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九百四十章 血红钥匙

第九百四十章 血红钥匙

就在韩立刚刚催动白色小盾撑起一片白色光幕时,雷公傀儡手中紫黑长棍已带着万钧之势轰然落下!
  
  “轰”的一声巨响!
  
  白色光幕上光芒巨颤,大片白色闪电从长棍上倾泻而出,轰鸣不断。
  
  无数电光从上面弹射而出,击打在四周地面上,溅起大片火星。
  
  电光持续了数息之后,声势开始减弱,但小盾表面的光幕也被损耗殆尽,几乎已经缩小到了本体大小,无法遮蔽住韩立的身子。
  
  就在这时,雷公傀儡突然长棍一挑,将白色小盾隔开,一步跨出欺身而上,抬起一脚,重重踢在了韩立身上。
  
  韩立只觉整个人犹如被山岳撞击,一股沛然巨力袭来,体内五脏六腑一阵翻涌,身子翻滚着摔了出去,直接砸断了残损的石拱桥,撞在了水池墙壁上,深陷了进去。
  
  但紧接着,他双手猛地一拍墙壁,身形爆射而出,迎面就见雷公傀儡已经双翅挥舞着,朝自己急速射来。
  
  眼看两者即将相撞之际,韩立双足玄窍骤然间光芒大亮,虚空一踩之下,身形骤然向拔高数尺,越过了雷公傀儡的头顶,重重向下一踩。
  
  “轰……”
  
  与此同时,韩立身上竟也好似有惊雷炸响一般!
  
  其全身玄窍白光大作,周身之上亮起一股磅礴无匹的白色光波,朝着下方的雷公傀儡倾轧而去,那威势比之前对战骨千寻时,更胜一筹。
  
  另外两名执戟力士刚想靠近,就被这股白色光波扫中,直接崩碎开来。
  
  雷公傀儡体魄之强非比寻常,在这股力量强压之下,硬是连头颅都没有低垂半分,只是其双翅似乎不如别处,在白色光波的冲击下寸寸撕裂。
  
  韩立双足如泰山压顶一般,重重踩在了雷公傀儡的肩头,立即压得他身形一矮,整个地面也随之崩裂开一道道巨大的豁口。
  
  得手之后,韩立没有丝毫停歇,天煞镇狱功在体内疯狂运转,双臂之上密集玄窍同时亮起,两只手掌上笼罩出一层朦胧星光,朝着雷公傀儡的头上,重重一拍。
  
  “砰”的一声巨响。
  
  大片白色星辰之力的光芒爆裂开来,雷公傀儡本就生得尖嘴猴腮的脑袋顿时一瘪,完全变了形,整个身子骤然一松,一双眼眸也没了神采,黯淡了下去。
  
  韩立见状,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从其肩膀上挑落下来,朝石穿空那边望去。
  
  之前与他交战的两名执戟力士傀儡,此刻只剩下了一人,被石穿空且打且追地赶到了神殿门口附近,已经不足为惧了。
  
  韩立收回视线,望向石台上仅剩的一座女子雕像,暗自沉吟道:“好歹还有一个老老实实当雕像的……”
  
  他的目光落在了那女子雕像手中的血红色钥匙上,略一迟疑后,仍是身形一纵,朝着石台上跳跃而去。
  
  然而,不等他身形靠近石台,身前虚空之中就陡然浮现出一层白光禁制,将那女子雕像隔绝了开来。
  
  韩立身形立即一止,从半空落了下来,仔细打量过去,就见石台四周,围绕着女子雕像,升起来了一道白色光柱禁制。
  
  “咦,这倒有点意思……”片刻之后,韩立忽然嘴角一勾,笑着说道。
  
  这时,身后忽然传来“轰”的一声爆鸣,最后一个执戟力士也被石穿空击溃了。
  
  石穿空口中长长吐出一口浊气,缓步朝韩立这里走了过来,顺手就将韩立之前丢下的白色弯刀,和那根紫黑色的齐眉长棍捡了起来。
  
  “怎么了,厉兄,可有什么发现?”石穿空走上前来,问道。
  
  “你看这禁制下方的阵纹,可觉得有些熟悉?”韩立没有回头,说道。
  
  石穿空依言望去,就见光柱下方有一道道星辰纹路分布,十分密集繁复,但当中一些区域看起来却的确有些眼熟。
  
  “这好像是飞星符文……”石穿空迟疑道。
  
  “没错,这些阵纹看似复杂,其一些细微之处,仍是能够看到飞星符文的痕迹。”韩立点了点头道。
  
  “这么说来,你能破此阵?”石穿空眉头一挑,欣喜道。
  
  “没有十足的把握,但也不妨一试。”韩立笑道。
  
  说罢,他便从怀中一摸,取出之前为星隼飞舟刻画符纹时,留下的那支星澜笔,开始在法阵外面刻画起来。
  
  他的速度不快,画一画还要停下来查看一下,断断续续用了半个多时辰,才将整个法阵刻画完毕。
  
  “成了?”石穿空见状,问道。
  
  韩立没有答话,而是收起星澜笔,双目一阖,嘴唇轻启,开始念念有词。
  
  片刻之后,他双目忽然一睁,运转体内星辰之力,屈指朝前一点,指尖上便有一道白色光芒飞射而出,打在了地面上的星纹法阵上。
  
  紧接着,就见他刻画出来的法阵上白光一亮,嗡嗡之声大作,开始运转起来。
  
  其上一道道白色光芒从中飞射而出,一点点没入了石台上的白色光柱内,光柱中的光芒立即如积雪骤遇骄阳一般,飞快融化消散了开来。
  
  韩立嘴角这才勾起一抹笑意,走上前去,从那女子雕像手中,取下了那枚血红色的钥匙。
  
  令其有些诧异的是,这钥匙摸起来竟有些温热,就如同刚从别人手中取来一般,除此之外,倒是没什么特别之处。
  
  “折腾了半天,这里只有这么一把钥匙,也不知到底有什么用。”石穿空见此,不由苦笑了一声道。
  
  “看这把手森严的样子,多半有些来历吧,就是不知道和你所说的圣骸有没有关系。”韩立说着,将钥匙递给了石穿空。
  
  “除了这手感有些特别,其他还真看不出什么,还是先放你这里吧,比较稳妥一些。”石穿空将钥匙拿在手中打量了几眼,又还给了韩立。
  
  韩立也没多说什么,将钥匙放进怀中,接着便是一怔。
  
  “咚”咚”咚”
  
  他只觉一阵阵有力的心跳声从其体内传出,血色钥匙似乎感应到了什么,表面泛起丝丝血光,并且也仿佛一颗心脏般轻轻跳动起来。
  
  伴随着这股跳动,一股热气从血色钥匙内渗入,涌入了他体内。
  
  热气入体,韩立全身仿佛浸泡在温泉中一样,通体舒泰,全身毛孔尽数张开,体内气血运转比之前快了许多。
  
  不仅如此,他身上那处即将蠢动的玄窍轻轻颤动,隐隐又打开了些许的样子。
  
  “厉道友,你没事吧?”石穿空看到韩立神情有异,顿时问道。
  
  “没什么……”韩立摇了摇头,正要说什么。
  
  就在此刻,整个建筑突然剧烈晃动起来,越来越猛烈,并且发出山呼海啸般的隆隆巨响,仿佛地震一般。
  
  “怎么回事!”韩立二人都是大惊。
  
  地面的晃动越来越强烈,墙壁之上浮现出一道道裂纹,并且飞快变大,然后轰然坍塌,无数大大小小的碎石砸向二人。
  
  “这里要塌了,快走!”韩立一把抓住石穿空。
  
  下一刻,他全身玄窍尽数点亮,尤其双腿之上的玄窍更是光辉耀眼,和脚上星月靴上的诸多星窍彼此呼应。
  
  韩立双脚一踏地面,不由分说的拉着石穿空向上冲天飞去。
  
  冲天飞起的瞬间,他目光忽的朝着龟裂的地面望去。
  
  透过地面一条条巨大缝隙,地底深处隐约有丝丝蓝光透出,似乎地下还有什么。
  
  不过韩立很快便收回视线,此刻不是深究地下的事情,他双脚虚空连踏,身形灵活的变幻位置,竭力躲避掉落的石块。
  
  石穿空被韩立拉着,也没有闲着,挥舞手中紫黑长棍,交织成一片棍影,将头顶砸下的石块挑开,或者击碎。
  
  地表之上,以黑色祭坛为中心,方圆十余里的地面隆隆晃动,浮现出一道道纵横交错的巨大裂缝,然后一声巨响后,轰然坍塌,形成一个巨大深坑。
  
  就在地面坍塌的瞬间,“轰隆”一声,两个人影从中飞射钻出,在半空滴溜溜一个转折,落在附近一栋没有被坍塌波及的建筑上。
  
  两人身上都落满了尘土,看起来颇为狼狈。
  
  不过他们没有理会自己的仪表,看向眼前巨大的深坑,神情间都露出惊讶之色。
  
  “地面怎么会突然塌陷?”石穿空眉头紧锁的说道。
  
  韩立看着眼前深坑,目光闪动,却没有说话。
  
  他脑海中浮现出先前在地下看到的那些蓝光,不知那是什么东西。
  
  “厉道友,你莫非有什么头绪了?”石穿空瞅了过来,问道。
  
  “此处地面异变,恐怕是和我们取走了那血色钥匙有关,否则时机就太过凑巧了。”韩立摸了摸胸口的血色钥匙,说道。
  
  “若真是如此的话,这血色钥匙恐怕大有来历。”石穿空一怔,随即点头道。
  
  “我们还是尽快离开此地,不知怎么,我总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韩立没有回应石穿空的猜测,忽的抬起头,语气凝重说道。
  
  “也好,那我们快走……”石穿空闻言点头,话说到一半,忽的停住,面色一变。
  
  一旁的韩立神情也是一沉,立刻再次一把拉住石穿空,朝着远处凌空飞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