一声锣响,一闲汉便嚷了起来,这手提腰刀的闲汉是先前留于衙前要投靠朱明忠的人,和其它人一样,那衙前的近两百青壮闲汉都被留作亲兵,招募民壮沿街吆喝的事情自然也就落到他们身上。
  “建虏窃我燕都于前,改我汉家衣冠于后,又屠我江阴数十万百姓,今日我江阴仕民得复汉家衣冠,为逐以建虏,匡正河山,为我大明天下,奉国姓爷之爷,朱将军特募集民壮助以北伐,月给饷银一两八钱、米三斗……”
  这一两八钱的饷银,恰好比满清招募的绿营兵军饷一两三钱高出五钱来,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可满清正是凭着一两三钱的军饷,在入关后招募了数十万绿营,并靠着绿营以及劫掠刺激夺了大明的天下。而绿营兵之所以愿意甘为异族驱使,为的也正是这一两三钱可供全家人糊口的军饷。
  而现在,一把大火之后的江阴城,虽说大半个江阴城保住了,可毕竟还是有小半座城毁于大火之中。数万人失去了家园,对于那些没了生计的人们来说,这一两八钱的军饷,倒救了他们的急,反倒让募兵变得极为顺利。不过是短短一两个时辰,在城中便有两千五六百名人在烧成废墟的府学一带应了募。
  在那些年龄各异的平民应募的时候,在县衙内,朱明忠正笑容可掬的看着钱磊,只看得他心底发寒,甚至就连言语都变得有些结巴起来。
  “将,将军,这,粮草小,小人已经筹备了足足六千石,足够大军半年食用……”
  邀攻似的,钱磊急忙向朱明忠说着他这一天的“功劳”,现在他才知道什么是笑里藏刀,什么是杀人不见血。
  昨天,在钱磊坦白之后,朱明忠便让他写了一个自供状,那纸自供瞧着不怎么起眼,可是有了那纸自供状,不论是大明这边,还是清虏那里,反正无论是谁,都会砍了他。
  也就只有朱明忠,现在还留着他的脑袋,之所以留着他的头,是因为他的头还有用,若是一但他没了用处……人,最害怕是什么?是没有利用价值!只要还有利用价值,那么这脑袋就能保住。
  现在对于钱磊来说,他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告诉对方,自己有用,而且有大用!
  “哦。六千石粮食,老钱,你辛苦了……”
  眯着眼笑看着钱磊,朱明忠指着餐桌上的螃蟹说道。
  “来,老钱,吃螃蟹!”
  指着桌上的螃蟹,朱明忠全是一副笑容可掬的模样,
  “这螃蟹可是吴塘蟹,可是蟹中的极品啊。”
  指着桌上蒸的通红大闸蟹,朱明忠自己并没有动筷,这螃蟹是伙房从市上买来的。是不是传说中的蟹中的极品,他并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这肯定不是人工养殖的螃蟹。
  螃蟹,蟹中的极品。
  瞧着盘中的螃蟹,钱磊的那双眼睛闪过异样的神采,以至于最后他的额头甚至冒出了冷汗来。
  这,现在,现在是吃螃蟹的时候吗?
  现在才只是六月,螃蟹不都是要等到八月十五前后才吃吗?
  六月、八月……作为一个读书人,钱磊虽说相貌看似憨厚,可他却有着与其它读书人一般“细腻”的心肠,若不然,又岂会当上师爷。
  一盘螃蟹,让钱磊想到很多,越想他便越觉得后背发凉,难道将军是想通过这提醒他,提醒他……时候未到?是什么时候未到?还,还不是杀他钱磊的时候!
  “大,大人……”
  哭丧着脸,钱磊的膝盖一软,眼瞧着那目中就要挤出泪的时候,耳中又传来将军的话来。
  “老钱,你知道我最不喜欢什么吗?”
  用手帕擦了下手,喝了一口酒,夏天喝白酒,真的很不舒服,等将来有时间了,一定要酿些啤酒,夏天喝上几杯冰镇的……
  心底这么想着,瞧着钱磊那副可怜模样,朱明忠故意冷笑道。
  “最不喜欢的就是你这种人,他么的什么不装,偏偏在这装什么可怜,老钱,你说,我要是想杀你,你觉得你能活到现在?”
  朱明忠显然没想到自己按着后世的习惯,请人吃螃蟹,居然会引起他人的那么多浮想,他只当时是这人是骨头软惯了。所以擦了擦嘴,冷笑的看着他说道。
  “想砍你的脑袋,你有十个脑袋也保不住,你装这个可怜有意义吗?”
  “将,将军……”
  冷汗从钱磊的后背的不住的冒着,虽说不知道什么是伴君如伴虎,可现在他却知道,什么叫做生杀予人。
  “别结结巴巴的装可怜了,你这一套搁我这没用!”
  盯着钱磊的这副模样,朱明忠很好奇,明明一米八的汉子,瞧着五大三粗的,怎么骨头却偏偏这么软,这人哪……
  哎!
  难不成,这汉人的骨气当真被满清砍完了?活下来的都是软骨头?
  “知道,我为何不杀你吗?”
  “这……”
  面对这个问题,钱磊先是谨慎的抬眼看了下朱明忠,然后试探着说道。
  “大,大人留着小人这,这条狗命,还有些用处……”
  “哼哼,我以为你不知道哪!”
  盯着钱磊,站起身来,朱明忠瞧着这故作可怜的他,昨天他说出那些话的时候,一方面固然恨那些人,而另一方面,未尝不恨这两面三刀的钱磊,可最终,朱明忠还是没有杀他,原因再简单不过——还有用他的地方。
  “既然知道我还有用你的地方,那他么装什么可怜,你想活命吗?”
  这个问题刚一传入钱磊的耳中,就让急忙点头应道。
  “想,想,小人自然是想……”
  “想,既然想就给老子好好当这个师爷,让老子离不开你,要不然,没准那天真砍了你!”
  哼了一声,不顾钱磊脸色的异色,朱明忠便对他说道。
  “老钱,正好,今个还真有一件事,让你给老子出个主意,你可知道国姓爷那边,刚打了一场大胜仗……”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