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大明铁骨 > 第84章 何谓侠

第84章 何谓侠


  第84章
  过了晌午之后,常熟城便是城门、衙门紧闭,虽是紧闭,可却也开了一条“缝”,本地的士绅,仍然可以拿着县太爷上任时拜府的名帖,通过吊篮把名贴送上去,待到县太爷同意了,自然可以通过吊篮进城。
  千百年来的,在中国一直有“小乱居乡,大乱居城。”的说法,因为这城中至少有一道城墙作为屏障,可以保护城内的百姓不至于被匪徒、乱兵伤害。也正因如此,这城门下才会挤满了等待进城的人,他们大都是在城内有住房的士绅,不时的总会有人被吊下来的竹篮拉上城头。
  几经等待之后,柳如是便和女儿以及贴身的丫环进了城,至于两个家仆,刚一上城就被拉了丁,便成了光荣的守城卒。对此,柳如是自然是大度的表示了支持,随后,她便领着女儿丫环去了钱家位于城中的宅子,宅子里常年住有仆妇、丫环,与家中倒也没有什么区别。
  不过柳如是并没有坐等于家中,而是于家中换了一身男装,这男装并不是时下必穿的马褂,而是一身汉裳,头戴方巾,瞧着那模样倒像是个翩翩公子。
  “娘,你……”
  看着娘亲的这副打扮,钱孙蕊惊诧的问道。
  “您怎么这身打扮?”
  “娘要去见个故友,玉儿,在家中安心等着。”
  所谓的故友自然是常熟知县赵继全,当年柳如是还在秦淮河上时,曾与赴南京会考的赵继全有过数面之交,在赵继全任常熟县时,又特意曾来府上拜访,当然是拜的是老爷。
  “这可如何是好啊!”
  常熟县衙后宅,赵继全似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在屋里到处乱转了。明军逼城,虽说早就料到了这一天,可对于他来说,他却未曾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快。
  “早知道当初,就应该挂印离去……”
  心底这么寻思着的时候,想后大清律中的“守土有责”,他若是一挂冠,不定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麻烦,若是在大明赢了还好,可若是输是了……到时候,朝廷追究下来,又该如何?
  眼下之计,必须先,无论如何都得先把眼前的这关给过了,也须得先守住城再说。
  可就凭着这几千乡勇,又怎么能守得住城?
  若是守不住城,到时候,明军攻进了城的话……想到砍了脑袋的江阴县,他只觉后背一凉,冷汗不由自主的冒了出来。现如今,那明军距离这里至多只有一夜的路程了。
  前门有虎、后门有狼,这、这该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门外有人通报。
  “大老爷,白茆港钱老爷求见!”
  白茆港钱老爷?
  衙役的通报让赵继全一愣,他怎么来了?片刻后,他才想起来,这钱谦益已经避到了城中,他怎么会在这个拜见自己?
  想到于常熟上任前,于常州府上知府大人接见曾叮嘱这钱谦益身怀“贰心”,朝廷要求对其在多加监视。
  难不成,他这次上门来是为了……若是当真是为游说自己,又该如何?
  还是先见面再说吧!
  “请钱老爷进来……不,老爷我亲自去迎他!”
  深吸口气,赵继全便整了下身上的官袍,亲自迎出了后宅,在见到“钱老爷”时,他的双眼猛然一睁,骇然的看着来者,之所以如此,并不是因为看到提女扮男装的柳如是,而是她身上的衣裳,看着那熟悉的衣裳,他的脑海中顿时浮现出当年穿着这身书生儒袍,头戴方巾赴考的一幕,那时与诸多友人于秦淮河上愤慨激昂,好不洒脱,那时那里想到有一日,会剃发易服,甚至不知廉耻的出仕满清。
  能于秦淮河上扬名的柳如是,又岂会错过赵继全的神情变化,心知自己穿对衣裳的她,看着赵继全说道。
  “赵公子,可还记得在下!”
  柳如是并没有称赵继全为“大人”,并不仅仅是提醒他两人是故友,同时也含着不认满清之官的意思。
  “记得,记得,赵某如何敢忘夫人!”
  赵继全感叹道,那神情中略显出几分凄然。
  “不知夫人今日上门,所为何事?”
  “今日弟之所以登门求见赵公子,一来是为常熟城内外十万百姓安危,二来也是为故友之性命、前程!”
  依如过去一样,柳如是自称为“弟”,多年来她一直希望能够与士大夫平等交流,所以才会如此自称。对此赵继全又岂不知晓,他无奈苦笑道。
  “夫人,赵某身为朝廷之官,又焉能背主?还请夫人休再提及此事,今日之事,赵某便当从未发生过!”
  “从未发生?如何能未发生?”
  柳如是上前一步,直视着赵继全反问道。
  “今日弟来赵公子这,为的是救故友之性命、前程,赵公子难道真准备做那鞑子朝廷的忠臣?甘心为其陪葬,公子可知,现如今这天下大势在汉,在我大明,今日郑延平北伐,数十万大军已将南京重重包围,南京城破指日可待,待江南诸地光复之时,赵公子又会如何?”
  柳如是的逼问,让赵继全神情一变,他甚至有些不知所措的后退半步说道。
  “赵、赵某自,自当顺天下大势……”
  如果那时,真的有选择吗?
  “可顺势之后呢?赵公子可曾想过将来?可曾想过将来的前程?”
  这……
  柳如是的反问让赵继全一愣,顺势之后又该如何,到那时,还有前程可言吗?贰臣就是贰臣,顺势而降的永远只是贰臣,不可能为朝廷所用,就像钱谦益……难道说他现在已经投奔了郑成功?
  惊讶的看着柳如是,赵继全诧异的问道。
  “夫人,不知蒙叟公现在何处?”
  柳如是并没有回答赵继全的问题,而是继续说道。
  “赵公子,这弃暗投明有以先后之别,若公子能识大局,果断而为,又岂愁将来前程,若公子抱定主意,甘心为鞑子驱使,只恐怕江阴县,便是公子之前车,弟还请公子早做打算!”
  双眸盯着赵继全,柳如是的神情淡然,在其思索之余,她似有意,又无意的轻叹道。
  “公子可曾记得,他日于那秦淮河上,公子是何等的慷慨激昂……”
  新书幼苗,需要大家的关爱,求推荐、求收藏……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