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大明铁骨 > 第59章 小玩意

第59章 小玩意


  
  清河县城南船厂附近一片荒地上,四门炮身黝黑的铸铁炮,一并排固定事先搭好的石墙后方,阳光照耀在炮身上,与寻常火炮的炮体的粗糙满是沙眼不同,这四门炮那光滑的炮身上散发出诱人的金属光泽。
  这片占地数千亩的空地就是兵器厂试验场,此时,这四门炮相隔数丈,每门炮都只是简单的置于石墙后方那类似于舰炮的炮车上。这种炮车正是清军的炮车,也是当年明朝于海上打捞时获得舰炮炮车,半个世纪来一直沿用着这种舰上的四轮炮车。尽管其机动不便,但在试验场上,用其充当试验炮车倒是再合适不过。
  这会朱明忠却没心思去考虑国人为何数十年未曾研制野战炮车,他只是眼巴巴的看着这四门炮,这四门新铸的火炮,很可能会彻底改变忠义军与清军的力量对比。
  待众人都退到三十丈外之后,随着一声令下午那边的炮手立即点烧了引火绳,两尺长的引火绳,足以燃烧一分钟。
  “哒……”
  眼睛盯着那边炮尾的引火绳,朱明忠打开了怀表,这怀表是郑成功赏赐了,足足十二块怀表,其中有十块,都被朱明忠交给了炮兵,以用于计时。
  在秒针转动一圈之后,突然,那炮口猛的喷出一团灼热的炮焰,只听“轰!”、“轰!”、“轰!”、“轰!”数声,固定在墙后炮位上的火炮立即猛烈后座,在后座的同时,整个炮位上都被硝烟笼罩着,与此同时,架设在一百丈外的木靶,更是被重达六斤的弹丸砸出了一个足足一尺有余的孔洞来。
  “赶紧过去看看,还有几个没有炸膛!”
  不待硝烟散尽,朱明忠就第一个冲了过去,然后冲到炮位上。只见四门火炮里面,有三门看起来都没有裂纹,只有一门隐约的似乎裂纹,显然,这一门炮已经没办法再进行试验了。
  “继续试炮!”
  没有任何迟疑,朱明忠一声令下,那边已经训练了半个来月的炮手们,立即用包裹着几层棉布炮杆沾着水,然后塞进炮膛之中,将炮膛擦冷之后,又用干布炮杆擦去其中的水分,然后加大火药量再试。
  “用药六斤!”
  六斤炮正常装药为三斤,加倍装药就是六斤,在徐又铮操练下的炮手,已经不再像过去那样,用竹筒盛药,而是取出一包臂粗纸筒,那纸筒里装满了火药,然后直接将其塞进炮膛。
  “整装药!”
  看到这一幕,朱明忠突然想到曾经在看过的前装炮弹整装弹的图片。那种炮弹的结构很简单,无非就布制的药包加木塞与铁弹,那种整装药可以最大限度火炮的提高射速。
  “你这榆木脑袋,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
  想到整装弹,朱明忠自然想到了得已纵横驰骋大洋两百余年的英国海军,他们凭什么纵横大洋?当时火炮的精度都不高,只好追求铺天盖地的火力密度压倒对手,提高火力密度的办法有两条:一是尽可能多装炮,二是提高火炮的射击速度。
  很多时候,多装炮只是其中,而射击速度快,除了要通过反复的训练来达到之外,更重要的就是整装弹!可以说,正是通过反复的高强度训练,以及整装弹,让英国海军以并不占优势的火炮数量,一次又一次赢得了海战。火炮射击速度,如同拳击场上的拳手出拳快一样,有的时候,并不一定一击必杀,但先敌打坏了对手的眼睛和头部,也能降低对手的抵抗能力,最终取得胜利。
  当然,仅仅只是训练和整装弹,并不是全部,英国海军的炮术领先于世界其它国家海军,还有一些他们的独门绝技——豪猪刺。英国人通过对豪猪的研究,发现豪猪刺是空心的,结实而富有韧性且能燃烧。所以他们就拨下豪猪的尖刺灌满火药,海上打炮的时候,直接就能捅进引火孔,这就是英国人打炮快的秘诀之一。后来,他们也采用更容易获得的鹅毛管制作引火管。
  这种硬质的装满火药引火管,捅进引火孔与膛内火药连在一起之后,可以形成一个整体,而不至于像引火绳一样缓慢燃烧,从而大大加快了射速。当然除了豪猪刺和鹅毛管,后来英国人就开始采用燧发机为火炮发火,而法国海军直到特拉法尔加海战中,仍然还没有普遍采用这种发火机构,打炮慢一拍就不奇怪了。
  炮兵技术的不断革新,正是英国海军纵横大海的原因所在!
  “没错!就是鹅毛管!先把鹅毛管引入军队,等将来再用燧发机……”
  整装弹带来的启示,让朱明忠不断的于脑海中回忆着拿破仑时代的技术革新,慢慢的一些曾经被忽视的,甚至有些不起眼的小东西,都被他一一想了起来的。
  而在他不断回忆着那些可以提高部队战斗力的“小玩意”时,第二轮和第三轮,加倍、再加倍的试射三门火炮,依旧都坚持了下来。
  不过尽管如此,三门火炮依然装填着九斤火药发射六斤铁弹,按照这个时代试炮的规定,连续试验五次之后,火炮才算合格。
  而在试验中,朱明忠从一旁的木箱中取出一发形似铅球的实心铁弹,这就是六斤炮的炮弹,弹重为六斤,如果折算成后世的公斤的话,应该是3.6公斤左右,换算成英制的话,应该是8磅左右。尽管它的威力无法与鼎鼎大名的十二磅炮相比,但1200斤重量,勉强适合充当野战炮,至于重量为1400斤的十斤炮,虽然只重了200斤,但是增加炮车后的重量却是水涨船高至少近两吨之重,远远超过这个时代的机动水平。即便是6斤炮包括炮身、炮架加上车轮的全重也超过2500斤。
  “火炮还是要十二磅拿破仑啊……可拿破仑炮是什么尺寸来着?”
  当然即便是绞尽脑汁,朱明忠也想不起十二磅拿破仑的炮身尺寸,不过并不妨碍他憧憬着那个未来,尽管明知道拿破仑炮200年火炮技术进步的结果,但人总要有些理想……
  “这是……”
  看着炮弹中央的一条细纹,这是铸造时留下的铁范合缝,在铸造生铁炮弹时,都是用两个半圆坯模合铸而成,非常粗糙,必留合范的线痕。炮弹外表不光滑,势必会影响精度,回忆着后世曾看过的资料,似乎在鸦片战争时,也有过这样的问题,后来丁拱辰改用失蜡法浇铸,铸得的炮弹才达到光圆无痕的地步,但此炮弹在整个战争中所占比例极小。而解决此问题的办法,还有一个办法就是采取人工磨光,当然,这种办法的成本相对较高。
  除非……如果借助铣床的话,倒是可以轻易铣去合缝!
  看着手中的发白发灰的炮弹,朱明忠知道,为了降低成本,这些炮弹都是用铁模铸造,意味着这些炮弹的材质无一例外都是白口生铁,白口生铁无法进行铣削加工,除非进行可锻化退火。
  对于可锻化退火,作为工科生的朱明忠并不陌生,就是将白口铁放在砂箱中或有保护气体的炉子内进行将脆硬的白口铸铁转变成韧性和塑性较好的可锻铸铁的热处理工艺。这种工艺并不复杂,甚至可以说也很简单。
  “嗯,回头可以命人研究一下……”
  心底这般思索着,那边已经完成火炮试射。徐又铮正在命人将炮身取下,然后竖置起来,往炮膛里倒水。
  “经略,这大炮试放之后,需要装水放置一天一夜,如果表面渗出水迹,表明此炮不可用,如果表面无水迹渗出,即可配三百发铁子,然后发往军中留用……”
  每门炮配三百发炮弹,这是这个时代火炮通常的寿命,但是对此朱明忠显然有他自己的看法,
  “这三门炮不需要送入军中,等到装水查验结束之后,就在这里进行试放,每天至少打五十炮,每打50发炮弹之后,再装水查验,这样一直打下去,不要停,直到炮身产裂缝之后,再看看到底打了多少发炮弹,然后把三门炮的寿命都统计起来,如果三门炮不行,就再铸造几门,然后试验下去!我还就不信了,它的寿命只有三百发!”
  或许,清军铸造的火炮寿命只有三百发,但是朱明忠相信,经过改良的铸铁以及铸炮工艺,应该能够提高火炮的寿命,如此自然也就不有遵循旧例,而且现在,朱明忠更希望自己的下属能够打破常规。
  “下官遵命!”
  对于经略使的命令,戴苍和徐又铮纷纷表示赞同,而徐又铮更是于一旁说道。
  “经略,这炮孔经过膛削之后,可谓是明膛如镜,即便是鸟铳铳管也不过如此,以下官之见,这炮子与炮孔之间游隙不应再遵旧例,既然弹膛光滑,说可适当加大炮弹,如此既可增加炮子重量,又能增加大炮威力……”
  对于徐又铮的这个建议,朱明忠自然没有反对,他需要就是这种打破常规的尝试。
  “子树的这个法子,倒也可以试一试,我看就这么办!”
  (本章完)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