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书楼 > 某美漫的一方通行 > 第三百六十二章;属于我的一切

第三百六十二章;属于我的一切

“感谢银河护卫队的各位,你们从一个刽子手疯子手中,拯救了整个山达尔星,我代表新星军团向你们表达最高的谢意,你们永远是新星军团的WwW..lā”新星首府中,新星至尊正感激的对着银河护卫队众人,进行着表彰。
  
  “战争真的彻底结束了吗?罗南好歹也是克里帝国的大军阀,他死了克里帝国难道不会有些表示吗?”路一方好奇的询问道。
  
  “放心,克里皇帝本来就跟这些大军阀矛盾重重,这次罗南也是抗命出征,他的死虽然会让一些军阀不满,但克里皇帝绝不会因为这个,而撕毁刚刚签订的和平协议的。因为克里帝国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一件事情要做呢,那就是忙着给宿敌斯库鲁帝国落井下石。”新星至尊解释着说道。
  
  “更何况除此之外,三大星际帝国之一的希阿帝国,也在一旁虎视眈眈呢,所以克里帝国是绝对不会跟新星军团死磕的。”
  
  “这样啊。”路一方闻言,也放心的点了点头。
  
  “所以你是否考虑一下,将这颗无限宝石交给新星军团保管,我们并不是窥伺无限宝石的力量,希望你能够明白这一点。”新星至尊一脸认真的说道。
  
  “我当然明白,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才不能将这个祸端留在这里。”路一方看着手中的宇宙灵球,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无限宝石是宇宙之中最珍贵的神器,但也是最可怕的祸端,所以路一方一直都希望将这些无限宝石交给妥善的人保管,原本最合适的保管者就是身为真神的收藏家。但可惜他万万没有想到,灭霸已经知道了无限宝石的真正用法。
  
  而手握着无限宝石的灭霸,连真神都能够击溃,更何况是新星军团和山达尔文明了。当然除此之外,路一方还有另外一种考量,灭霸可以使用无限宝石的真正力量,而收藏家拿他做媒介也一样可以,结合收藏家关于天神组实验的说法,路一方觉得或许可以进一步观察一下。
  
  “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勉强了。”新星至尊闻言点了点头。“在你们临走之前,我这里还有一份礼物要送给你们。”
  
  “礼物就不需要这么客气了,只要你答应我之前的请求就可以了。”路一方挥挥手说道。
  
  “你的那个合理请求,新星军团自然不会拒绝。”新星至尊笑了笑,便带着众人来到了楼顶的甲板上。“至于这份礼物,请放心,这并不是珍贵的东西,只是一艘最新的超光速飞船而已,它可以帮你们尽快的回到九界。”
  
  “这份礼物不错。”看着这艘形如雄鹰的炫酷飞船,路一方的脸上也显露出了笑容。
  
  半个小时之后,银河护卫队的众人做到了船上。
  
  “舰长,船体自检完毕。”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女武神,无精打采的说道,自从上次酒驾之后,她已经从主驾驶降到了副驾驶了。
  
  “引擎预热完毕,飞船起飞待命中,请求舰长指示。”主驾驶位上的星爵,一脸振奋的说道。
  
  “很好~!”坐在舰长位置的路一方闻言,大手向前一挥。“目标阿斯加德,银河护卫队,出发~!”
  
  ······
  
  无尽的大火在熊熊燃烧着这片大地,而在火焰的废墟之中,可以嗅到烧焦的血腥味,也可以听到一声声弱者的哀嚎。
  
  “父王,他们都在哭,我们这样做真的是正确的吗?”年轻的海拉放下了染血的利剑,疑惑的看向了自己的父亲——英勇的阿斯加德神王奥丁。
  
  此时的奥丁右手握着昆古尼尔,左手抓着刚刚抢夺来的永恒之火,而这团火焰的原主人,火之国君主苏尔特尔,只能匍匐在奥丁的脚下颤抖着。
  
  “我们做的当然是对的,我亲爱的女儿,这一切都是为了阿斯加德的荣光,所有的牺牲与流血都是值得的,阿斯加德战士的英勇事迹,将永远铭刻在英灵殿之上。”奥丁意气风发的说完,又将傲然的目光转向了跪在地上的苏尔特尔。
  
  “至于你,火巨人的君主苏尔特尔,竟然你不愿意接受阿斯加德荣光的照耀,那么我便毁了火之国地面的一切。从今天起,你们火巨人就永远生活在炎热阴暗的地穴之中吧,你要感谢我慷慨的恩赐,因为你们如果还不安分,那么我必将剩下的一切都收回。”
  
  无尽的火海之中,身穿金甲的神王,踏着血与骨的废墟,将染血的神枪抵在失败者的额头上,这一幕在此时彻底烙印进了海拉的脑海之中。..
  
  “这便是王的荣耀,我以后也会像父亲一样伟大吗?”年轻的海拉崇拜的看着父亲。
  
  “海拉,我的孩子。”奥丁闻言,笑着走过来,擦掉了粘在海拉脸上的血迹。
  
  “我骄傲的看着你一天天长大,成为阿斯加德荣耀的化身,你要记住,我们一直以荣耀与力量统治着这个世界,而我相信,你有力量承载阿斯加德的荣光。
  
  至于我为什么会告诉你这些,是因为总有一天我会老去,我会昏庸、怯弱、犹豫不决,如一个匹夫一样沉浸往日之中,永远止步在原地。而那时,我希望你能加冕为王~!”
  
  第一次跟随父亲出征的海拉,只是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她从来没有有这样的一天。在她的眼中,父王是永远睿智的,伟大的,战无不胜的。作为阿斯加德的长公主,也是帝国最强大的战士,那些年海拉跟随着奥丁征战九界。
  
  在阿斯加德的铁蹄之下,火巨人只能躲在地底洞穴之中苟延残喘,霜巨人跪在尤弥尔被肢解的身体面前哭泣,矮人国的黄金王,狼狈的滚下自己用精金打造的宝座,如仆人一般亲自打开自己的宝库,而曾经寂静的死者之国,也早已经被那些哀嚎的宿敌灵魂所填满。
  
  那真是一段辉煌的岁月,伟大的神王与死神,踏着尸山血海,将阿斯加德的荣光撒满了九界各处。
  
  海拉以为这样的日子会永远持续下去,直到那一天,伟大的、战无不胜的神王奥丁,因为霜巨人世界一个弱小女人的叛变,而却刺瞎了一只眼睛。
  
  “父王,为什么还不杀了她?”海拉不解着的看着奥丁,他依然身穿金甲,手持着命运之枪,但这次他左手抱着的却是一个哭泣的婴儿。
  
  而此时软倒在地上失去战斗力的女人,正用充满仇恨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奥丁。
  
  最终,奥丁放过了这个女人,放过这个用几乎羞辱性的方式,挑衅了神王的尊严与荣耀的女人。
  
  而海拉也第一次察觉到了奥丁脸上的疲倦与沧桑,奥丁已经开始厌倦战争了,他开始变得软弱,犹豫不决,对那些叛乱者施舍可笑的恩赐。他沉浸在了自己曾经的辉煌之中,安逸的将阿斯加德的军队,止步在了九界之内。
  
  这些做法一度让海拉很不解,直到有一天她突然明白了,原因很简单——父王老了~!
  
  曾经的誓言,让海拉蠢蠢欲动,但她还没有来得及行动,却发现自己的父亲,早已经准备好了。而即使奥丁已经年老,但他依然是神王,那一战海拉失败了。
  
  “父王,一切都结束了吗?”被永恒之枪钉在死者之国大门上的海拉,迷茫的看着奥丁。
  
  “结束了,我的孩子,为了阻止那个预言,为了阿斯加德,我不得不这么做。”在这一刻,伟大的神王留下了悲痛的眼泪,就如同一个普通的匹夫一样,任由眼泪顺着皱纹与花白的胡须流淌下来。
  
  “可是父亲,我看到的只有一片黑暗~!”海拉喃喃自语着,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醒过来的她,正高坐在英灵殿的王座之上,而守在她面前的,便是曾经那些跟随她和奥丁征战九界的英灵战士,那些被奥丁粉饰历史真相之后,被埋葬在尸山血海下,失去了阿斯加德荣耀的忠诚战士。
  
  而现在,海拉带着这些被遗忘的战士,从死者之国中爬出来了,他们要拿回本该属于自己的一切。
  
  “史克奇,那些叛逃者,你有消息了吗?”坐在王座上的海拉,突然低头注视着自己的行刑官。
  
  “陛下,我们本已经找到了他们的老巢,但在我们到达之前,海姆达尔便带着人逃离了。不过我们又找到了他们的位置,海姆达尔正带着这些叛逃者逃往彩虹桥,他们似乎希望利用彩虹桥逃离阿斯加德。”史克奇跪在地上,敬畏的说道。
  
  “那么就去做你该做的事情吧,对于阿斯加德荣光的背叛者,他们知道该怎么做?”海拉的目光看了一眼这些英灵战士。
  
  “杀~!”所有的英灵战士握紧了手中的长矛,重重的敲在了地面上,带着强烈的杀意怒吼道。
  
  “恐怕你不能得逞了,姐姐。”而就在这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传来,只见托尔大步走进了英灵殿,平静的说道。
  
  “我愚蠢的弟弟,你竟然没有死?”海拉抬起头来,有些意外的看着自己陌生的弟弟。
  
  “在一些事情没有做完之后,我可不会死~!”托尔注视着这位陌生的姐姐,笑着说道。
  
  海拉闻言也并没有焦急动手,而是颇有耐心的再次问道。“那么我的弟弟啊,你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当然是拿回本该属于我的一切,将你赶回死者之国去,因为这才是一位英雄该做的事情。”托尔握紧了闪烁着雷电的拳头,一脸坚定之色。
  
  “你的一切······吗?”海拉嘴角一咧,不屑的笑了起来。