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大明铁骨 > 第155章 骤变

第155章 骤变

    钱谦益的话让所有人都是一愣。郑成功更是诧异的看了他一眼,似乎对他的表现有些不解。
  
      不过他并没有露出声色,而是等着钱谦益说下去。
  
      “江西,人丁不下数百万,且与江南不同,江南富庶之地,民风柔弱,不堪兵事,不能为大军所用。相比之下,江西旧时于山蛮相接,民风相对彪悍,人丁数百万,若是能克复江西,届时可募兵不下数十万,如此又何愁北伐大业不成?”
  
      钱谦益之所以会这么说,并不是因为他赞同张煌言的建议,而是因为他看到这是一个机会,一个把张煌言赶出南京的机会。
  
      对于一直身为士林领袖的钱谦益来说,从张煌言来到南京的那天起,他就意识到了威胁,毕竟相比于他曾经投降满清的污点来说,张煌言一直抗清至今。但就是凭这一点,他就更有资格充当士林的领袖。
  
      对待这种人,钱谦益向来只有一种观点,既然是绊脚石,若是不能搬掉他,就要把它搬出去。
  
      钱谦益的赞同,让张煌言对他是刮目相看,大有一种知己之感,甚至在他看来,郑军诸将之所以没有看到这一点。是因为他们目光短浅,而钱谦益点名这一切,正是告诉大家江西的重要性。
  
      “不过,这江南却是北伐的根本,若是江南不定,又何以定天下,当年,高皇帝若非事先定以江南,有何能北伐蒙元,匡复中国?”
  
      好嘛!
  
      这钱谦益到底是站在哪一边的?朱明忠看着在那里看看而谈的钱谦益,心里暗自寻思到,先前看似是在支持张煌言,可这会又强调的江南的重要性,这人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
  
      “江南是国之根本!江西同样也是北伐的根基……”
  
      在众人的诧异中,故作沉思的钱谦益,像是突然想通了什么似的。看着张煌言说道。
  
      “既然现在江西清虏兵力空虚,且当地伪官人心惶惶不可终日。且苍水于江西一带可谓是威名赫赫,如若苍水能领精兵一队,以苍水之名,想来大军所至,地方必定是闻风而降!届时江西又焉能不克?”
  
      如果说先前大家还都不明白钱谦益是什么意思?那么现在,所有人都听出了他话中的意思,她是想让张煌言领兵去打江西。
  
      不!
  
      他是想让张煌言离开南京。只是瞬间所有人都明白了,钱谦益的想法。而王忠孝等郑成功麾下的幕僚,更是暗叹着钱谦益的精明,他这一招轻而易举地把南京最大的“内患”给推了出去。
  
      在王忠孝等人看来,张煌言如果留在南京的话,不知会惹出多少乱子,毕竟,张煌言是鲁王的人。
  
      南京的光复固然是一件喜事。但是,同样也带来了问题,尽管现在大家都承认永历朝廷,可是,人总是有私心的。毕竟,这里离永历朝廷太远了!
  
      只要张煌言在南京一天,对于大将军来说就是一种制约。现在能用江西把他扔出南京,倒也是再好不过。
  
      也正因如此,在张煌言愕然的时候,王忠孝等人已经纷纷表示赞同。而王忠孝更是说道。
  
      “宗伯所言极是,浙江清虏非大军强攻,否则断不会投降。这若是大军,用以浙江,又需防范江北清虏,这江西,非得凭少司马威望不可……”
  
      郑成功同样也明白了钱谦益的意思,尽管他并不认为张煌言会与他陷入内耗之中,但是他并不介意让其远走江西,毕竟这同样也是为了国家,为了大明。
  
      “苍水,看来这江西非你不能定!”
  
      郑成功的话顿时把张煌言所有的话语都憋了回去。他甚至朝着朱明忠看去,原本他是想举荐,让他去江西,可谁曾想,那钱谦益居然三言两语,打破了他的想法不说,反倒把他自己给陷了进去,甚至明知道他们的想法,张煌言,也不能够有任何不满,因为现在大明内耗不起。
  
      在张煌言犹豫着到底应该如何回绝,且不会导致内耗的时候。钱谦益又向郑成功说道。
  
      “大将军,以下官看来,虽然,凭苍水之声名,必可平定江西,但为求以稳妥,非得调精兵与其麾下不可!而这只精兵必须擅长攻城……”
  
      在钱谦益说出他的建议时,郑成功终于明白了,明白了他的想法!
  
      什么是一石二鸟?
  
      借着张煌言的一个建议。钱谦益便轻而易举的把张煌言请出了南京,甚至就连同朱明忠也跟着一并解决了。
  
      “理当如此!”
  
      郑成功表示同意的时候,张煌言选择了沉默,他知道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在改变,郑成功的想法。
  
      看着钱谦益时,张煌言的心底更是浮现出一个念头。
  
      误国之匹夫!
  
      “下官以为,大将军麾下长与攻城者,非忠义军莫属!”
  
      这是个机会!
  
      至少有那么一瞬间,朱明忠甚至想向钱谦益道谢,这当真是人困送枕头。原本还寻思着怎么离开南京。
  
      这下好了!
  
      江西!
  
      江西是个好地方啊!
  
      人口众多,资源丰富,而且又临鄱阳湖,这简直就是一个种田发家的好地方。
  
      凭着人口,资源,只要有个两三年时间,自己必然可以练出一支精兵出来,而且还能练出水军来。
  
      至于张煌言,这样的大人物又怎么可能一直留在江西?未来南京才是他的根本,一旦江西平定之后,张煌言必定会携平定江西的威望,再次返回南京。而到时候,这江西可不就是自己当家做主。
  
      钱谦益啊!
  
      无论如何,这个情,朱某都记下了!
  
      就在朱明忠暗自记下钱谦益这个人情的时候,却又听到他在那里说道。
  
      “成仁在夺取南京时,身负重伤,这行军打仗多有不便,还请大将军为国惜才,待成仁伤愈后,再行差遣。所以下官举荐由忠义军左翼统领李子渊领兵前往江西……”
  
      在钱谦益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朱明忠几乎傻了眼,原本还心存感激的他这会儿脑中只剩下一个念头。
  
      这老东西想夺我的兵权!
  
      “成仁,这江西关系到我大明能否中兴,想来你自然不会反对麾下精锐由麾下统领领往江西吧!”
  
      钱谦益的话声一落,那边就有人接腔到。
  
      “宗伯不知,这天下谁人不知成仁之忠,既然是为国事,成仁又岂会反对?”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