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大明铁骨 > 第95章 忙中闲

第95章 忙中闲


  第95章
  血污!
  那白色的布袜上,尽是血污和黄色的斑痕。不用猜,也知道这是走路走破的血泡、水泡痕迹。
  在发出那声惊叫时,柳如是的双眼瞬间便被泪水蒙住了,泪珠更是顺着她的脸颊湍落下来。
  “将军、这……”
  看着那与脚粘在一起的布袜,柳如是的心头一颤,在行军的路上,她明明看到朱明忠与兵卒们有说有笑的走着,他甚至还主动背过兵卒的干粮袋、替他们扛着枪,可谁曾想,他的脚底居然已经走烂了。
  “嗯,水泡?难怪有些不舒服,等将来走惯了也就好了……”
  归根结底,脚上之所以会出那么多水泡,除了走了太多的路,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袜子、靴子都不舒服。
  “请将军忍着点痛,妾身为将军脱袜……”
  柳如时的动作极为轻柔,她的一只手托着朱明忠的脚踝,一只手慢慢的脱着他的袜子,虽说动作非常轻柔,但因为袜子与水泡、血泡粘在一起,在脱袜时,仍然让朱明忠痛的吸了口气,在扭开头的时候,突然,那目光却移不动了。
  看着柳如时,尽管她穿着男装但是在她弯腰蹲下时,也许是因为奔走了一天,所以使得那领口还是略微敞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口子,恰好露出了些许诱人风景。
  天鹅般细削的脖颈,精致的锁骨,细腻光洁的肌肤,还有……再高点,再高点的,朱明忠发现自己整个人似乎都要陷进去了,可总还是差那么一点点,那峰峦总是隐于暗中。
  虽然朱明忠也不是没见过世面,也不是因为憋了太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年龄比他大十八岁的柳如是对他有着一种特殊的吸引力,这一眼,朱明忠只感到自己的小兄弟在急剧地膨胀……
  为朱明忠脱掉袜子时,看着他脚上的十几个已经走破的水泡以及血泡,柳如是的心头就像是被什么刺到似的。
  “将军,走路的时候痛吗?”
  一抬头,她便感觉到了朱明忠的视线中的流露出来的欲望,被那火辣辣的视线看的只觉俏颜发烫的她,不过是刚一垂头,这一垂头不当紧,她的视线恰好落到了某个位置……
  帐篷!
  一顶极为壮观的帐篷,就那么呈现在柳如是的眼前,只骇得她瞠目结舌的简单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一刻,时间在这个房间里仿佛凝固了,跟着两人视线而停止。
  这一瞬,空气中的那股名为尴尬的气息弥漫开来,冷汗从朱明忠的额上滑落,他自己又未偿没有注意到下面的“帐篷”。
  这会儿,朱明忠甚至恨不得打个地洞钻进去,窘迫非常的的他甚至不敢面对柳如是。第一次,他甚至懊恼着自己的尺寸——这个帐篷未免也太壮观了。若不然又岂会在这宽松的衣袍上撑起这么个帐篷。
  在这尴尬的气氛中,朱明忠勉强地挤出些笑容。
  “这个,夫、夫人,不痛,原本,没有感觉,被夫人一碰,有、有感觉了……”
  什么话啊!
  刚一说出口,朱明忠就恼的想要咬自己的舌头,二十好几的人了,怎么像是毛头后生似的!
  柳如是的脸同样也是臊热得厉害,尤其是在意识到方才居然盯着这人那里看了好一会的时候,别说脸了,甚至全身都红了,她咬了咬下唇,似怒似嗔地看了眼朱明忠说道:
  “哦,妾、妾身知道了!”
  脚放进倒着米醋的木盆里,不过只是略微一泡,朱明忠便舒服的哼了一声,真的很舒服。
  闭上眼睛,泡着脚的他只是享受着这泡脚的舒适,没有什么比长途行军后再泡个脚更轻松、更惬意的了,这会,对于朱明忠来说,那脑海中纷乱的浮想,都在这一瞬间不知飞散到那里去了,他只是闭着眼睛坐躺在椅子上。
  要是能有张沙发就好了……
  不知泡了多长时间,在水慢慢的开始变凉的时候,闭着眼睛的朱明忠感觉到自己的脚被人抬起,然后轻轻的用擦了擦,随后便被搁在绵软、温热之处?这会他根本就没有去想脚搁在那了,而是享受的在那搁着脚。
  坐在小凳上的柳如是,在为朱明忠按摩着脚部的时候,初时她还没感觉有什么,但是慢慢的,随着另一只搁在腿上的脚偶尔的滑动,和那只脚在大腿处隔着衣裳传来的热量,总是有意无意的燎灼着她。
  甚至让她的心神有些不定,就在这时,她只觉那只脚似是无意的跌入双腿间。
  “啊!”
  感觉到脚跟触碰到的位置,那股热量传来的时候只使得柳如是立即觉察到某个地方传来的异样的感觉,刺激得小腹下好似燃起了火苗似的。
  就在这时,那脚似乎又动了一下,那异样的感觉让柳如是的脸“唰”的一下便红了起来。
  “这人、真……”
  似嗔似恼的轻啐一口,刚抬起头来,柳如是便看到在躺靠着圈椅的她,已经不是先前的那副闭目养神状,而是躺在那,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甚至还打着些许轻微的呼噜声。
  原来已经睡着了!
  柳如是连忙将纷乱的思绪收回,满面羞红的她将朱明忠的另一只脚,重新抬起搁在大腿上,然后便继续为他按摩着脚底,在按摩着脚底的时候,随着她的动作,那只脚又一次滑落到了腿间,许是怕它落在地上,在那只脚滑落的瞬间,她的双腿本能的夹住了它。
  那脚上的热量清楚的隔着布料传至双腿间,只灼的她心头微微一颤,在俏颜羞红中,一种莫名的感觉到她的心头爬过,燎的她心里痒痒的,那是一种熟悉的而又久违的感觉。
  “哎……”
  一声叹息间,柳如是星眸朦胧的斜睨着正扯着轻微的呼噜已经睡着朱明忠,可那不知何时撑起的帐篷又一次挡住了她的视线。
  这人……当真是年青气盛。
  轻啐间,突的睡着的他似乎动了一下,只当他醒来的柳如是,手脚仍不自觉的起了一阵轻微的颤抖,急忙把视线收回来,好一会,一抬眼,那帐篷又一次映入眼帘时,看着那壮观的帐篷,她的心头猛然一颤,身体处的滚热的让她不由羞的无地自容,轻声娇嗔道:
  “不许看!”
  尽管嘴上这般说着,可是在为他按摩足底的时候,那顶“巨篷”总是有意无意的闯入她的视线之中,待到她回去自己的睡房时,坐了好久,她的心情才平静下来,而身体上某处异样的反应,让她不禁暗暗地责怪着自己。
  “怎么可以这般不知羞耻……”
  (好像大家对这个时候,出现女人似乎有些意见,嗯,怎么说呢?这个,无语似乎无从解释,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此书并不是种马文,这,可以当成主角对时代的适应吗?主角正在变成17世纪的国人,这个解释可以吗?)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