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大明铁骨 > 第56章 朱之瑜

第56章 朱之瑜


  第56章
  清晨时的瓜洲,虽说昨日的兵火刚过,可一夜过后,这城内外就恢复了往日的繁华,天未放明时,那些做早点生意的小商贩便一早忙活起来,他们中的许多更是剪掉了脑袋后面的那根老鼠尾巴,他们的脸上大都带喜色,甚至更翻出了箱子里收藏多年的汉衣汉裳,不顾多年积聚的霉味,将那祖宗的衣裳穿在身上。
  “民心如此,何愁大明不能中兴!”
  在瓜州的街头转了一圈之后,街头上百姓欣喜模样落在朱之瑜的眼中,只让他倍觉欣喜,只要民心在,大明中兴必指日可待!
  提着买回来的早点,回到大将军安排的住处,朱之瑜并没有听到儿子的晨读声,那眉宇间的喜色顿时消弥于无形。
  “文喜,少爷呢?怎么还没起床。”
  “回老爷,大少爷有些不太舒服,一直在床上躺着。”
  觉察到老爷的不快,身为大少爷书僮的文喜连忙为大少爷解释道。
  “不舒服?怎么回事?”
  眉梢微微一挑,想到儿子少时往往以此作为荒废文章的借口,加日昨晚又借着大军拿下瓜洲与友人酣醉半夜,朱之瑜的脸色顿时显不悦之色。
  不过一进屋,朱之瑜便发现自己误会儿子了,见到父亲进屋来朱大咸,强撑着有些发晕的脑袋坐起身来,与往日不太一样,他的双眼浮肿,呼吸急促,似乎很不舒服,就连说话也是有气无力的。
  “孩、孩儿身体不适不能起身、身见爹爹……”
  “你怎么啦?”
  发现儿子身体不适的朱之瑜,急声关切问道儿子。
  “没什么。”
  朱大咸有力无力的摇摇头。
  “可,可能是昨日感了风寒、大概、大概是发烧吧!”
  “发烧?”
  朱之瑜急忙伸手摸了摸儿子的额头。他的额头烫得像火似的。
  “这不成!热得烫人啊!你快躺下!躺下!我这就去找医生去!”
  发现儿子病重的朱之瑜连忙站起身来。虽说他已经年已花甲,但难免仍为儿子操心。儿子不寻常的高烧,使得他不能不担心儿子的身体,毕竟这些年,他见过太多一阵烧之后便失去性命的事情。
  于是急忙吩咐文喜去找医生。因为刚刚打下瓜洲,马信营里的军医正在忙着照料伤病员,文喜自然没请来医生,迫不及待之下,朱之瑜只得亲自去拜见马信,由于他的身份特殊,是大将军一直有意招揽的文人。马信一听是他儿子病重,就立即派去医官为大咸诊治病情。对于生性孤傲的朱之瑜来说,因为儿子的病情亲自去求人,可以说是非常不容易了。
  不过,一番简单的诊治之后军医也感到束手无策,可以说是见多识广的军医只是稍加询问之后,便断定不是一般的伤风感冒。
  “朱老先生,如果在下诊断不错的话,令公子应该是感受疟邪引起,以恶寒壮热,得了风疟……”
  “什么!”
  军医的话让朱之瑜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对于风疟他并不陌生,这些年东奔西走到处飘泊的他曾无数次目睹过有人染上疟邪,最后不知多少人死于疟邪之下。
  这、这可如何是好?
  “江医官,还请你务必救上一救……”
  朱之瑜连忙冲医官行礼鞠求着,即便是生性孤傲,而对儿子的性命,他也是个最普通的父亲,只有发自内心的关爱。
  “这……朱老先生,您也是饱读诗书,自然知道……哎,罢了、罢了,尽人事吧!照方拿药,一日三剂,至于其它,便听天由命吧!”
  尽管医官开了处方,但任谁都知道他根本就没有把据。
  “爹,您就不要为孩儿担心了,若是当真不治,那也是儿命该如此,只是不能……”
  “咸儿,你怎么能如此……”
  急忙打断儿子的话,朱之瑜又像是自己给自己打气似的说道。
  “对了,招讨大将军那里一定有水平最高的医生,爹这就去找大将军。”
  朱之瑜想去请郑成功的待医来给儿子看病。可是怎么好意思开口呢!毕竟他几天前,刚刚又一次拒绝了郑成功的招揽。
  就在他犹豫着怎么开口的时候,一旁的文喜则说道。
  “老爷,小,小的听说,这军中之前还有位医官,对医术也颇为精通,不妨请他过来给少爷看一看。”
  “哦?是谁?快些请过来……”
  看着面前发须皆白天的朱之瑜,朱明忠只觉得有些恍惚,或许,对于很多中国人来说,这个名字是陌生的,甚至也只有极少数的国人知道他的另一个名字“朱舜水”,对于国人来说,只记得了他曾九次赴日本求援。但国人却不知道,这位后来客死异国的学者,通过他在日本数十年讲学,从根本上改变了日本的命运,正是朱舜水缔造的“水户学派”影响改变了日本未来数百年的命运,在思想上与阳明学一同影响到明治维新,从而令使日本走向另一条道路。也许中日两国的命运,正是从这个时候注定的,正是思想上的根本性的分歧,使得两国的未来走上截然不同的两条道路。
  “明忠见过楚屿先生!”
  尽管内心感叹,但朱明忠毕恭毕敬的见了礼。
  “为犬子之病冒然打扰将军,实在是忧心所致。还请将军见谅,”
  相比朱明忠的感叹,朱之瑜更多的则是惊讶,他没想到文喜请来的“医官”,居然是两日夺下江阴、现任江阴守备的朱明忠,而对方言语动作中表现出的尊敬,也着实让他颇为受用,与此同时,见对方一路走来时满面的汗水,更是让他有些受宠若惊,毕竟眼前朱明忠可不是普通的医官,而是有江阴守备的官职。
  “明忠那敢于楚屿先生面前称之将军,还请先生切莫折煞明忠。”
  朱之瑜的客气让朱明忠变得更加客气,对这个时代礼节并不怎么了解的他,心知如果再客套下去,必定原形毕露的他,连忙转移话题说道。
  “令公子在什么地方?不知之前的医官的诊断结果是什么?”
  朱之瑜这个明末的儒学大师,大家可以百度一下,他的经历,本身就是一个传奇,而更为传奇的是他在日本开创的“水户学派”对日本近现代史的影响。故事很精彩,正在继续,还请大家多多支持!求支持、求推荐……欢迎大家加入《大明铁骨》读者交流群:150536833一起讨论小说。如果大家对故事的情节有什么建议,可以直接在群里私信无语,另外欢迎报名龙套!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