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大明铁骨 > 第194章 婚事

第194章 婚事

    这算是包办婚姻吗?
  
      直到定下婚期,举办婚礼的时候,朱明忠还觉得有些晕糊糊的,毕竟,这一切来的太快,太过突然了。
  
      至少在来南京之前,朱明忠压根就没有想到,自己会结婚,而现在,他结婚了!
  
      这算不是算是包办婚姻?
  
      应该不算吧,至少倒是挺喜欢她的。
  
      朱明忠这般寻思着,至少有那么一瞬间,他还有些窃喜,因为就后世的眼光来看,郑灵虽然不像夏家姐妹一般算是顶尖的美女。但怎么着也是八分美女。而且那清丽可人的模样,也确实动人。
  
      因为男方家中没有长辈,所以一切都由张煌言为之操办,或许朱明忠并不是他的麾下爱将,但是作为一员处于半独立状态的军中将领,为其主婚本就是件拉拢人心的好事。至于女方,作为郑家的九小姐、延平王的亲妹妹,出嫁的话,自然不需要男方这边考虑。
  
      而在南京的郑军诸将和西征军以及忠义军将领,凡是得到消息后能赶得到的,都会亲自赶至南京,至于无法赶来的或者因为军务无法抽身的,都会专门派人送来了一份厚礼。甚至连南京城内由郑成功奉养的那几位宗室,也纷纷送来了他们的礼物。不过,作为没有进项,只能靠郑成功奉养的那几位宗室王爷,相比于那些个领军在外的将领,自然显得寒酸一些。就像宁靖王朱术桂却只能拿出一副他自己写的字画来。
  
      不过虽是如此,对于南京城来说,这确实是一件大喜事,打从南京光复,似乎就没有比这更热闹的事情了。但是作为当事人的朱明忠,一开始是高兴,到后来也就是强颜欢笑了,按着明代时的规矩举行的婚礼,可谓是非常繁琐,慢慢的好奇,就像成了煎熬,熬着,熬着,整个人便只能任由周围的宾客们随意摆布了。
  
      明式的婚礼显得很是繁琐,这是因为两家人皆不是寻常人家,再加上郑灵是郑成功的小妹,虽说没有封号,可这婚礼仍然是按照郡主的规矩,而且所有人都清楚,若是朝廷在的话,没准规格还会再高上一格来。
  
      在繁琐的婚礼之后,与后世不同的是作为新郎官的朱明忠还要与男宾客们继续开怀畅饮,因为人多的关系,待到陪好客人的时候,他已经有了七分醉意。直到这个时候,才由众人将他簇拥着送进新房,然后就将整个空间完完整整地留给了一对新人,不对,还有一个贴身的丫环,还在一旁站着。
  
      当洞房完全安静下来之后,七分醉意的朱明忠看到坐在床上,穿着一身大红凤冠吉袍的女孩时,才终于恢复了几分清醒。
  
      我结婚了!
  
      看着端坐于床上的郑灵,尽管还没有掀开那盖头,但他仍然有一种感觉,与过去截然不同的感觉,似乎在这个一瞬间,他有了一个家!这种感觉与在清河时截然不同,尽管在清河的府邸之中,还住着他的三个侍妾,可那里并不是家。
  
      也许,这才是家!
  
      在内心这么感慨着的时候,朱明忠突然有些迷茫了——接下来怎么办?
  
      应该是掀盖头吧!
  
      即便是已经有了三房侍妾,但朱明忠并没有结婚的经验,毕竟那三房侍妾不过都是“抢来”的,自然也没有可能经历这一切。
  
      想到电视里曾看到的步骤,又想到之前他人的叮嘱的那些个规矩,朱明忠便径直朝着她走了过去。
  
      听着那脚步声,在那脚步越来越近的时候,端坐于床上的郑灵整个人都紧张的心脏快到跳到了嗓子眼里,看着那越来越近的脚,想到之前嫂子们教导的规矩,她便有些急切的说道。
  
      “夫君,奴家这盖头要用喜秤掀下来的!否则不吉!”
  
      尽管内心紧张,但郑灵的语气仍然显得很是镇定。不过那互相交缠的手指,却说道出是她内心的紧张。
  
      “喜秤?这是什么规矩?”
  
      心底疑惑着的时候,一旁侍候着的俏丫环双手捧着一个木盘说道。
  
      “姑爷,请掀盖头!”
  
      瞧着木盘中的喜秤,其实也就是一个秤杆,朱明忠这才想起之前别人告诉他的事,掀红盖头之所以会用“喜秤”,据说是因为秤杆上标明斤两的星星,由天干地支配合而成,南斗六星,北斗七星,再加上福、禄、寿三星,恰合十六之数,而十六两为一斤,用以挑盖头则大吉大利。
  
      “嗯。”
  
      接过那秤杆,朱明忠回过头去,只看到郑灵依然是一副端端正正的坐在那。大红色的盖头也跟先前一样,严严实实地挡在头上,就像刚才压根就没有说话似的。
  
      大步走回床边,朱明忠直接拿着这杆喜秤挑起她头上的大红盖头。
  
      挑开大红盖头的瞬间,朱明忠的眼前顿时为之一亮,映入眼间的依旧是那张俏利的脸庞,甚至还略带此许婴儿肥,这是一张典型的俏丽萝莉脸,长长且上翘的睫毛配着那双大眼睛,瞧着有点像是的洋娃娃,也许是因为紧张有些轻轻的颤动着。
  
      如果用朱明忠的审美眼光来看,眼前这个化着与后世淡妆类似桃花妆的女孩,就像大学众多女生里相貌较为出众的大学新生。
  
      而现在,她却是他的妻子。
  
      想到初入这个时空时,险些被人砍头,那时他正是被她所救,那个时候,置身于底舱的他,初见她时的惊艳,至今仍然停留于脑海中,在过去的很多时候,总会不时的于脑海中浮现于眼前,她是他来到这个时代见到的第一个女子,那时性命堪忧的他,从未曾想过,有朝一日她会成为他的妻子。
  
      “九……”
  
      原本想称她“九小姐”的朱明忠,话刚出口,就意识到现在已经不适合再称她为“九小姐”了。
  
      “夫君,奴家闺名阿灵。”
  
      心思灵巧的郑灵满面羞的说道。
  
      先前看着他盯着自己时的模样,郑灵的心底只有一种甜滋滋的感觉,那是一种从未曾有过的、陌生感觉。
  
      “阿灵,”
  
      看着穿着一身吉服的郑灵,不知应该说什么朱明忠,连忙说道。
  
      “你要喝茶吗?”
  
      “嗯。”
  
      从拜天地后便一直这么坐着的郑灵自然有些口渴。
  
      为郑灵倒了一杯茶,朱明忠把茶杯递给了她,虽说口渴,但是她仍然只是小口的喝着,在喝茶时,感觉到他的视线始终盯着自己,那投来的视线让她的心底只是一阵慌乱,羞怯的垂下头来。
  
      看着她那副娇羞模样,只觉得一种欲念在心底升腾起来的他,便走到她的身边,把手放在她的肩头时,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她的浑身轻颤。
  
      “夫君,不是要喝交杯酒吗?”
  
      郑灵紧张的提醒道。
  
      “这个时候,还喝什么酒?”
  
      本就带着醉意的朱明忠,那里还顾得及其它,而是一把抱住了她。
  
      浑身僵硬的郑灵,满面羞红的喃道。
  
      “你、你可得轻点……我……害怕。”
  
      房中的那儿臂粗的红烛很亮,许是南京外的蜡场用香料混和蜂蜡做的,点着之后,空气中带着一股股淡淡的甜味,也不知道是不是还带着些其它的效果,以至于朱明忠整个人都感觉内心一种火焰在燃烧着。尤其是在听到她的这句话时,那股火焰更是从心底升腾起来的,他的目光中更是燃烧起了一阵烈焰。
  
      被放到床的郑灵软软地仰躺在床上,头往一旁避过去,脸上羞红一片。俯下身时,看到她那张俏丽的脸蛋,恍惚间,朱明忠。忍不住伸出那张已经变得极为粗糙的大手在她的脸庞上轻抚着,那细细腻的肌肤叫他不敢用力,就像是生怕会摸破她的皮肤似的。
  
      有些迷恋的触摸着这张脸庞……这张曾在绝望中给他带来希望的脸庞,曾多次出现在他的梦中,而此刻离得这么近,一时间,朱明忠居然难掩内心的激动,就像是初出茅庐的后生小子一般,心脏紧张的跳至嗓子眼。
  
      感觉到他的触,满面羞红的郑灵睁开眼睛来,立即与朱明忠对视上了,看着他的眼神,她又慌忙闭上了眼,那长长的睫毛一阵颤动,红艳的嘴唇紧抿着,整个人完全说不出话来。此时的她看起来还是非常紧张,身体绷得很紧一动不动的,就那么躺在床上。
  
      而这时朱明忠先是亲吻她的额头,许是那胭脂的味道,很甜、很香、很宜人,而这时只听到那蚊蚋般的话语从她的嗓间说出。
  
      “夫君,先,先吹灭蜡烛……”
  
      “别,别急,床帘先放下来……”
  
      说罢,郑灵的脸更红了……这时她听到衣衫脱去的声音,然后感觉到一双手在脱解着她的衣服,她整个人顿时绷直了,眼睛紧紧闭着、身体僵直在那里。任由那只手摸索着……
  
      在这间满是喜庆之意的卧房里,那儿臂粗的红烛带来了暖暖的光亮,喜庆的红烛浑身红彤彤的,散发出淡淡的芳芬……
  
      而在那悬着床帘的红木大床上,一件白绸中衣从中丢了出来,在女孩尖细的话语声中,又有几件衣服又被从帐间丢出……
  
      APPapp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