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大明铁骨 > 第28章 两难

第28章 两难

    国人喜欢在酒桌上谈事情,三个半世纪后如此,此时,同样也是如此。
  
      说是洗尘宴,宴席的主角虽说是钱磊、高继明两人,可是很快,在最初的寒喧与客套之后,众人还是慢慢的谈到了正事上。
  
      “募兵!”
  
      戴着孔明帽的钱磊,在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正欲摇扇时,却发现那鹅羽扇不知落在什么地方了,是船上?还是?
  
      这会显然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虽说摇了空,可他却不觉得丝毫尴尬,他看着军门说道,
  
      “军门若是想败达素,就非得募兵不可!”
  
      “募兵?从何处募得足够的兵卒?要知道,咱们忠义军募兵,可不是随便拉来个便成的!”
  
      高继明有些急切的说道。作为后军统领的他,这阵子于常州的时候,也曾参与过募兵,忠义军募兵可不像其它人,是个人便成,除了要求是良家子之外,还有这样那样的限制。也正因如此,募兵可谓是极为困难,而且是越来越难招募。
  
      “这天下那有那么多良家子愿意从军!”
  
      他的一声反问,让众人无不是纷纷一哑,良家子从军,本就是出于无奈,即便是忠义军,当初若非是清军放火焚城,城内外百姓流离失所,面对军门开出的厚饷,方才有数千江阴良家子弟投军。若不然的话又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多良家子弟从军。
  
      “可不就是!”
  
      朱大咸颇为的无奈的说道。
  
      “经流寇、清虏几番屠虐之后,这天下百姓十不存一,天下尽是赤地千里,清虏地方官员皆以招流民垦殖为考核业绩,无主荒地更是任其开垦,且全是初年免赋。那些地都是因为无人耕种落下的熟荒,但凡是良家子,只要稍勤快一些,一年便能开出数十亩甚至上百亩地来,忠义军军饷虽厚,可相比于种地,谁又愿意冒杀头的风险种地?”
  
      所谓的“盛世”,大抵都是如此,大都是王朝覆灭时,天下人口大减之后,在人少地多的情况下,自然也就呈现出了所谓的“盛世”,别的地方不说,就像清河这样未遭屠杀的地方,随便拉出来一户人家,都有上百亩地,原因无他——许多地少的百姓前往他地的同时,即便是那些的多的大户也是纷纷分家使得其子弟迁往其它地区,前往屠杀导致人少地多的地方“垦荒”。就像现在的扬州,有一多半百姓都是从淮安地区迁去的。
  
      每一次王朝的更迭,都是一个是人口灭绝性的灾难。同时也是一次人口大迁移,这种人口迁移会持续百年,甚至更长时间。
  
      而往往中国古代所谓的盛世,他的时间正是根据人口灭绝的规模来决定的。盛世持续的时间越长意味着王朝屠杀时的人口灭绝程度就越为严重。
  
      而在做的,这些人同样也经历过满清入侵时大规模的屠杀,天下人丁十不存一的现实,他们当然是深有感触,甚至他们的很多亲人,朋友,同样也在这场所谓的“改朝换代”,实际上的亡国灭种中失去了生命。不知多少传承数百年的家族,在满清的屠刀下化为灰烬。
  
      “因为百姓地足而富庶,所以,自然不愿募兵,越是如此,就越难募兵,所以单只是靠征募,恐怕……难啊!”
  
      非是无奈,有几人愿意当兵?这天下之人,若非是出于无奈,恐怕无一人愿意当兵!
  
      尽管并不愿意面对这个事实。但是这样的现实却是无法回避的。
  
      “不募,难道要和其它人一样,抓丁不成?”
  
      面对众人的叹息,朱明忠把筷子一放,看着他们说道。
  
      “抓丁,看似简单,可抓来的兵丁,又岂会认真训练,又岂会在战场上毫无顾忌的奋勇杀敌,若是做不到这些,即便是咱们抓到几万兵丁,又有何用?不过就是数字上的变化罢了!”
  
      来到这个时代之后,朱明忠才真正知道,这个时代的军队是什么模样,就像郑成功的17万北伐大军,除了官佐的数千家眷之外,其它的兵丁除去数万精锐,也就是所谓的“战兵”之外,大多数都是历次作战中掠来的百姓,这些被抓来的兵丁,在打顺风仗的时候,还可堪一用,可以跟在精锐部队的身边,捧个人场,可是一但兵败的话,这些人又很有可能会四处溃散,这样的大溃败,甚至可能会冲垮精锐部队的战斗。恐怕,这也是历史上郑成功于南京兵败的原因之一。
  
      而在南明与满清的对抗之中,兵员的素质起着决定的因素。在清军入关时,北方各省正遭遇流寇作乱,各种自然灾害以及传染病的重创,百姓流离失所,甚至于易子而食,在这种情况下,清军入关后,为补充自身兵力不足,在一方面吸纳投降明军的同时,还是立即以厚饷吸纳流民,相比于南方的富庶,北方本就贫苦,绿营的军饷对于北方百姓极具吸引力,尤其是在各种自然灾难频发时,更是如此。
  
      而相比之下,面对清军的进攻,南明的那些心怀鬼胎的军镇将帅,在那些百姓不愿募兵时,无不是纷纷掠民为兵,以至于其军队迅速膨胀起来。
  
      他们看似兵强马壮,可是实际上却是不堪一击。换句最简单的话来说——“强征兵完全不是雇佣兵的对手”,因为雇佣兵是要打仗吃饭,更何况还有破城后的劫掠作为刺激。
  
      当然他们之间还有主动与被动的区别。那些为军饷所吸引而当兵的人,在战场上更为主动,而且往往身体素质更为优良。
  
      “兵,必须要募!”
  
      没有丝毫的犹豫,朱明忠看着众人加重了语气。
  
      “能募一万是一万,能募五千是五千,我还就不信了,我汉家儿郎,皆愿为某为异族之奴,甘愿变祖宗之衣冠……”
  
      汉家儿郎是不愿,所以才会被杀尽……正是因为目睹满清的暴虐,人们才会选择了屈服。杀尽不愿为奴的,剩下的自然也就是甘愿为奴的了。
  
      这就是满清奴役中国两个半世纪的根本!
  
      “军门所言极是,这清虏与我汉人有血海深仇,若是加以鼓动,势必可募得数万良家子……”
  
      在其它人说话的时候,第一个提到募兵这事的钱磊只是闷声不吭的吃着菜,待到徐又铮说完这番话后,他才缓缓说道。
  
      “军门,其实这募兵有什么难的!”
  
      哼了一声,钱磊瞧着之前眼倒着募兵困难的朱大咸、徐又铮、张国久这些人,他们无一例外都是书生,当真是书生不堪一用。
  
      “既然当初在常州能责令里长,庄长、首事、地保公举数人当兵,而且要求必须确系土著,均有家属。为何在江北就不能了?”
  
      在这些人之中只有他曾经征募过兵卒,自然也只有他了解其中的关节以及内幕。
  
      “可,倒是可以,只是若百姓不愿当兵,又能奈何得了他们?”
  
      瞧着说话时,还只是一副书生脾气的徐又铮,当了那么多年师爷的钱磊冷笑道。
  
      “哼哼,军门起兵伐虏,实为天下之百姓,百姓焉敢不从?”
  
      百姓焉敢不从!
  
      两人说话的观点是截然不同的,如果说徐又铮的心里还在乎着百姓,那么钱磊的眼里根本就没有考虑过百姓的想法。
  
      更准确的来说他压根儿就没有去站在百姓的身上去设身处地的替对方着想。毕竟当了这么多年的师爷,他所在乎的只是怎么样让大人满意,至于百姓?
  
      谁会在乎?
  
      满清朝廷当然不会去在乎!朝廷不在乎,地方官自然也不会在乎。在这种情况下,他这个失业,当然也不会去考虑百姓的利益了。
  
      钱磊的这句话,让张国久的眼前一亮,立即明白了他的想法。
  
      “那清虏入关之后于行以苛政的时候,又岂问过我大明的百姓是否甘愿?哼哼,都到了什么时候,还需要看百姓愿不愿意,军门,以下官看来,军门只管令各地官府,责令当地里长,庄长、首事、地保公举数人当兵,若有不从者……”
  
      见众人的目光投在自己的身上,钱磊一阵得意,他之所以会引出这番话,就是为了在军门的面前显出他的能力,用事实告诉军门,他钱炳奇是可以大用的。
  
      怎么样才能够让军门赏识?关键就是要为军门解决麻烦,这才是身为幕僚应该干的事情。也只有如此,才会让其离不开自己!
  
      “但凡不从者,可……嗯,课以重税……”
  
      其实在一开始的时候,钱磊想说的是,借人头加以威慑,可是话都到嘴边儿了,他才意识到这并不是过去,无论如何,他们都不可能像满清一样,动辄杀戮百姓。
  
      “课以重税!”
  
      钱磊的建议,让大家伙的眼前,无不是一亮,这确实是一个好办法!
  
      “此法甚好!”
  
      朱大咸忍不住为其叫起好来。
  
      “这样的话,既可以募集到足够的兵卒,又可以筹集军饷,可谓是一举两得!”
  
      在众人叫好的时候,朱明忠看着钱磊问道。
  
      “炳奇,恐怕你不仅仅只有这么一个主意吧,来把你的想法和大家说说。”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